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富可敌国的“苦行僧”

梵音寺2018-12-02 15:31:53

什么是佛教

佛教就是告诉你: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凤凰卫视《我的中国心》纪录片-证严法师



只要是世界上稍微有点影响的灾难,发生后第一个赶到灾区展开救助的,往往不是某个政府或官方组织,而是一个来自中国台湾的民间救助组织。当被救助者因感动而对他们表达万分感谢之时,他们往往会说:“不不,应该表示感谢的是我们,因为你们给了我们一个做功德的机会……”



这个组织早已经在全世界如雷贯耳,令所有政府非政府组织尊重,令所有佛教非佛教团体钦佩,她就是——释证严佛教慈济功德会其创始人和领导者是一位女尼,人称“东方德蕾莎”“人间观世音菩萨”的证严法师——在全球有一千多万她的志愿者,每天有近100万的义工在世界各地为大众服务。三十多年来,她一共筹集了上百亿台币的善款(全部亲身实施救助而不假手任何政府或组织),而台湾几乎五分之一的人口也就是说有四百多万人都或多或少地参与了她的慈善活动。


慈济功德会是台湾乃至亚洲最大的民间慈善机构。它在世界五大洲都设有分会和联络处。至2003年12月底为止,慈济已有委员16000多人,慈诚队员6000多人,正式会员80万人。它已经帮助了困难家庭27073户,每逢水、火、风、震以及空难、车祸等意外变故时,慈济人总能紧急动员,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前往灾区救助,奋斗不息直到灾民安顿,家园重建。


证严法师的每一天



1966年,一位信徒因胃出血住院,法师徒步远行去探望。从医院出来时,看到门前地上有一大摊血,而往来的人却对此漠不关心。多方打听,才有人回答:“是一个山村孕妇小产了,家人走了8小时的路才将其抬到医院,但是因为没有8000元的医疗保险金,又只好将那妇人抬回去。


  面对此事,法师含泪默想:人间不够的,就让她一介贫尼来做。只是她自己的力量有限,何以帮助穷苦无奈的人?不久,三位天主教修女来到她简陋的净舍传教,临走前提出了一个问题:“天主的博爱是为全人类,我们在社会上建教堂、盖医院、办养老院,你们佛教有吗?


  这个直接而尖锐的问题,给她极大的启悟:若能集合众人的善心与力量,济贫救难不是难事。她心念一动,埋下了创立“慈济功德会”的嫩芽。

盖一所慈济人自己的医院


1979年,证严法师罹患心绞痛,随时都可能猝然死亡。然而,她并不念自己个人的生死,而是担忧慈济光靠出家弟子的善心攒聚和会员的捐款是不够的,终有一天会枯竭,而且许多贫苦人是因病而穷,于是决定办一所“佛教慈济综合医院”,既可以救助众生,也可以凝聚与延续更多善心,来耕耘福田、奉献良能。


募款过程的艰辛,自不待言。八亿元终究不是个小数目,工程中时有因募款困难而面临停工之虞。那时候,有位黄姓建筑师要免费为慈济设计,从日本回来时带来一个好消息,说有个日本人要捐两亿美金帮助盖医院,相当于当时台币八十亿。当黄先生宣布这件事时,大家都拍手叫好。但是法师却说:“我不能接受。”

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事后她的解释是:“我盖医院想要发挥的是真正的救人任务,我今天若接受了这两亿美金,将来医院若盖好了,钱是日本人出的,他是老板,我们是否一切能做得了主呢?为救众生而盖医院,真正可贵的是每个人发愿付出的那颗心,涓涓滴滴除了将钱聚少成多,更可贵的是同时也汇聚了千万颗诚意可感的慈心。若凭空获得这两亿美金,我们如何体会众沙成塔那种力量?又如何体会自己做主人的踏实感?盖一所医院救助自己的同胞是我们分内的责任,难道还要外国人来帮我们做吗?”


在法师那瘦削却庄严的肩头上,实有一分气魄非凡的入世担当与不卑不亢的嶙峋风骨。


在盖医院的消息披露后,上至豪门巨富,下至贩夫走卒,无不尽心竭力地支持慈济这项创举。一位做苦工的人,几乎是以卖身的方式,卖身雇主预支了一年的工资。然后,把那一整年的工资,披肝沥胆原封不动地拿到法师面前,赞助盖医院。

经过7年的朝幕奔走,1986年8月17日医院终于在一片荒烟蔓昔间落成。“以病人为中心”的慈济医院克服了医护人才聘请不易、法师的理想难以落实推动、民众的认知有落差等困难,逐渐地获得年轻优秀医生的认同,庞大义工队伍也加入了。不久之后,又相继成立了慈济纪念堂、慈济护专、慈济医学院。


始终如一的“苦行僧”


关于“慈济”二字,法师说:“慈”就是给众生快乐,让社会祥和;“济”就是弥补人间缺陷,使人在物质精神上都能摆脱困窘体会富足。


她发扬了传统的苦修精神,倡导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早年苦修时,她的身体就一直犯病,有时犯心绞痛痛得几乎要晕过去。但她总是奋不顾身地工作,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



但她每年都要去台湾各地,看望灾民病人和慈济干部和会员;每年要接待近百批世界各地前来静思精舍参观拜访的各界人士,同时还要筹划慈济的四大志业,深谋远虑详加规划,甚至四方奔波。


