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他是当世最虔诚的苦行僧,行走15年,他在众人无由的打量下坚定的行走着

匠心之城2018-07-26 08:57:41


现世的安稳,

往往就是,

抬头仰望明月时的,

不再为内心悲鸣。


“寒山”


“水上看山色,

山间听水鸣,

物我两忘后,

一世好修行。”




这是寒山最喜欢的歌词,

也是他目前的生活状态。

他的状态,接近孤独,

但又无限心安。




1978年,

寒山出生在贵州彝族的大山里。

最深的记忆,

就是凌晨外公背着行囊,

踏着山间岚风的背影。




因为他知道,

这个时间的背影,

会在那天稍晚的时候,

换回其他东西。




外婆的布帽子,

妈妈搽脸的粉,

还有属于他的水果糖,

五颗,不多,

但足够他开心一整天。



他还记得,每年夏天,

外公抱着他坐在老房子的屋顶上。

他们看着满天的繁星,

说着最亮的那些,

肯定就是地上的英雄。




如今外公已经去世多年,

就像他自己说过的,

人总是要死的,

人死了就变成了星星。

所以寒山喜欢看星星。




他常常对着一颗星星发呆,

那颗星星是我吧,

就算做不成最亮的那颗,

最小的也是我吧。

再小,它也是星星。




16岁,

他离开寨子去城里读书。

他自小接触的传统和自然,

一直启发着他。



在川美读大学的时候,

除了画画,他还喜欢很多,

从文学到历史,再到哲学,

从徐霞客到玄奘、弘一法师,

再到王维和比尔波特。




毕业后,

他试着融入到,

现代化的城市里。




后来却发现,

“如果对万物没有虔诚和敬仰,

任何现代技术与手段都毫无意义。”




1999年,

他决定隐藏自己,

放弃目标和手段,

免扰生命、敬而远之。




从此开始了一场,

长达十多年的行走。

这场行走没有目的,

也没有原因。




但就像歌里说的,

一想到人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就落满了南山。




有时候,

尽力去做一件会后悔的事,

也是一种美好。



十五年,

他走过很多地方,

从最开始的小山乡野,

到后来荒无人烟的无人区。




洪雅、乐山、达州、巴中、泸州,

还有成都周边大邑、青城山、西岭雪山,

以及阿坝甘孜、汶川、小金、金川、茂县,

黑水、松潘、壤塘、若尔盖、红原.......




他用双脚去敬畏自然的圣洁,

走出了旅行本身,

有了几分真正隐士的修身滋味。



慢慢的,

有些东西走出了他的世界,

有些人走了进来。




走着走着,

走到了自己喜欢的摄影师,

大师吴家林的画册里,

画册名为《边地行走》,

我想是为他而名的吧。




他一路上走走停停,

不看地图,

也不用导航。




困了住当地人家里,

饿了就给他们打工,

解决一日三餐就行。




更多的时候,

他就在当地走走,

等在这个地方玩够了,

抬脚又信步走往下一站。




他当过背夫和向导,

还在寺庙里扫过地,

也在野外遇到过狼群和野猪,

但更多的时候他在山林里,

发呆、打坐,吸收灵气。




兴趣来了,

他会画上几笔,

作品风格独特,

很多时候,画的都是自己。



直到去年十月,

他遇到了成都明月村,

他决定暂居于此,

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蓝染坊。



蓝染,

是贵州苗寨的传统,

小时候,妈妈和外婆,

是寨子里手艺最好的染布人。




每年年末的时候,

妈妈总会亲手为家人做蓝染衣服,

寒山就在旁边看着,

流程他都在心里记得。




后来他又探访了许多村寨,

终于在从事了十五年工作之后,

找到了自己最喜欢,

又最能耐以生存的工作,

染布。



若是母亲知道,

他学会了这门手艺,

她也会很高兴的吧,

他将这份手艺,

当做献给母亲的礼物。



每一天,

清晨点上一注香,

他便背着背篓,

上山去寻找染布的材料。



时间不久,

他的手就被天然的染料轻吻,

每天面对着一双蓝汪汪的手,

他并不觉得别扭。



有时碰上慕名而来的朋友,

他用这双手为他们烹茶,

或许茶香里,

还惨杂了天然的染料味道。



说到朋友,

他有一些朋友,

其中一些很有名,

但更多的是孤独。




他必须孤独,

因为他知道,

前行一旦风雨无阻,

孤独必将伴其左右。




生活中不尽然是理解他的人,

许多路人可能都会想,

这个满头长发,

布鞋长褂的古代人,

到底是在干什么?




寒山早就习惯了,

旁人怪异的打量。

他我行我素惯了,

怪异的是你们,

不是我。



让寒山从苦行僧,

变成染布人的原因有很多,

其中最重要的,

是他的膝盖。



在那次徒步滇藏之后,

他的膝盖已经坏掉了,

如果每天坚持行旅,

膝盖就会钻心的疼。




所以他停在了明月村,

有时候停下来,

看看月亮,

静态的时候,

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但是有些人,

似乎天生就该在风中追逐。

在他惮于身体,

苦苦忍受对远行的渴望时。




一位他一直敬重的,

乡土建筑师梁先生,

思量之后对他说,

寒山,去吧。




他笑了笑,

回家收拾好行囊,

在16年7月的某个早晨,

又出发了。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

他可能正在某座树林里打坐,

或者在某家农舍里干活,

再或者坐在屋顶看月亮。



如果你愿意,

你可以陪他走一走,

甚至只是聊聊天,

能和你聊天的人很多,

但寒山只有一个。




这个时代需要隐士,

更需要孤注一掷的卫道者!


后台回复【苦行】

正式宣布:我脱单了!


- END -

(图片部分源于寒山, 吴家林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须知

转载时后台回复“转载”二字,

无授权图片的童鞋会被举报的哦!



总有一个人在坚守,

总有一件事要完成。

茫茫人海,

匠心之城。

不喧哗,自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