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苦行僧

情何以甚2018-04-17 14:12:26



1



佛殿里檀香袅袅,有人诚声诵经,有人闭目,轻敲木鱼。


小七静看着青丝落地,飘转无依,忽觉鼻酸。他不知自己为何难受,或是不舍得家里的那只老黄狗,或是难离村里的玩伴。


但他还有六个哥哥,家里实在无力抚养。


他不懂什么叫“一入佛门,尘缘断尽。”他只知道,头发剃光,自己就再不能回家了。


泪珠终于滚落,为他剃度的大和尚手中剃刀一顿,复又替他刮起头发来,但眼中已有不愉。


他的旁边,亦跪着一个男孩,与小七的木讷平凡相比,这男孩面容俊秀之极,眉如叶,鼻似峰,此时见着自己发丝飘散,面露微笑,其中出尘味道,竟有几分佛前侍者迦叶的感觉。然彼是泥塑木雕,此是灵肉生人,自又活泼了许多。


男孩转过头来,对着小七挤了挤眼睛,那如晚星般亮澈的眸子,叫人见而心生安宁。


为这男孩剃度的大和尚也不急,笑着等男孩转回来,再细细为他落发。


青丝落尽,剃度的大和尚们收刀后退。


两个小孩子静静跪坐着。


本寺方丈低宣佛号,手抚小七头顶,“今赐法名本心,入戒律堂,愿汝能持本心,不受外邪相侵。”


小七木木跪着,见得为自己剃度的大和尚连连使眼色,方才反应过来,双手合十,低头行礼。


方丈面容如常,又走到旁边的男孩身前,轻抚头顶:“汝慧根深具,非本座能师之,本座代师收徒,赐法名妙觉。汝当四大皆空,妙觉无碍。”


妙觉小和尚合掌低头,曰,“阿弥陀佛。”


其声清越,竟与殿内的木鱼声分外相合,浑然一体。



2



“他真厉害。”本心搬着大扫帚扫地,眼里却看着正在练拳的僧众。


僧众皆汗出如雨,出拳艰难。唯妙觉神情悠闲,拳势运转如意。身在僧众之中,如鹤立鸡群,鹰过雀林。


而他本心,却因为连一套最简单的罗汉拳都练不熟,被罚做杂役。


这处院子实在太大,本心认认真真扫了半天,才扫净了一半大院,而这时僧众已结束了晨练。


教拳的大和尚惯例嘉勉了妙觉几句,才施施然离开。


“怎么扫的地?”


声音突然响在耳边,本心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已被抓住脖领提起。


比旁人高出一个头的僧人蛮横地瞪着他,“灰尘扫到我身上了!”


“对……对不起。”本心连连道歉。


“本悟,放手!”妙觉看到这边的事情,几步过来,手中一点一推,本悟就禁不住松开了本心,连退几步。


本悟怒目一睁:“我不惹你,你竟敢来惹我?找死不成?”


他生得雄壮,虽是少年,却已有成年人高大。平日便在僧众间作威作福,无人敢惹,今日练拳被训斥一番,已是心中愤郁,好不容易逮着本心发作一下,却不想有人敢拔虎须。


妙觉将本心拉到身后,笑看着本悟:“师侄,你已犯了嗔戒,又对师叔不敬。若是我妙见师兄知晓了,恐怕……”


妙见正是戒律堂首座,威严深重。


本悟闻言,脸色一白,咬牙切齿想说些什么,却始终不敢张口。


妙觉微微一笑,轻弹僧衣:“但你放心,我不会告状的。”


本悟仍在愣着,妙觉伸指勾了勾:“你敢动我的小弟,本师叔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本悟大怒,大疯魔拳展开,状如疯虎,威势惊人。


妙觉笑容不变,轻轻握住如玉般的拳头,向前一步,极为随意的一拳砸去。


大疯魔拳拳影竟散,一拳正中本悟的鼻梁。


他捂着鼻子轰然倒地,鼻血长流。


“以后要听话,知道么,小师侄?”妙觉笑着拉了本心离院而去,只留下淡淡一句:“把院子扫干净,否则,你就得掉两颗牙。”


“小师叔,这样不好吧?”本心被妙觉拉着,挣脱不开,只得小声问道。


“什么小师叔?要叫大哥,知道吗?”妙觉竖起大拇指,点了点鼻子,“咱俩同时入寺,这是佛祖的安排,懂么?我是你大哥,你是我小弟。”


本心缩了缩脖子:“他们说这都是黑话,是寺里的不正之风……让妙见师叔听到,咱俩又得挨揍了。”


“他敢!老子是……”妙觉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显然也是十分心虚,转道:“我是你大哥,我说话你得听,懂吗?”


