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苦行僧 愿你不负此生

忆水思江2018-10-06 13:27:02

人生,走走停停,苦行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责任,梦想…

有的人看似一路繁花相送,有的人于荆棘丛生里徘徊,来来往往,形色匆匆,谁又知道谁会笑到最后。


然大多数人这大半生都是迷茫的,被命运推着走的,自觉不如意的。


回首半生如梦,似镜中花水中月。


而立之年已然将至,多次提笔又放下,好像心里想为以后的自己留下点什么又有所顾忌一样。


望着这阴雨绵绵寒冷的天气徒增一丝不快,鼻炎患者深受其害,楼下的狗叫个不停,好像在说谁的不是,远处的灯火都已渐渐熄灭,好像一种无形的拒绝。


成长是一场修行,我想我已经被迫长大了,而我这前三十年的修行又如何呢?你看,人生最困难的事情便是认识自己。


人往往是先懦弱而最后才坚强的,我就是这样,我们经常走在悬崖边上,我们经常不敢于直面自己的错误,我们经常逃避现实。解释一下我所谓的前半生,我经常说人一生活六十年足矣,所以要精彩,要折腾,那么我这即将满期的三十年就可称之为前半生了。


我这前半生也算是折腾,省城,北京,上海,都折腾到了,每次都怀着一颗激动的心,到最后都变成了一颗平常心,也没折腾出什么名堂来,每次反思,都找不出问题关键所在,也经常会觉得是外因所致,而今想自我正视内心,反正一二。


从省城辞职,是工作与理想追求的相悖,是对感情的心灰意冷,是逃避,计划再去上海创业未遂,是怕与朋友为难,怕发展不顺给友人带来麻烦,是内心懦弱无能,不够强大,而去北京是一时与命运的玩笑,欠思虑周全。


在省城呆了三四年,总感觉什么什么都不如意,可是我爱省城,那里有我很多的美好记忆,有我初出茅庐时奋斗的激情与艰辛,有一群可爱的朋友们,很多难以割舍的东西,我内心是不想离开的,可就算是这样,我当时还是没有留下来,因为我没有说服自己留下来的理由。有时候,特定时间段,一个所谓的理由非常重要,具有偶然性的决定作用。


记得去北京之前我妹妹的姑姑硬带我去算命,她说那个算命先生算准了她大半辈子的生活状态,她年轻时候也不信,现在不得不信。我也好奇所谓的大师,面见大师,那大师直接说上海利我,北京不行,我当时心里就想,凭什么我要听你的,我偏去北京,就从那个时候起,我内心去北京的声音开始强烈起来。因为那时我还自觉年轻,不信命,还想跟命运做斗争,这是好事。


去北京,包括在北京的那段时间,使得我内心快速成熟起来,那时候也让我真正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在北京奋斗,多少手无寸铁的寒门学子在北京寻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相对来说,北京比上海深圳更加具有公正性与包容性,同时北京代表了我们的祖国,他更加的大气文明,相对来说治安更好,更加安全。


在北京,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找到与你兴趣相投的那么一群伙伴,到处都有活动参加,来自五湖四海,无国界,因为同一个兴趣爱好相聚在一起。你也感受不到上海式排外,只要你是积极的,好学的,只要你不怕苦不怕累,你就会有所收获。


在金融街,在中关村,还有很多地方都有那种主题鲜明开放式的咖啡馆,你可以随处看见侃侃而谈的青年创业者,分享他们的创意,你可以随时选择你喜欢的话题,跟大家共同探讨,真的是一片生机盈然。


我很感谢当时带我深刻认识北京的大叔朋友,他还计划跟我一起创业来着,可惜我好像辜负了他。在省城我也让关爱我的朋友失望过,你看,我总是没有坚持到最后,我总是让人失望。我对我自己也挺失望的。然呢,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我还是要折腾的,因为我就剩下30年了。如果我剩下的30年还一直让自己失望,那么,我将辜负此生。


不管前半生如何,我要感谢那些一路陪我走过的亲人朋友,爱也好恨也罢,所有的唾沫跟鲜花我都收下,我把它风干埋进土里,正衣冠,收起自己的戾气,克服自我的懦弱,放下前半生的不甘心,扛起肩上的责任,整理一下自己的短期目标,抛开那些虚华,要有“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底气。后半生,继续折腾,才不负此生。

如果我们有机会重返青春现场,一定发现,那个青春,与我们相携终身,不断怀念,惊鸿照影的青春有异,我们对它的怀念,是一种刻骨的高估。—— 韩松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