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大爱我豹哥,话少肯负责

大爱清尘基金2018-07-14 15:13:56

我想更重要的是自己还能够始终如一,不言舍弃,即使不能做到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也愿意尽力而为。    

----  武豹   


武豹,安徽省蚌埠市人,目前就读湖北省黄冈师范学院,是大爱清尘黄冈志愿者工作站的站长。

初识


初见武豹是在大爱清尘2016年的年会上,那时他还是大爱清尘湖北工作区黄冈师范学院志愿者团队的救援部部长。初次见到眼前的小伙子,个子不高,瘦瘦的,有点腼腆,说几句话,就抿着嘴笑一下。但是接触过武豹的小伙伴都知道,他是个有爱心,有责任感,有担当的志愿者。从一名基层志愿者,到救援部部长,再到黄冈工作站站长,武豹一直都会选择最艰辛的任务,经常放弃休息时间,为尘肺病人家庭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也就是这样,武豹获得了志愿者团队乃至毕业前辈们的集体称赞与支持,担任站长一职。
                                        

一次偶然了解尘肺病


高考录取结果下来后,这个年轻的男孩有预见性地打算先了解一下自己的学校。在查询学校信息时偶然在学校贴吧里看到一张相片,相片里的内容是一位中年大叔,40岁左右,躺在病床上,床头坐着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他的孩子看起来只有初中的样子,他仔细看下去得时候发现旁边写着相片的主人公死因,“活活憋死”。这张相片给武豹造成了心灵触动很大,他决定来到学校后要了解一下这个尘肺病。


志愿活动,义不容辞


2015年一入学,武豹就在大爱清尘招募志愿者的时候加入了。

他第一次参与探访是去黄冈罗田县的一个村子。当时有位患者情况非常严重,已经连出门都很困难,当时志愿者们去了家里了解了患者的现状,并根据患者的目前症状,为其填写了救助申请,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让他能感受到社会上有这么一个群体在关注他们的生活。

几天之后却传来患者去世的消息,志愿者们感到非常愧疚,认为还是没有及时给与他救助。这件事让武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至今他还会不时提起。他在这次探访手记中写下这样一句话:“他正在靠输液维持,我听到制氧机发出的‘嘟嘟’的响声,与他沉重的呼吸相应和,冰凉的机器,凄寒的环境,让人心里难受”。自此,他决定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大爱清尘志愿者活动中去,了解尘肺农民工家庭现状。

从负责黄冈地区的救援工作以来,他都坚持走进每一户待救助的尘肺家庭中去,这两年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罗田县。今年1月份,他第七次到罗田开展回访工作。罗田属于大别山地区,山势险峻,交通不便,有些通往村里的小路甚至十分陡峭,不过多次的探访已经让他习惯了这样的坡度,也逐渐适应了以往晕车带来的不适。

除了常规的探访,他也几乎没有错过每一场大型的传播活动,从职业病宣传周宣传活动到遗爱湖徒步,从校园招新到志愿者培训,从尘肺清明祭到回家乡话尘肺活动,只要有时间,他都会全身心的投入到每一项工作中去。


除了做好本地区的日常工作,武豹也愿意为其他工作团队分担责任。2016年,总部找到他,让他发挥学生的优势协助其他团队完成救治报告的撰写。武豹认为,救治报告是对捐赠人的回馈及对社会的公示,事关基金的公信力,所以很重要。于是他开始组织志愿者着手执行。但是没想到一份千字左右的报告竟然让他一度陷入绝望。“数量多,资料缺失严重成为了最大的挑战。”武豹补充道,“那时候我负责组织大家写报告,但前期首先要整理好每份报告中缺失的部分,做好统计,这就很复杂了。因为百余份的报告,不仅要为了缺少的资料和当时探访的志愿者反复沟通,还要和写报告的志愿者反复沟通。不断更新缺少的资料,不断记录各项进展。由于这项工作的特殊性,又不能交由其他人组织,因为再度重新开始只能是既费时又费力。”他说。那时候百度云盘用的最多,邮箱用的最多,聊天软件用的最多,无数个中午和晚上都在整理资料。资料整理好后,还要组织大家撰写,有个别志愿者写完后不符合质量要求,又得自己重新写。总之,用一个关键词概括就是“繁重”。好在最终按时按质完成,并得到了总部老师的称许。


带头工作,迎难而上


2017年暑假,武豹觉得暑假不能就这么荒废,他身为大爱清尘黄冈志愿者工作站站长,就更要起到带头作用,他要为尘肺病农民做点什么。他们通过大爱清尘总部,辗转联系了上海市肺科医院的尘肺病科主任毛翎老师为他们的调研,尤其是问卷设计提供建议。与此同时,原黄冈志愿者团队创立核心成员之一、现大爱清尘上海市工作区志愿者、目前就读于上海市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的研究生吴旻昊,听说黄冈志愿者团队要开展暑期调研,也联系了自己的这个小学弟,希望能跟黄冈志愿者团队一起调研。就这样,黄冈志愿者团队带着“国企大型职业病患者与煤矿尘肺农民的情况对比”和“尘肺病农民焦虑抑郁的现状及影响因素和干预研究”两个课题出发前往湖北省宜昌市。