本心捣蒜般使劲点头,“我懂。”


“你懂个屁!”妙觉翻了个白眼,“跟大哥过来,今天好好教教你罗汉拳。”



3



时光如梭,又过五年。


妙觉第二年便已不与同辈僧众练拳,只受方丈亲传,第三年便只在藏经阁自学。在年初的烂陀僧会中更是一举成名,较武中力挫天下各大名寺弟子,在辩经中连败三大高僧,成为佛门年轻一代最富盛名的天才人物。


而本心,已经练熟了罗汉拳……



“唉。”妙觉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躺在草地上,叹息道:“你大哥我英雄一世,怎么就是教不好你呢?”


本心远远站着,讷讷道:“大哥,你怎么能随便叼草。经上说,草木有灵。你,你还躺在草地上……”


妙觉眨了眨眼睛,坐起身来,招了招手:“过来。”


见本心犹疑,他眼睛一瞪,“大哥叫你过来!”


本心委委屈屈地轻步过来,妙觉一把拉着他坐下,“你如果不让大哥叼草,大哥就心情不好。大哥心情不好,等会就要踩死一只蚂蚁。大哥问你,草和蚂蚁,哪个命重?”


本心想了想,“经上说过,众生平等。”


妙觉狠狠道:“那我就要踩死一窝蚂蚁。请问一窝蚂蚁,和一根草,孰多孰少?”


本心回道:“一窝蚂蚁多,一根草少。”


妙觉一拍手,“所以!大哥该不该叼草?”


本心愣愣地道:“该……吧?”


妙觉一巴掌拍在本心的光头上,又复躺倒在地:“终于开窍了!教你真难!”


本心迟疑道:“可是大哥,你现在躺倒的,是一片草……”


良久,妙觉才恶狠狠地道:“给我好好练拳!练一百遍!”



4



深夜,月光如水。


一个面目普通的僧人正在月下练拳,他练的是最普通的罗汉拳,但是一板一眼,极为认真。


不知过了多久,僧人收拳,下意识扫过周围,这才惊觉身边有人站着。


借月光认清了这人面容,僧人一慌,合掌拜道:“妙见师叔。”


妙见看着这个天资驽钝的弟子,叹道:“本心啊。妙觉是本寺千年来最天才的弟子,资质盖世,天必妒之。他未来少不了灾劫。你是他最信任的人,师叔本想你能好好帮他,可你这进境……妙觉为了帮助你,分心颇多,此非他之福啊。”


叹息未毕,已见本心跪倒在地,泪流满面:“求妙觉师叔指点。弟子再不想成为小师叔的负累……”


妙见叹道:“以你的资质,若想有所建树,唯有苦行之道。但此道荆棘遍布,即便在极乐佛国,证道者亦寥寥无几。”


本心抬起头,神情坚定:“弟子愿试。”



苦行者,舍世间诸多贪欲。舍好衣,舍三餐,舍多眠……舍一切享受。赤足万里,行善八方,沐风栉雨,披霜覆雪。如此,方能精进办道,修行无我。


此亦佛门正道,却是最难最苦最狭最长之路。


自这一夜起,灵感寺里少了一个本心和尚。


凡尘中多了一个苦行僧。



5



藏经阁,忽然金光大放。


众高僧齐聚阁外,都面露喜色。


良久,金光顿敛,一月白僧衣的和尚推门而出。


他面容已是俊秀之极,更兼身姿修长,飘飘有闲云之气。


方丈声音略颤:“妙觉师弟可是功行圆满?”


妙觉合掌微笑:“不负师兄重托,妙觉侥幸功成。”


众僧都欢喜不已。


妙觉一一见礼,笑道:“妙觉闭关日久,方有所得,此时却是要去静养问心,叩谢佛恩。”


他温雅告退,大步飘飘而去。



“本心,本心!哈哈哈哈,快出来!”妙觉行到一处偏院,忽的跳脱起来,嘴里嚷着让主人出来,自己却一刻也不愿等,一脚踹开木门,“大哥来也!”