慈济坚持诚正信实,专款专用的原则。募得的款项专门用于赈灾,常住的生活均由自己双手劳动所得来维持。法师自己就是模范,她每一张纸都要用四次,铅笔写一次,蓝色钢笔写一次,红色笔再写一次,最后用来写毛笔。慈济人都是自己剪裁衣服,自己种菜,做蜡烛,还做豆粉和爆米花出售。保持勤勉俭朴。




慈济的事业引起了极大的反响。1980年,蒋经国到静思精舍拜访证严法师,当了解到慈济的事业与历史,他连连称赞: “我走遍大江南北,没见过一个寺庙那么小,做的慈善事业却是那么大的。”


就这样历尽几十年的风雨,法师带领着慈济人做着菩萨的事业,以精卫填海的方式建构起宏伟的济世工程,她的行为深深地影响着周边的人并继续为众生打造着“慈善王国”……




有人问我说:「师父,你是怎样把慈济做起来的?」 





上人开示:
我都会回答道:「用诚与正。」也有人会问我说:「师父,慈济世界怎么会这样美呢?」我也用「诚与正」作回答。

我们要救济贫困,并不是坐在家中等人来通知个案,然后把个案批准下去就好了。我们接到个案之后,最少要有四个人一组去调查,有人访问案主、有人向隔壁邻居探听、有人到附近去了解。不管是跋山涉水,也不管要走多远的路,都要去调查清楚,了解实际困难,再作适度的帮忙。







刚开始有些慈济人第一次去看贫户时,因为没有经验,所以穿着高跟鞋,爬爬走走,竟然走断了鞋跟。虽然是这样,但他们也没回头,干脆把另一只鞋跟再拔掉,有时必须涉水,他们就手牵手涉过溪流,非找到案主不可,等到了解全盘的真相后,再做公正、适当的帮助。

这就是慈济人以发自内心的悲念和智慧,去做救济的工作。路不管多远,他们还是走下去;风吹日晒雨淋,他们还是不休息。这就是忍耐的工夫啊!






忍辱常保欢喜

除了救贫之外,委员们还要负起教富的任务,去向富有的人介绍慈济。有些人会说:「我是看你的面子,所以每个月捐钱!」有些人偶尔情绪不好,不太爱理睬他们,他们还是很有耐心地坐着等,往往冷板凳一坐就好几个小时,委员们还是保持着那分耐心和欢喜心。

这就是在锻炼他们如何净化自己的心,如何练就忍耐的工夫。有位委员告诉我:「师父,我怎么会这么傻,连我婆婆在骂我时,我都没感觉她是在骂我,等到事情过了,别人告诉我婆婆是在骂我,我才知道。为什么我都听不懂她是骂我呢?」










我向她说:「恭喜妳啊!恭喜妳听不懂,别人骂妳,妳没有感觉,那就是福啊!」有句话说「大智若愚」,我们的委员就是要练到这种工夫,别人在生气也影响不了他们的心。这就是如如不动,只想要用最虔诚的心来转动他人的念。






在慈济环保站,大家从早做到晚,充分利用时间、发挥身体功能,欢喜又清净,真正修福兼修慧有些人听说做环保很好,也想来做做看;但实际来了之后,一整天整理那些拉拉杂杂又骯脏的回收物,发现实在很辛苦,第二天就不来了。这就是「发心容易,恒心难」。但在高雄环保站,我看到好多老菩萨,问他们做几年了?都说:「从这里有环保,就开始做了。」他们志愿坚定,排除万难恒持初发心,做二十年的大有人在,真正是菩萨!




⊙障碍大都是人为的,是与自己无善缘的人所造成的。所以要与人结好缘,不要结恶缘。


⊙不要封闭自己。要打开心胸去关爱别人,别人才会爱你。


⊙若是有人让你看不顺眼,你不妨用观世音菩萨的慈眼去看他。


⊙时常保持平常心,不必在别人的外表上钻牛角尖,也不要疏忽自己瞋、恨、爱、怒的心念。


⊙「美」就是多结好缘,庄严身相,让人见了起欢喜心。



⊙人需要有礼节。尽管礼节是一种形态,但就是因为有礼节的形态才美得起来。


⊙增加自信心,自然能排除外界的许多是非。


⊙心念不平静,易起烦恼欲火;动了瞋心,生了痴念,则恶业炽盛,善业荡尽。


⊙有人骂你,你当下的反应就能显出自己的修养到什么境界。



⊙对自己要以「平常心」,对别人要有「敬仰心」。


⊙昨天的事,今天就要消化,刚刚听到的是非,现在就要完全忘掉,决不能让瞋恚的烦恼深入我们的心。


⊙平时言词和善、守信用,又能为人着想,说起话来自然够分量。


人人都是活菩萨,只要彼此的心能和睦,相互沟通,即是最亲切而有效的感应。


⊙心境若是浮躁,再清净的环境仍旧会有烦恼。



彰化有位委员的小女儿,年纪不足三岁,曾跟妈妈到过花莲,听我说起医院的种种,回家后就告诉妈妈:“我也要赚钱帮忙盖医院。”于是,母女俩商量好——只要“不包尿布、不尿裤子、睡醒不哭”,都可以让她赚到奖金存到钱筒中。当我去彰化演讲时,小女孩特地带钱筒来到会场,那是一个好大的竹筒,比小女孩还高。想一想,我们的社会怎么不可爱呢?即使这么稚龄的孩子,也懂得发挥「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