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种草TIME】La lumière dans les ténèbres

ZUCC法学分院党员之家2018-06-04 13:13:03

La lumière dans les ténèbres


"La lumière dans les ténèbres"
一句简简单单的法语
译成中文即"黑暗中的光"
你会想到什么
是缀着碎钻的夜空
是草丛中摇曳的萤火虫的光
亦或是
一桶爆米花
两个小时的时光
两人十指相扣的温度

以及在黑暗中上演的人生的喜、怒、哀、乐


1

L'Amant(情人)

                

写出《情人》的时候,玛格丽特杜拉斯已年届七十,白发苍苍,她的脸上充满了沧桑、严肃和睿智。但对于半个多世纪前的那段情事,她的记忆依然非常清晰,文字里包含着深邃的激情,似乎每一个段落,都能将我们带回西贡灰暗的殖民地时期,那里充满了没落的家族,以及青春的苏醒和幻灭。

这部她的自传体小说所改编的电影,或许能够带你体验她那段深埋在身体中的记忆。

那时候的杜拉斯,还是一个15岁的法国少女,穿着旧的丝质连衣裙,廉价的高跟鞋,一只脚放在栏杆上,湄公河上的风轻轻吹开她的衣领,涂着口红的唇微微张开,迷离的眼神地看着水面上起伏的波浪。

而这个来自中国南方的华侨子弟,正好赶上了这一幕。他怔怔地看着,内心涌动起一种欲望,他将烟盒递过去,泛黄的手指竟然还有些颤抖。他对她说,你知不知道,你这么美,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但后来他知道她不爱他,他也终究没法娶她,因为他要服从父辈包办的婚姻,他们俩的相遇终究是一场短暂的错误。而她呢,15岁的她根本还没到明白爱为何物的年纪,没有拥有一颗能够感知爱的心。

他们分别之前,他资助她们一家回到法国。在印度洋广阔的夜空下,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透亮和清晰,孤独伴随着肖邦的钢琴曲缓缓涌出,她就像后知后觉一般,在大海中失声痛哭。

或许她突然意识到,有些东西,就随着逐渐倒退的波浪,永远消失了。或许是她最初的爱情,或许是她最后的青春,或许她还无法准确地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时间总在无法预料的时候给我们答案。多年以后,她成了众人敬仰的作家,享有最崇高的声誉,也拥有了很多情人,但更多的是无法驱走的孤独。

那天她正在房间里写作,并不宽敞的屋子里堆满了她的手稿。突然电话响了,即使是隔着如此遥远的时空,她一下子就辨认出了他的声音,那个声音虽然已经有些苍老了,但那种语调和音色完全没有变。

他说他和从前一样,还爱着她,他从没有停止对她的爱,他将爱她一直到死为止。

这一刻,她突然就意识到了当年那消逝的东西是什么。她明白了自己深爱着他,一份她从不承认的爱情,就似流水经过沙地般掠过她的一生。多年以后,这段沉寂已久的爱情终于被她重新发现,变成她一生都难以忘却的印记。


2

3

晚秋

      

日渐寒冷的秋天,失恋的游乐园。一个是弑夫假释的女犯,一个是专门“吃软饭”的情场骗子,两个互相隐瞒了身份的陌生人就这样在邂逅中渐生情愫,在短短三天内谈了一场浪漫恋爱。

       他们去游乐场,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坐游船。但正如勋自己说的,“游戏有什么不好?我喜欢游戏,起码能够让你笑”,起码能够,在安娜隐忍的冷漠里,照进了秋日的一抹阳光。

亲密而又疏离,这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西雅图这个终日阴雨的美国西部城市,城市带来的巨大疏离使两颗流离失所的心脏相互靠近。

很多时候,也许爱情与时间无关,甚至与“你是谁”无关,也许就是美在它的随意与不确定性,但是从那一刻起,你的心里开始掀起了一阵涟漪。

然后,并没有什么让故事急转直下的然后。

在停靠的车前,两人长吻告别。在广阔的无涯的人群里,他们曾经了解过对方的孤独和苦楚,曾经彼此怜惜和抚慰,企图抓住些什么。但当现实阻隔在他们面前时,这个绵长的吻,就变成了对过去无限的留恋和对未来无限的憧憬。

这场迟到的秋天,饱含了人生的偏执和遗憾。这世间的很多相遇是如此,分离却也是如此。或许爱情的绮丽不是水到渠成,而是阴差阳错。

两年后,安娜出狱。坐在当年约定的咖啡店里,日光斜照在她的身上,她一直等待着勋的出现。

"Hey, It's been a long time."    

      安娜略带苦涩地笑了起来。

      曾经那个晚秋多么美,而那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3


喜剧之王

那时候的尹天仇,吃不成剧场的盒饭,做不成正儿八经的演员,干脆就自己搭戏台,弄了个街坊剧场。剧场开演《精武门》的时候,柳飘飘是台下的第一个观众,她还鼓了掌。

有一次,他在树下教她如何拥抱,她把头生硬的靠在他肩膀上,于是两个人产生了爱情。至于其他的,也不用学了,都是本能而已。

古人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偏偏让这两个无情无义的人相遇了。只是那时候,他们谁都没信心得到对方的爱,只能让这份爱来得更谨小慎微,生怕过了头,生怕自己承担不起。

本来在假装睡觉的尹天仇突然爬了起来,他看着柳飘飘远去的背影,他觉得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子。他意识到,原来自己内心的爱意,甚至比害怕和卑微来得更强烈。他朝着她喊道:“我养你啊!”