他大摇大摆跨进偏院,嘴里大笑道:“大哥神功大成,这便帮你伐经洗髓,让你蠢材变天才!哈哈哈哈!”


“本心?”


妙觉冲进屋里,只见一张木床,一条薄被,但已累尘埃,久无人动。


本心是最爱干净的,每日都要洒扫屋子,也包括妙觉的房间。他和妙觉的被子,隔日就要洗净晾晒。


“本心?”


妙觉奔出院外,四顾无人。


妙觉跑到两人常去练拳的地方,荒草丛生,鸟鸣山寂。



戒律堂,妙见神僧正与弟子传法。忽的大门被人猛地踹飞,坠入房中。


月白僧袍的妙见站在门口,在师兄面前,第一次没有了笑容,咬牙问道:“本心呢?”


有弟子怒喝:“我师乃戒律堂首座,与方丈同位,你这是什么态度?却又来这里找什么人!”


妙觉踏前一步,月白僧袍无风自动,气势惊人:“本心是你戒律堂的人,我不来这里找,却该去哪里?”


妙见神僧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弟子退下。


这才解释道:“妙觉师弟稍息雷霆。本心这孩子,纯善质朴,一心想修行有成,能帮到师弟。是以,却是选了苦行之法,入世修行去了。”


妙觉怒道:“他那般蠢,入什么狗屁世!”


妙见竖掌叹道:“算来已有五回寒暑。”


五年,也就意味着什么痕迹都没留下,除非本心功成归寺,不然再大神通,也无处寻觅。


妙觉愣怔当场。


妙见劝道:“本心资质虽差,但佛心甚坚,自有佛祖庇佑,定能逢凶化吉……”


他还说了些什么,劝慰了许多,但妙觉全听不进去。


妙觉转身离开,心中悲叹,“本心啊本心!你大哥我英雄一世,怎么就是教不好你呢?”


不觉又行到那处草地,妙觉喃道:“小弟。”



“啊!”他一步踏地,地裂三尺,他冲上云霄,云散八方。


妙觉身放金光万道,大喊:“本心!”


声音在天地间回转。


但风流云散,天地无言。



6



苍狗吞云,白驹越隙。


不觉已是百年。



灵感寺在新任方丈妙觉的带领下,已成佛门圣地,天下佛宗。


虽然妙觉横压当世,除邪诛魔,无有敌手,但灵感寺毕竟底蕴不足。


终一日,魔道十宗尽起高手,焚天魔阵困锁灵感寺。


而妙觉敲响灵感钟,召集天下佛门,竟无一回应。


前任方丈妙空大吼,“修行中人,仍自争权夺利,庸僧误我!”


燃烧舍利子,显化罗汉金身,却被魔焰跗骨,若非及时自尽,已堕成魔。


当是时也,一袭方丈袈裟的妙觉踏空而上,微笑拈花一指,焚天魔阵竟破开一道缝隙。


他握指成拳,白玉佛拳连击,魔门三大护法当场身死。


妙觉展拳并指,竖斩向前,焚天魔阵竟如破布,一划而裂。


身化雷光,在群魔间纵横,来去如狂雷,竟无一合之敌。


魔道十宗宗主对视一眼,终于按捺不住,联手而出。魔焰滔天,魔威盖世,卷尽云海,灭尽佛光,硬生生将妙觉压制坠地。


几大宗主各展魔功,就要以群魔之力,生生炼化这个佛门第一天才。



“咚咚咚”,有力而沉稳的脚步声从极远处传来。


群魔寻声望去,只见得一个僧衣破烂的赤脚僧人远远走来,似缓实疾。初见极慢,再见却已经在近前。


远远看不清面目,近来却已低头。


只听一道声音,平淡却宏大,“见我,即如来。”


他似带着几千年的磨难,似带着几万里的风尘,他自远处走来,自那千山万水遥远处走来,自泥淖里、自荆棘处、自消逝的时光中走来。


他低头挥拳。


他一拳挥出,是最最普通的罗汉拳架势。


但拳起,风云动。


拳出,天地摇。


拳落,群魔死。


天地澄清,云消风止。


他抬头,现出一张普通之极的脸来,露出普通之极的笑容:“大哥,小弟来了。”




END







茫茫人海,何其幸运,遇见你
我在这里,等待拥抱你






微信号:rjqs000

知乎:情何以甚

微博:情何以甚的痴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