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佛教需要“苦行僧”

山巅一水2018-06-18 12:59:42


 

据一位自曝为吕导(本博孤陋寡闻,不知是吕导演还是吕博导)的演讲说,我国五大佛教名山,四大已经上市。本博想,佛教本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追求清净,与尘世隔绝,普渡众生去西方极乐世界,这才是其初心。于是,本博与吕导有同一问:你佛教上市干吗呢?这位吕导还讲到,他慕名参观法门寺,这个以发现佛祖舍利轰动世界的名刹,如今投资几个亿,修建得辉煌壮丽,无以复加。可是,这么多房间,这么多地方,全是商场,竟然找不到一处道场、一间课堂。于是,这位吕导在留言簿上题诗一首:“佛祖舍利洞中藏,芸芸众生旅游忙;天涯何处觅净土?错把道场作商场。”

对于宗教问题,本博力主信仰自由和不信仰自由。坦白地说,由于多年无神论的教化,本博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于各色宗教,自谓持有清醒的认识。然而,对于一切以善为本、真心虔诚的宗教徒,本博一向深怀敬意。至于佛教,以慈悲为怀,超越人类,爱及一切生命,普渡众生去西方极乐世界。那是一个何等高尚伟大的宗旨啊!尽管我也知道,所谓西方极乐世界也比较虚幻,类同乌托邦,但还是不能不为这般高尚伟大而赞叹。毋庸讳言,我以自己的经验和想象测度,感到佛教的戒律太严苛,有违人的本性,真正做到很困难。所以,我在赞叹之余,坚决拒绝自己成为佛教徒。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要娶妻我要吃肉。尽管前半生因为贫贱,长期无缘婚姻的性福,也很少有吃肉的口福,但与生俱来的荷尔蒙和馋虫告诉我,美女和美味是不应该轻易承诺永久放弃的,即使福分甚浅,也要保留这个权利。当然,这还是丝毫不影响我对真正虔诚佛教徒的敬意,相反,敬意更是有增无减——我不能做到的,人家做到了,能不肃然起敬吗?

不过,鉴于前述名刹上市,普遍的“错把道场作商场”,还有隔三差五的种种耳闻目睹,如和尚“去发廊洗头”、和尚“到处化缘建寺”、和尚“酒肉穿肠过”之类,不禁一串疑问油然而生:在数以千万上亿计的教徒中,真正严格持戒的虔诚佛子还有多少?真正不忘救苦救难普渡众生初心的活菩萨还有吗?大庙宇的辉煌壮丽,小庙宇的建到村上,信徒的号称千万上亿,能等同于佛法的弘扬光大吗?

走键至此,我想到了“苦行僧”。我知道,“苦行僧”是印度教的概念,佛教很不以为然。有人把严格持戒的佛教徒也称为“苦行僧”,佛教马上声明是误会了。诚然,印度教苦行僧在刀尖上行走、在荆棘上睡觉那些自虐的修炼方式不足取,也没必要,但其严格的不性交、不撒谎、不杀生“三不”持戒,其普渡众生的神的使者的定位,与佛教的要求完全相合。这些也是佛教戒律规定必须做到的。佛教也需要自己的“苦行僧”。其定义和内涵可以和印度教不同,但神使者定位和“三不”持戒是必须有的内容。如果没有这样的定位和持戒,还是佛教吗?应该说,如果不堪此苦,就别当此僧。本教绝不勉强。本博认为,若要重振佛教,就须大力整顿——把上市退了,把商场关了,把世俗的通通还给世俗社会。甚至不妨从所有寺庙全线撤退,号召真正虔诚的信徒重新集结——献出自己全部身家,用以慈善,不留分毫;全心当神的使者,救苦救难,普渡众生;斩断尘缘,屏除俗念,绝对“三不”。也许,如此较真,极有可能,千万上亿的队伍会变成几十十几人的小组。小组就小组,真正虔诚的几十十几远比花和尚、谎和尚、荤和尚滥竽充数的千万上亿强。纯粹了,精悍了,全是真的没有秀的了,苦行僧构成的佛教小组,那才叫真正的佛教队伍。

或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山巅一水自己做不到“三不”,凭什么要别人做到?答曰:我正因为做不到,就不入教;你入教了,就必须做到。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没人强迫,由你选择的呵。入教不守教律,就是伪教徒;一个庞然大教,占尽天下名山,干着与教义无关甚至相悖的别业,信徒百无一真,如此借名欺世,不直接就是伪教了吗?窃期期以为不可也!

佛教需要“苦行僧”。刻不容缓。清退上亿赝品信众,重建精诚佛教小组,是唯一切实可行的救教之道。

本文仅以佛教为例,他教可参考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