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青春期:把门关上是苦行僧,出来就是黑社会老大

允妈在韩国2018-07-30 08:20:38


第1篇文章:把门关上是苦行僧,出来就是黑社会老大

第二部:青春期孩子妈妈的活法




太初宇宙是一个很小的点。150亿年前由于宇宙大爆炸的膨胀产生了无数的星星,然后从此有了人类的存在。我们起初也只是一个很小点,在妈妈的肚子里经过10个暴风成长最生从子宫里钻出来。到了一定年龄,身体和心灵会爆发式的成长迎接第二次的大爆炸,这就是‘青春期’。


站在孩子的立场上看诞生的事,命运临到的那一天,如果孩子可以说话他会问:你是谁?这是哪里?我来这里干什么来了?从现在开始得我应该干什么?在孩子体内保存的这些问题会在适当的时期再次发问,那就是在‘15岁,青春期’时。


当然,孩子不会问这么原始的提问,而是以‘15岁的样式’提问。我的梦想是什么? 一定要上大学吗? 我为什么得按照妈妈说的去做? 我一定要在这个家里生活吗?


做为一个人,第一次认真的探求自己是谁,为什么活着,应该怎么样活着而产生‘精神上的大爆炸’,青春期就是喷出这种欲望的时期。


在这种大爆炸的时期,为了找到答案会倾出所有的能量,怎么可能还好学习呢。面对‘我是谁?’这么巨大的问题,哪有语文,英语,数学立足之地!所以,孩子们把房门关上,以修道僧自居开始苦行。


应该在旁好好支持的父母被突然袭来的不安所包围。昨天还在沙发上玩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变了?实在让人理解不了。离着上大学没几年了却这么虚度光阴,觉得儿子的人生好像全毁了一样。担心实在放不下,所以硬是把孩子从房里拽出来。


但是惹了这些和自己孤独做战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只有经历过的父母才知道。青春期的孩子会像咆哮兽类一般让你承受不了。从早到晚在房里的苦行僧,一旦走出来就成了歪着45度头的‘大佬’。


“这次期中考试考得怎么样?”

“不知道。”

“那别的同学说考得好吗?”

“没问。”

“你跟妈妈就只能说这些话吗?!”

“那你还让我说什么!”



成千上万的父亲和儿子会以身体相见,而女儿和母亲则以谩骂相见。以后等父母管不了的时候连跟子女说句话都难。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使做父母的理解不了,也解释不了。



“真不知道我们家孩子怎么变成这样,多听话的孩子……。他有多么轻蔑我,越想越愤怒。”



处于青春期的每一个家庭都像寒冬的战场一样残忍而痛苦。我讲课时要是说到这样的事情,观众的反应大部分都泪流成河。


妈妈信任我的话,我能做得更好

因为儿子所经历的另类青春期我是操碎了心。又跑又跳,可爱至极的儿子自从上了中学就开始变了。把房门一关,根本没有出来的想法,为了哄着他跟妈妈说说话,甚至威胁他停止给零用钱。但是我的儿子三年时间里就像苦行僧和凶狠的黑社会一样,腻烦地我苦恼至极。那段时间,我常常站在房门前,看着那紧关着的门不断的叹息。


正是该学习的时候却谈恋爱,甚至为了给女朋友买戒指故意撒娇骗零用钱。有一天早上怎么叫都不起床,好不容易起来了洗漱洗了一个多小时。“在这样就迟到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就算是责备他一痛,他还是一副迟到有什么大不了的表情慢慢的晃晃悠悠。看着那个样子骂人的话不自觉的就从嘴里出来了。


就这样,每天都得一场战争之后,儿子才会磨磨蹭蹭去上学。吃完中午饭就跑回来更是家常便饭。这样的事情反复发生后,我和儿子的距离越来越远。



就这么过了几年,我才明白我的儿子‘不是坏孩子,而是病孩子’。孩子那段时间他在这个被称为学校的世界里,不知受了多少伤害。孩子所处的社会就是学校,可这个学校对他们与生俱来的5种天份根本不感兴趣。制度教育看的始终是成绩。还有学校想要的大部分学生却给不了,在这样的体系中孩子们一直被比较,所以都在不断的受着或大或小的伤害。结果他们就在咆哮‘没有人说我的好,我要疯了!’。但是聪明的孩子却能明白,我还是很不错的人,只是受了不公平的待遇。我不是没有能力,也不是不努力的坏孩子,只是从一开始,游戏的规则有问题而已。


但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孩子,如何把这种不合理向父母有条理的说明呢?他们说‘为什么不相信我?’然后用自己的方式做最大的努力表达出来,可是当妈妈的根本听不懂,只会说:“你得做出我相信的事来,臭小子!”


如今信任孩子,依靠孩子的大人都没有了。不仅在学校,就是在家也被轻视被嘲弄,孩子不知该去哪,渐渐地他们越来越粗糙。所以他们挣扎地吼着“我是无能的家伙,我是龌龊的人,我是坏孩子!”



事实上,孩子们咆哮是爱自己,保护自己的意思。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对我指手划脚,我也觉得我是个不错的人的一个证据。当然一开始我们是听不见的。因为我们只看他们不去上学,只和父母较劲,光打游戏的样子。等以后真和孩子们好好交谈时,孩子们最想说的事实就是:

‘我真的是好孩子,要是妈妈能信任我,我会做得更好,每天上学和那些龌龊的学生相处很累,没有了解我的人。’


就是从那时候起,心灵深处的相谈让我明白孩子的痛苦,从共鸣开始,我家老二也开始逐渐地改变。



为了在隧道终点等妈妈的孩子

因为孩子青春期受尽苦头的妈妈不在少数。回想一下,好像我也是那个时候做妈妈最辛苦。为了抚养他长大成人,原来像刀削骨头一样痛。


但是,这种必须来一次的青春期能在妈妈身边发生还是好的。如果婚后在另个女人身边‘我得在这样的公司上班的吗’彷徨,那还是在妈妈身边经历青春期更好些。


虽然很苦很累,但是这个时期过好了,会迎来暂新的一天。正如我给他的信任一样,老二也一下子长大了,而且让我感受到最大的幸福和喜悦。


“妈妈,我通过管弦乐团的面试了!很了不起吧!”

“妈妈,我和教授们说好了一起参加爵士乐演出,太棒了是不是!”


跑到日本去学爵士乐的老二,一个星期要打来好几电话,给我讲他的英雄故事。几年前还在自己房间里不出来的孩子,现在却是满腔的热情和能量。反而是我劲头不足时,他给我鼓励,在我面对挑战犹豫不决时他给我勇气。


现在看着孩子,想想那个时候那么苦那么累都挺过来真是对的。在座的各位也一样,这样优秀、值得信赖的孩子就在隧道的终点等我们呢。各位妈妈们!绝对不要放弃,鼓起勇气!


摘自韩国作家金美晶2018年新作

《妈妈的自尊学习》



有一种爱叫做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