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苦行僧

散文作家2018-07-15 07:09:17
 
↑点击上方“散文作家”免费订阅





作者:李春平

这是与天只有相隔一线的地方,这是达赖和班禅诞生的地方,这是雄鹰展翅的地方,这是心灵圣洁的地方。

青海素来是我所向往的地方之一,只因在一望无垠的大地上种满了金灿灿的油菜花,随风摇曳,这种感觉并不是每个地方都会有的,这是种想想都会令人心醉的感觉。又因在这混沌的世界上依然有执着的人们摇着经纶吟诵那不朽的诗篇,一遍又一遍,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还因央仓嘉措那“不悲不喜不来不去不增不减不舍不弃”的动人情思总会在苍茫的夜晚撩动我的心弦……

塔尔寺,位于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鲁沙尔镇西南隅的莲花山坳中,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俗称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是藏区黄教六大寺院之一, 也是青海省首屈一指的名胜古迹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对于名胜古迹和名山大川,我的态度一向是低调的,一两个知己逛逛足矣。成群结队的去参观拜访,未免有点大煞风景。毕竟,有些美是不可触碰的,一旦触碰便化冰为水了。塔尔寺的美充分的阐明了这一点。于是乎,我脱离了人群的包围,独自找了条僻静的小路,少年人的心性便是如此,我一路踢着小石子一路走上这依山而建的塔尔寺。据说这脚下的石子路和青砖还都是前清时期铺就的,在这条小路上时不时可以遇见刚从经学院放学的年轻小喇嘛,他们嬉闹着玩耍着,给平静的寺院增添了些许活泼的气氛。对于当地人来说,经学院便是这些孩子们的小学、中学乃至大学。这在内地读书的孩子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因为,这意味着一辈子将没有第二条选择的道路,面对现代社会的残酷,他们除了入教诵经做喇嘛之外别无选择。对于我来说这是比较不合理的现象,但是对于当地人来说,当一名藏传佛教徒却是无比的自豪。

曾有藏传佛教的研究学者给我解释过:藏传佛教是很严谨的宗教,也是很败金的宗教。当时的我还有些不可置信,宗教也有败金的吗?这是不是太过入世了,与我本出世先渡己再渡人的佛教教义不是正好两相抵触吗?学者笑着说:年轻人,你不懂啊,藏传佛教与我们内地佛教可大为不同,你可知道,他们是可以娶老婆的哟……看到我脸色一红,学者继而大笑着拍拍我的肩头:无论是青海也好,西藏也罢,在藏传佛教的通行区域内,宗教是唯一神圣的所在,藏民们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却舍得把自己家里最后一碗酥油茶捐进寺院做灯油,舍得把自己最小的孩子送入佛学院,只有不被佛学院收取的孩子们,才会去选择上正常的小学中学和大学。此时想起那段对话,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宗教的力量真是很令人佩服,人类虔诚的力量竟然达到如斯地步,可以一代一代传承不息,难怪古往今来产生了那么多的神权制国家,而且往往政体很稳固,看来道理也是一样的吧。

人言塔尔寺有三宝:堆绣、壁画、酥油花。我现在去的小路山顶就是大名鼎鼎的三宝之一:酥油花馆,当时我挺不明白的,虽说是宝相庄严的佛门清净地,但是佛门四面开,喜迎天下有缘人我还是明白的,而且换句话说,现在哪家净地不是对外开放的呢,不但大开特开还往往是示宝于人,仿若塔尔寺堆绣和塔尔寺壁画便是在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建馆,而唯有酥油花馆却是建在这一山间小路之上,为什么呢?

临近门前,我明白了为什么,明明是七月炎夏,人人短袖摇扇的季节,这酥油花馆门前却是寒冷异常,犹如冬季,仅凭从门缝中透着丝丝冷风与寒意便足以使人萌生退意。抬头望去,整个酥油花馆仿似笼罩了一层冰霜外壳,与挥汗如雨的天气格格不入。

寒冷使得我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体,更是消退了我推门而入的心理,但是转念一想既来之则安之,不若进去一探究竟。

我推开馆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两盏不甚明亮的酥油灯,灯火随着我推门的空气闪烁不停,借着灯光的照明,依稀看清灯后一尊菩萨像和蔼可亲的面容,菩萨的面容栩栩如生,甚至有分入世感,只可惜这尊菩萨像却是用防弹玻璃罩住的,不能仔细观察,环顾四周,似乎各个佛像皆是如此,在不甚明亮的烛光下,其余佛像的面容都晦暗不清,唯有正殿的右门透出些许光明,我走向右门,却惊喜的发现这里居然有很多喇嘛,几乎老中青三代都有。人数虽多,却静寂无声。

靠我最近的一个老喇嘛可能是听到了我的动静,抬头瞥了我一眼,我连忙合十弯腰,向他问好。老喇嘛脸上泛起了笑容主动跟我搭话,手里还灵巧的拿捏着一团酥油花,只三两下便捏出了个佛祖头像,老喇嘛说他们都是酥油花馆的制作人,他在这里已经六十多年了,十五岁的时候就进了塔尔寺,之后再也没出去过,寺里考虑他年纪大了,让他休息休息,他执意不肯,“人活着总是要工作的嘛,对得起佛祖,对得起自己。”这是他给我收获最大的一句话。我问他为什么不想出去见识下外面的世界呢,他说身体不行了,年轻的时候光顾着学东西,年纪大了想出去了,却走不动了。

是啊,在周围都是空调的酥油花馆里,每天都受着零下十几度的低温,时不时还要把自己的双手余温消融在身边的一碗冰水中,以保证手里拿捏的酥油花不会融化,这是多么强盛的意志力才能做得到的呢?在长期的制作中,手脚一直处于冰冷麻木状态,在常人来说连行动都十分吃力,即便如此,他们还要制作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佛像上一弯细细的柳叶眉,观音手中一叶轻柔的柳叶,却都是靠这没有体温的麻木的手脚制作出来的。如今老喇嘛已然不适应外面的天气了,六十余年的低温生活改变了他的体质,外面的生活对他来说是新奇陌生的,也是足以摧残他肉体的。于是乎,他选择了一生青灯古佛般的生活,甚至还要更加艰苦。望着他身后的中青年们,我有一丝不忍,但是老喇嘛告诉我,他们极其热爱酥油花馆的工作,他们喜欢成为制作人,他们无怨无悔地把自己的命运和一生都奉献在酥油花馆,他们依然义无反顾的加入了这行列中,用自己的双手,自己的体温,自己的自由为代价,创造出这人类世界中的奇迹。

在结束我的旅程前,我再次拜访了老喇嘛,我跟他说我要走了,要回家了。他推开馆门,望着远处的山山水水,远处的寺庙金顶,远处的鸟儿,远处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