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像李敖这样的极品前任

水与果之间2018-08-10 07:18:41


昨天,李敖去世,享年83岁。




曾经我们以为这位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暴躁老人家,会像战神一样骂骂咧咧的活到100岁,没想到,他居然有一天会“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回想李敖的传奇一生,几乎就是骂了一生,目空一切,以骂著名,以骂卫生。骂完政坛骂文坛,骂完文坛骂娱乐圈,以嘴为炮,花式吊骂,口沫横飞。

对于大部分吃瓜群众来说,闲暇的时候听听他骂人,说说自己的风流韵事,甚至床笫之事,吃吃一笑,还是挺有趣,跟吃了锅麻辣烫似的鲜香过瘾。

但是那些长期被他骂得人,可能就不觉得那么有趣了。他骂金庸,骂三毛,骂余光中,骂柏杨,最后骂自己曾经的好友萧孟能……

而他骂得最多的人,居然是他的前妻——胡因梦。

她与他的婚姻只不过持续了3个月,他却骂了她几十年。

 


胡因梦被称为“七十年代台湾第一美女”,当年的风头甚至是盖过了林青霞。


认识李敖的时候,胡因梦26岁,正是最好的年华。李敖44岁,刚坐完第一次牢出来,满身的桀骜不驯,是名声鹊起的台湾第一大才子。

胡因梦被李敖的桀骜和才情吸引,两人迅速的相爱。

当时其实李敖是有一位正牌女友刘会云的。李敖为了和胡因梦在一起,给了刘会云210万台币分手费,并对她说:我爱你是百分之百的,但是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你得暂时避一下。


(能把这么渣的行为说得如此诗情画意和理直气壮也是没谁了……)





胡因梦曾在回忆录里写道:他对女人呼之即来,挥之则去的态度也令我不安,但是人在充满期望与投射时通常是被未来的愿景牵着走的……

于是,胡因梦当时不顾家族的反对,穿着睡衣爬窗户逃出来,与李敖结婚。婚礼就在李敖家里的客厅,婚纱就是当时穿的一身睡衣。当时这在台湾被传为佳话——最美的脸遇到了最聪明的脑袋。

才子和佳人的日常生活却不像书里的故事那样传奇,两人在生活磕磕碰碰不断,过得比常人更是一地鸡毛。


李敖的大男子主义、眦睚必报的气量以及其他人格失调,让从小受贵族正派教育的胡因梦非常失望。而压死他们爱情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李敖侵占好友萧孟能财产一案,让胡因梦彻底对李敖失望。


李敖被多年好友告上公堂,胡因梦选择帮理不帮亲,亲自上庭为萧孟能作证。这在李敖的眼里是彻底的背叛,于是两人迅速离婚,分道扬镳,一场曾轰轰烈烈的婚姻刚满百日就宣告草草收场。




此后四十年,李敖这位极品前任,就成了胡因梦挥不去的噩梦。

李敖几十年如一日的在节目里调侃这位与他同床共枕115天的前妻。最广为流传的是“便秘梗”,李敖说有一日推开厕所的门,不小心撞见胡因梦因便秘而涨得有些狰狞的脸,从此对天下所谓“美女”都不以为然,他还公布他俩的床笫之事,说他与胡因梦啪啪啪的时候最喜欢照着镜子欣赏自己的“骑姿”。

之后又抨击胡因梦未婚先孕,独自抚养女儿的胡因梦“生活不检点、轻易分手、不敢轻易结婚”……

2003年,胡因梦50岁生日,李敖送去50多玫瑰,自称只为提醒她“你再美,也已经50岁了。”

……


 

而胡因梦倒显得比较风轻云淡,被问起这段婚姻基本上的解释都是性格不合四个字。

她因与李敖结婚被封杀,在最好的年纪退出演艺圈,却从未吐过怨言,35岁以后华丽转身,专门从事“身心灵”的探索和翻译,翻译了《古老的未来》、《般若之旅》《克里希那穆提传》等西方经典作品。

这位女子的气度,也是让人钦佩的。

她曾这样回应:“多年来,他这样不断的羞辱我,对我,是一个很好的磨练。只有恨本身,才是毁灭者。”

面对这种极品前任,沉默应该是最佳武器了。


 



据说,分手最能表现出一个人品行里最LOW的一部分,我想,这一句,用在李敖身上,真是恰如其分。

 

他是真的有那么恨她吗?我看倒也未必吧,他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趣味和迎合大众的口味而已。

骂一集收视率高,于是李敖在自己的节目里骂了七十多集,他后半生江郎才尽,自称“五百年白话第一人”,后半生却少有建树,甚至不惜靠着消费前妻继续风光。

 

同样是骂人,我最服气的是鲁迅先生。

但是鲁迅先生对自己的要求特别高,严于律己,几十年来活得跟个苦行僧一样,你在先生的人品里挑不出什么瑕疵,一生中唯一亏欠过的人就只有包办婚姻的原配妻子朱安。


而李敖不同,给自己定的人设是“张狂才子”,他把对自己的要求放在最低,所以他完全没有做人的压力和包袱,他可以站在楼底无下限,然后对楼上的人随便指责随便骂。

他把自己的风月之事床笫之私口无遮拦的到处宣扬,根本就不经过当事人的同意;他自己侵吞他人财产被昔日好友告上法庭,却还可以去指责金庸贪钱,他自己风流到了下流的地步,但他还能振振有词的批评胡因梦生活不检点……

这些可以算是相当无耻了,妥妥的渣男一枚。


在我的眼里,李敖和黄奕的前夫黄毅清的区别,只在于李敖还是有才气的,而他们的共同点就多了——同样的渣,同样的臭嘴,同样的小肚鸡肠,同样的极品。

 

去年,李敖刚被查出脑癌,被医生宣判最多只能活三年了,他还想着做一期节目《再见李敖》,想请昔日的家人、好友和仇人做最后的告别。

他想请的人名单里就有胡因梦。只不过因为他想请的人多半都不愿意来,这个节目最后宣布流产。

也真是不明白李老先生的自信从哪里来,觉得被他爱过,骂过的人应该感到荣光,他骂了人家几十年,等到快死了想要和解,全世界就要陪他一起流泪?

如今,李敖竟真的去世了,不知道胡因梦会是什么感想?依她的性子,应该不会口出恶言评论已故之人,毕竟她是一个那样爱惜羽毛的女子。

 

倒是当初张爱玲,听说她的极品前任胡兰成去世,曾写信给好友:

《大成》与平鑫涛两封信都在我生日那天收到,同时得七千美元稿费和胡兰成的死讯,难免觉得是生日礼物。

你的死讯和得到一大笔钱一样让人开心…

我想,或许胡大美女心中也是这样暗暗想的吧,哈哈哈哈。





 

最后附上小诗一首: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

请你  一定要温柔的对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者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的温柔相待  那么

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暇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  也要好好的说声再见

也要在心里心存感谢

感谢她给了你一份记忆


——席慕蓉


 

感谢阅读,我是卷卷。

喜欢就请转发,爱我就关注我吧。

长按二维码可直接关注公众号。


阅读卷卷往期文章可直接点击蓝字


民国三大奇女子,告诉我们如何寻找自己的长期饭票

小二姐,你明明就是戏精,何必夸张成“女文青”?

朱安&我的一生有多长,荒凉就有多长

卷卷的往期文章



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在向你靠近。

--《水与果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