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第三期 | 杨玉雪:坐等转正or找工作?

肆忆20182018-04-07 19:26:33


杨玉雪

广电1401班

品观科技(武汉)有限公司

且不说找工作,对于我来说,找实习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大写的苦逼。


大三结束前的一个月,我一直忙着制作简历、投递简历,几乎看到自己心仪的岗位有在招实习生的都会赶着去投简历,生怕我要是晚了一小会儿,别人就招满了。


但是,身为一个在武汉数一数二的大学读书的大学生,却没有收到任何一个武汉公司的回复……内心除了沮丧,就是道不尽的悲凉。“时运不齐,命途多舛”,那时用在我身上,我觉得特别的应景。


既然武汉的公司不要我,我就不得不把网撒到其他的地方。


5月22号,买好了武汉去往北京的火车票,是去参加一个面试,翘课去的。本打算面试完,不论结果如何,都要赶回学校,但谁曾想,这一去,就决定在那待着了。


可我却从未想过的是,我会因为实习,而陷入两难的境地……



“大不了再让你爸再养你一年!”


大四开学的时候,学校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有很多公司的宣讲会了,每次跟同学联系,他们一定会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再不回来秋招都过了!”


但说实话,那个时候的我,淡定到我自己都害怕,只因组长跟我说过,“只要你能坚持到最后,转正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新浪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公司,当时就想着:如果转正了,更好。


所以,对于朋友的“恨铁不成钢”和各种催促,我无动于衷。


跟妈视频的时候,我还开玩笑说:“你说人家都在找工作,我却一点儿都不知道着急,毕业之后要是还找不到工作怎么办?”


而妈却很认真地说:“大不了再让你爸养你一年!反正也都养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一年。”我想,是亲妈没错了。


妈的话,无疑是又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更加不care找工作的事情了,一门心思就是好好实习。


“即便是不能转正,等到毕业,也算是有一年的工作经历了,也不亏。”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自我催眠的。


“你不是还没毕业呢吗?”


“十一”长假过后,因为双学位考试,我请假回了一趟学校。这次归校后,我终于不再淡定了。


我所知道的,有的同学已经参加过好多场宣讲会,可谓是“身经百战”,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已经完全可以升级为“面霸”级的人物了。还有的已经拿到了offer,签了三方协议,就坐等毕业以后入职了。


而我,一无所有。


实习公司所能给我的,也不过是口头的承诺而已。


回到北京后,对实习工作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一起实习的妹子开玩笑说:“怎么回了一趟学校,就变得郁郁寡欢了?是不是丢了魂儿啦?”妹子是东北人,也是大四的,比我晚来两个月,实习期间几乎没回过学校,一直说走一步看一步,一如以前的我。


组里又招了两个正式员工,我变得更加焦虑,整夜整夜地失眠,常常即便是睡着了也是凌晨四点钟就醒来。


突然萌生了离职的想法,但却一直犹豫着,最后,决定找组长谈谈。


“为什么突然间想起来要走了呢?我听她们说你一直都表现很不错,正想给你调整工作呢!”组长是个直爽的人,刚坐下来就直接问我原因。


我也没有回避,直接说明理由:“组长,首先,我觉得我们这里应该没有转正的机会了;再就是我的同学们都在找工作,我也不想错过秋招这个好机会。”


“你这不是还没毕业吗?按自己喜欢的路走,而且,就你的工作能力和学校来看,毕业之后你转正是没问题的。”组长还谈起她自己毕业时找工作的经历,说了很多,每一句都戳中我的内心,她所说的,正是当时我所经历的。


我那颗焦虑躁动的心,就这样被安抚了。


“你心真大,我都替你捉急!”


从没想过,突然那么一天,会接到辅导员杨老师的“催命电话”,在电话里,杨老师说:“你赶快把那个实习给辞掉,不给你签‘三方’,就是骗你的,你还涉世未深……”


被杨老师“训”了一通,11月16号,正好学校有点事情,所以也就回来了。


但,并没有辞职。


回到学校后,很怂很没底气地拜托杨老师帮我修改简历,杨老师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你那边辞了没有啊?”办公室里,杨老师边打开我的简历边问道。“哈哈,还没呢,但会在学校待一周。”坐在凳子上的我,如坐针毡。“同学呀,唉……算了算了,你心真大,我都替你捉急!”杨老师很是无奈。


从杨老师办公室出来,心里的两个小人又开始打架了。


25号,还是又跑回了北京。不一样的是——这次,我有了明确的决定。


“亲爱的们,这次,我真的要回去了。”


一回到北京,我就把房子退了。


11月30号,没有任何征兆的,我跟一起实习的两个妹子说:“亲爱的们,我已经跟组长正式辞职了,这次,我真的要回去了。”她俩一脸茫然:“你开玩笑的吧?连个铺垫都没做!”


当天下午离职,晚上9点的火车票,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匆忙——因为第二天上午有一个面试的机会等着我。


交出工卡的时候,内心有不舍。一一拥抱过她们,从来自控力很差的我,这次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走出新浪的大门,没有选择骑共享单车,也没有走到地铁站,而是叫了一辆出租车,过了6个月的“苦行僧”生活,最后这一刻,我选择犒劳自己。


车子快速地在高架桥上行驶着,望着远处的高楼大厦,“京城最高楼”傲立其间,作为旁观者的我再看它们,别有一番风情。落日的残霞透过车窗照在我的脸上,内心,从未有过的轻松。

 

“杨玉雪,先跟你说声恭喜啊,你通过了面试。”杨老师这次的电话不是“催命”,是报喜。我咧开嘴笑了。


终于明白:所有的说辞,不过是只能缓解一时的焦虑罢了。行动,才是寻找答案的最好方法。


杨玉雪

行动,才是寻找答案的最好方法。


点击 阅读原文 可获取《肆忆》第三期电子版

责编:张丽珠   


2018届 毕业生月刊 《肆忆》第三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

<<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