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每位大和尚都是艺术家

三郎探庙2018-12-07 14:59:25


三郎探庙

以入世的心态礼佛,在历史、人文与自然中获得心灵的洗涤。

 





一   


一株千年银杏树,矗立寺庙中庭。


时近冬至,古树浑身披金,一阵风来,金叶飘落,一地金黄。传闻,这棵银杏树为1400多年前唐太宗李世民亲手栽种,因沾染帝王之气,所以“黄袍加身”。

消息一出,古刹红遍网络。

“圣树”银杏,在古刹中并不稀奇,但能够走红的并不多。

“黄袍加身”的银杏树也有不少,为何偏偏古观音禅寺却能借其旺了香火?


古刹银杏树的走红并非偶然,一切都是市场经济在起作用。

按照公司的理念,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偌大一个企业,要发得出工资、引得来人才,才有前途可言。


一些寺庙亦是如此!

在这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时代,生存是自然法则。

对每位大和尚(住持)而言,布道弘法的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面对生存和发展的问题,大和尚既要念好佛经,还得念好生意经,还要会概念设计,会开发产品,会分析客户,甚至要拍得一手好片,成为网络“大V”。


不夸张的说,每个大和尚都是名副其实的艺术家。

他们不但要阐述自己心中真实的佛法,还要让佛法飞入寻常百姓家,变成除了房价、物价之外的人间佛教,没有两把刷子,如何能成?


二   

大艺术家有艺术情怀。

当下,江西景德镇浮梁县万寿禅寺的寂龙法师,正在经历从“苦行僧”到总设计师的职业转型过程。


2011年的秋天,修行了12年的寂龙法师寻茅进山,见千年古刹荒草连山,过目之处唯留一些残垣断壁,甚是荒凉。

不由悲从心生,暗自发愿修复古寺。

仅靠一人之力,想中兴一座寺庙,谈何容易。


要达目标,就要掌握市场规则。

对寂龙法师而言,万寿禅寺就是他心中的艺术品。

复建千年古刹,重塑佛像金身,执其念,必行之。


于是,寂龙法师白天寻迹荒野,入夜则翻阅典籍,日夜探寻万寿禅寺的前世今生,终有所获。


“景德镇浮梁县,徽黄山结脉地,居饶之上游,地广土沃,景淑气清,古有茶商瓷贾往来聚会之所,宋佛印禅师圣降之地。城邑西北有山,名曰‘江山’,为浮梁主山,中有古刹名‘万寿’,寓意‘江山万寿’,其寺诸峰环抱,层恋叠嶂绵延百里,俯瞰全景宛若莲花,溪涧乱石快然,嘘然清清圣境,向为禅僧雅士安心之地。”


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距离万寿禅寺一里许,路旁的深涧中有一龙池。

相传宋淳祐进士朱貔孙,咸淳丙寅年拖着病体,带着儿子翻山越岭,来到此地求雨,“祝毕而雨至”。

近800年后的今天,万寿禅寺龙池边的一块大石上,仍记录着此事。

如今,龙池依旧,四季碧绿,清可见底。



有过去的历史、有自己的故事,有未来的规划,了之三心,不枉此处。


历经了三年的绸缪,2014年,深山中的万寿禅寺,千余年后又发新枝,古刹开始复燃,佛法在此延续。


三   

远离尘世,只能称为隐士;闭门造车,只会被人笑话。

真的大艺术家,能守得清贫,独自创作,亦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大和尚自然有一肚子说不完的佛法,但也要有虔诚的信众蜷于膝下,静心修行。


每位大和尚自然有一肚子说不完的佛法,但也要有虔诚的信众蜷于膝下,静心修行。

一个成功的大艺术家不但能给予作品生命,更能引导社会关注。

通盘考量、高位布局,方为大和尚应有的眼界。


寂龙法师在寺庙复建初期,就充分考虑了作品的运作。

他通过论坛、网站等方式发起了祈福写瓦活动,把大家的祝福和名字写在大殿的墙瓦之上。不仅如此,他还利用微信朋友圈,将一些发心居士捐赠的物品,通过结缘的方式换取善款用于寺院建设。

瓦也写了,缘也结了,何愁将来不成为万寿禅寺的“死忠粉”。


种下梧桐木,只待凤凰来。

时光荏苒,春去秋来,现在的万寿禅寺已是另一番光景。


泥泞小路,化作平整的水泥马路。遇大树,道路则小弯,延溪水小涧蜿蜒而上,直通寺门。沿途竹林、枫叶林、阔叶林接连不断,相伴而生。

春则翠绿初生,夏则郁郁葱葱,秋则错落有别,冬则苍穹刚劲,搭配远处的山坡和湛蓝的天空,美的不可方物。



庙旁,一棵不多见的小叶罗汉松参天而立,与仅剩下一米多高的围墙相对而立,对话千年,不知论道了多少佛法奥妙。


走近庙前,以纯木构仿宋歇山顶形式建设的大雄宝殿,大气且庄严。三个佛台,虚位以待毗卢遮那佛、帝释天、大梵天三座金身。


据说,就在今年,万寿禅寺将正式开班讲禅。

可以预见,古刹重现的那天,必是一番诸佛同堂,香火鼎盛的气象。



四   

大艺术家更有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勇气。


建庙安僧,是没有终点的,需要不断进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迭代。

即将落成的万寿禅寺,自然不是,不是那千年,千年山中的一座茅棚。


在寂龙法师的眼里,他要打造的“产品”,

大雄宝殿必须是仿宋格局的,清后期的不够大气。

寺庙的围墙必须选白色的,金黄色稍显俗气。

甚至在每个房檐的尾部,都要镶嵌山下定制的景德镇影青釉。

……

法师复建这座千年古寺就像雕琢一件艺术品,处处都透着极致的


这种极致我们似曾相识。


秦简的《工律》规定:“为器同物者,其大小、短长、广袤亦必等。”

同仁堂说“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減物力。”

在近代,在德国、日本等顶级制造业品牌身上,也能找到这种精神的传承。


或许每个大和尚的体内都住着一位老工匠,以基业长青的心态,来开发一个寺院,寄望它能传承千年。



《华严经》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这是深奥的佛法,又何尝不是每位出家人、法师、大和尚、云游僧心中的一朵花、一片叶子呢?都要当做整个世界来对待,春夏秋冬那经过的庭前花开花谢,翻过的那山那水山涧洪流,皆以平常心来面对。


每位出家人都应该住着一位大和尚,或许还有一位小工匠。




文 | 亦尘

明玄法师对此有贡献


图片摘自网络 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往 期 精 选 内 容 

(点击蓝字可跳转)


▶▶  师父们都说了什么?.

妙安法师 | 顿雄法师 | 明基法师 | 证通法师

学辉法师 | 道云法师 | 顿成法师 | 养立法师


▶▶  这些寺怎么玩?

百丈寺 | 真如寺 | 净居寺 | 宝峰寺 | 四祖寺

佑民寺 | 翠岩寺 | 正觉寺 | 永宁寺 | 崇庆寺

栖隐寺 | 洞山寺 | 宝积寺 | 石巩 | 大金山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