另一头柳飘飘在车上已经哭得稀里哗啦。她必须承认,这句话戳中了她的软肋。就像张爱玲说的,“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他坚持了这么久,不知道自己今后能够得到什么,但是他知道此时此刻,有些东西是自己绝对不能失去的。

当柳飘飘冲着汽车扬起的灰尘,大声问他“喂你上次说养我是不是真的”时候,尹天仇没有犹豫,甚至是有些高兴和兴奋,他想都没想就说:“是啊,就等着你答应我。”

尹天仇和柳飘飘这两个边缘人,他们在人世的苦海中相遇,刚开始互相嘲笑和打击对方,然而命运的几番周折,却将这两个受苦的灵魂终于连接在了一起。

或许依旧有人觉得遗憾,觉得尹天仇应该有更大的作为,更广阔的天地。但是人呐,在对人生不断的修行和体悟中,最终明白的就是,不需要再用所谓的功名向别人证明什么。就像紫霞仙子说的,“如果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让我做玉皇大帝我也不会开心哪。”



4

李米的猜想

“我等了他四年,四年多久你知道么,你等过吗......?”

这些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每天她穿着宽大的格子衫,头发乱糟糟的,疲惫地开着破旧的出租车穿梭于这座人来人往的城市。

四年来,李米一直在等待一个确定的答案。她的恋人凭空失踪了,那是她的初恋情人,他们说好要结婚的,婚后还会开一家超市,但一切在那个人的不辞而别之后,化为了泡影。

她眼神里写满了困惑,她向每一个遇到的陌生人打听他的下落。每当有乘客上车,她都会絮絮叨叨地说好一阵子,有时候是数字,有时候是时间,说完了她多半还会问一个问题:见过这个男人吗?

在电影的最后,李米收到了一大笔现金和一卷录像带。录像带里是李米洗完澡用毛巾裹着头收衣服的画面,还有她在大街上换轮胎,无助地甩手,踢脚,还跟路人蛮横地争执。

看着自己傻傻的样子,李米笑了。那些时候,她以为自己是无助的,可是后来她知道他一直在某处就这么望着她,她从未孤独过。

一切都水落石出了,那个困扰她四年的谜底也可以揭晓了。

电影里有一段,是李米在KTV里唱着王菲的《当时的月亮》,歌词是这样写的:“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四年的念念不忘,等到的答案是,他还爱,而且一直都爱。她一直不愿放弃,一直寻找的那个人,其实一直都陪伴在她的身边,无论他们相隔咫尺还是天涯,只要他真实地爱着她,这就够了。

结尾,李米站在天桥上,突然讲起她和方文的曾经,很不起眼的曾经。她的语气毫无矫饰,带着平淡的满足感,并不像真的要说给谁听。

她说她和方文中学就在一起,后来两人都没有考上大学。她说他们是这城市,甚至是这个世界上最平凡的两个人,没有人关注,也没有人在乎。

但是方文对她说,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


5

蓝色大门

最开始听到的,是孟克柔软软而无聊的语气:“我看不到。诶,我真的看不到。”似乎很努力了很久,然后就吵起来了:“诶,我还是什么都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未来对她来说,也是不过是一片青春的虚无。

夏天要过去了,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做。孟克柔和张士豪坐在路口,路口的绿灯亮起来,张士豪的自行车轻巧地冲出车流,迎风疾驰,花衬衫猎猎飞舞。就在那时候,水一样的钢琴声淌出来,流动在绿意盈盈的台北夏天。

“小士,看着你地花衬衫飘远,我在想,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由于你善良、开朗又自在,你应该更帅吧。于是我似乎看到多年以后,你站在一扇蓝色的大门前,下午三点的阳光,你仍有几颗青春痘。 你笑着,我跑向你,问你好不好,你点点头。三年五年后,甚至更久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是体育老师,还是我妈?虽然我闭着眼睛也看不见自己,但是我却可以看见你。”

这个夏天简直叫人嫉妒。天那么蓝,海那么清,风那么柔,年轻的人们那么漂亮美好,符合我们对青春的一切经验或者想象。这一切真叫我既开心又难过。

“那个夏天好长好长,在我生命底蕴里万里无云的晴朗,皱着眉头的迷茫,单纯灿然的开朗。故事留下了,情感深扎了,我们长大了。”

      日语里“夏が終わりました”,意思是“夏天结束了”,绝对不能用字面意思理解,里面包含了多少不可言说的含义,那是一夜长大的意思,那是恋爱无疾而终的预兆,那是青春消失殆尽的季节,那是从梦想跌入到现实的分界点,那是失去童真变成大人的夜晚,也是人生从充满期待的未知陷落到无可改变的已知的无所适从。

      每一个人在青春的渡口都丢失过一些东西,或是忘记仔细去看的景致和风光,还有一些无法释怀的记忆碎片,和一直也都解不开的青春疑惑……我们今天的模样,都是由青春沉淀而来的。那些候最好的和最坏的部分,都有意或无意地留了下来,把我们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毕竟青春是有很多秘密的,心事无法摊开来,就一直储存在心里,没有答案,直到变成了成年人,让它随着岁月腐烂。
      这个故事只是为我们打开了记忆里的那扇蓝色大门,让我们回忆起自己生命里的某个时刻,就像这个让孟克柔张士豪突然变成大人的夏天一样,灿烂夺目,又出乎意料。也许,会在这样一个夏天里,想起了幽静的蓝,明亮的白,欢快的绿交织一起的画面,重温一下已经悄然远逝的岁月,安静地沉淀着烦躁的心情,未尝不是件开心的事。

     “但是总是会留下一些什么吧。留下什么,我们就变成什么样的大人。”

文字:刘浩然/网络

图片:网络

排版:刘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