谁知在湖北省宜昌市的调研,却困难重重。面对尘肺患者高度集中的村落,黄冈志愿者团队却不能有效开展调研。由于前期准备工作欠妥,没有实际和村委会进行过沟通,所以村里并不欢迎他们的到来,认为他们不是“合法”的手续进村,安全问题不好划分权责,更何况当地由于比较复杂的政治因素和历史遗留问题,并不欢迎和接纳关于尘肺病的调研。黄冈志愿者团队的成员们,只能分成两个小组,一组去和村委会沟通协调,希望能得到村委会的支持和帮助,让村委会相信大爱清尘是来帮助他们解决尘肺病家庭困难问题的。另外一组成员,则在村里悄悄展开了问卷调研。但是缺乏对村里的了解,村民也不是很配合,这使得他们在当地奔波了三天,每天填写问卷的进展可怜,大概只有2、3份,而与村委会的沟通又失败。可是武豹不想无功而返,他这几天叨唠最多的话就是,“绝不能一无所成,要拿出一些实质的成果出来才行。”抱着这种信念,并在其他志愿者的支持和建议下,黄冈志愿者团队决定前往湖南省涟源继续开展调研。

出于资金问题的考虑,黄冈志愿者团队只能硬座前往涟源,此时还正值酷暑,一宿硬座十分难熬,不仅没办法很好的休息,还要忍受车厢的燥热和一些难闻的味道。在坐了一宿火车后,还要再继续倒火车才能到达目的地,团员里女生偏多,可是队员们依旧保持着高昂的态度,咬牙忍受着困难。


不过湖南的调研,依旧不顺利。首先在于当地多山,交通极度不便,从市里到一个镇子上甚至没有班车,当地社工只能骑着摩托车带他们往返驻地与村子之间,费时费力,往返路上要花3-4个小时。而且8月份的湖南非常热,每次下乡都是对志愿者们的考验。更为麻烦的是,调研期间,患者多在外地务工,留在家里的患者少之又少,这和预期情况相去甚远,志愿者们感到很失落,在吃了这么多苦,开销带来的经费紧张后,依然没办法有效调研,队员开始出现情绪不稳定的情况。面对种种困难,最后黄冈团队依然完成了130多份问卷,3万多字的调研报告。


对于这次调研,武豹是这么总结的:“我们之所以能够坚持要完成调研,实事求是的说,主要是许多老师志愿者前辈都在关注我们的活动,我们认为困难总会过去的,不能够辜负了别人的信任和自己的初衷,好在大家都能够顾全大局,坚持了下来,也算是顺利完成了本次调研。我们团队能克服困难主要靠参与的态度和责任感,作为在大爱清尘锻炼的志愿者,把事情做好,不半途而废的觉悟还是有的。一开始来湖南之前预期情况应该会很好,但是没想到交通不便,患者不在家的情况较严重。感到很失落。担心完不成这次调研,既无法向关心我们这次活动的前辈老师交代,也难以向自己交代。来到湖南后,还是决心完成,绝对要有一个成果。于是我们分析情况,分别分工,讲明完成的必要性,大家从一开始的消极慢慢转变为有斗志,争取把这件事做好。”


始终如一,不言舍弃


在武豹担任志愿者两年多的时间里,他说他更多的是把参与这项事业当成一种非常紧迫的事情去做。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习惯:这是我应该去做的事,而且应该妥善完成。

作为高校志愿者团队,武豹一直在思考如何发挥学生的优势,在传播方面凸显大学生的特色。恰逢参加完去年七月份在京举行的全国区域工作推进会,会上明确提出推进“三进工程”,即进农村、进企业、进校园。于是他决定结合学生身份在“进校园”这一环节上下功夫。暑假结束后,他就开始通过微博私信的方式积极联络鄂东乃至湖北临省的各个高校志愿者团队,希望可以以分享会或座谈会的形式走进高校。不过初期联络到的团队好像都不了解尘肺病,涉及医疗方面的问题,他们都选择谨慎。这更增加了武豹要将尘肺病传播至高校的决心,他认为,占职业病中90%的头号杀手竟然鲜为人知,这本身也很可怕。后来通过长时期的沟通和说明,终于得以顺利开展“大爱清尘走进鄂东高校系列公益分享会”。目前,他们已在黄冈职业技术学院、鄂州职业大学和湖北师范大学成功举办了三场分享会。通过分享尘肺家庭的故事、大爱清尘在这一领域的工作方法和成就、参与公益行为的心得体会等全面系统地向高校学子介绍了中国肺病农民问题。而接下来,他们还会继续走进黄石市的一所理工院校进行传播。

国庆节前,大爱清尘总部想写一篇关于黄冈团队的文章,任务布置的比较紧迫,需要武豹和其他现役成员提供一些资料。笔者晚上断断续续的联系着武豹,眼看时间不早,已经快十二点了,笔者让武豹早点休息,武豹却说他们已经做好熬夜准备了。相比于对方的吃惊,武豹的回答则简单又平淡:“如果你有问题问或者不合适的地方需要我们改正。”他认为,“这是总部嘱托的任务,时间紧,既然是关于我们的东西,我们就有义务参与配合。帮助大爱清尘的伙伴共同完成一项任务,是我们工作的应有之义。”

武豹说:“两年里,我接触了许许多多的人。现在想来,如果没有参与大爱清尘的活动,或许自己不会成长为现在的自己,除去能力的一些提升,也更能理解同理心和常怀感恩之心的价值。这是任何其他平常公益行为所无法彻底给予的。因为长久的坚持,我也深得伙伴们的信任和支持,慢慢的从一名普通志愿者成长为站长,除了学长学姐的加持,我想更重要的是自己还能够始终如一,不言舍弃,即使不能做到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也愿意和能够尽力而为。

我能够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如同伙伴们给我的评价:专业严谨,认真踏实以及寡言少语。由于不擅长打交道,所以也就只能埋头做事情。

在大爱清尘的工作中,我也有许多不足之处。首先基于学生身份,在社会中的交流仍缺少经验和自信,有时很难完成相应的预期目标,比如9月份乡村医生培训计划没有取得黄冈地区政府工作人员的支持。其次在团队管理方面,我感觉自己的管理比较松散,致使团队成员缺乏归属感,做工作更多凭自觉和担当意识。

“但是我会尽力通过多接触、多联系、多配合继续锻炼自己的能力,以弥补不足之处。”

陈中和、吴旻昊等历任黄冈“前辈”对武豹的评价基本都很一致:话不多,肯奉献,但是又有自己的原则,是个包容、负责的人,更可贵的是,武豹的三观非常正,是怀着善良之心来做公益的人。

大爱清尘黄冈团队的工作,也常常会占用武豹不少的私人时间,家人也担心武豹会因此而影响学业,但是武豹让家人安心,他说探访都是周末去的,在大爱清尘能得到社会实践的锻炼,同时也认识了许多朋友。而作为一个平常的大学生,武豹也有自己的生活,当问起是否会影响自己的社交时,武豹说的很实在:“有时候会,但是都协调了,因为每次探访前也都和人约定好了时间,所以还是以探访为主。”当时的黄冈团队负责人王阳,会选择武豹作为新任救援部部长有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基本每次探访,都有武豹的身影。而武豹对这件事的描述非常轻描淡写:“既然是救援部的,探访当然应该去做啊。”

今年1月底,他继续利用假期时间和黄冈工作站元老之一、现上海工作区志愿者、就读于上海师范学院心理学研究生吴旻昊一起前往江西赣州开展了关于尘肺农民心理健康测评和信息收集的工作,这项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使得大爱清尘救心体系向前迈了一大步。


用心记录每一次探访


下面是武豹写的探访手记:

武豹探访手记

“1月底,我与大爱清尘上海工作区志愿者吴旻昊学长一起到江西信丰开展关于尘肺农民焦虑、抑郁的心理健康测评工作,并收集当地尘肺患者的心理信息。让我印象深刻的除了热情的客家文化,还有信丰城许多悲惨的尘肺故事。

走在信丰铁石口镇的路上,随处可见错落的煤堆和废弃的煤渣。高桥煤矿、合成煤矿、铁石口胜利煤矿以及信丰大桥附近的金兴煤矿让这里的人们有了较好的生活条件。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矿工患上尘肺病,仅我们到信丰的前后几天,就收到几位患者去世的消息,他们终究没能熬过这个冬天。

胡国庆老师曾撰写一篇关于尘肺家庭的报道——《爹死了,娘疯了,10岁女孩还要照顾瘫痪的奶奶》。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居住在信丰县小江镇下围村的赖玉婷。当地志愿者张玉英老师和吴旻昊学长去看望了这个小姑娘和她的弟弟,相较于家庭变故的那段时间,现在的小姑娘已经逐渐开朗起来。虽然仍有许多苦闷,可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和大爱清尘的关心下,已经变得更加坚强。

可赖玉婷的家庭故事仅仅是信丰尘肺悲剧的一个缩影。我们了解到的其他故事有丈夫因妻子的一句抱怨而服毒的,有为了不拖累家庭而卧轨的,有尘肺遗孤为寻求关注而主动攻击别人的……

信丰尘肺悲剧,远比我们想象的悲惨。

1月29日,我在铁石口镇高桥智慧岛幼儿园开展探访和测评。这里的幼儿园老师都是大爱清尘志愿者。

刚到幼儿园,就有一位患属在等着我们。一坐下,她拿出一大袋材料,全是关于她丈夫的各种诊断材料和相关证明。我了解到,她的丈夫是尘肺三期,家里本来在别的村子,后来为了丈夫看病和孩子读书方便,就搬到交通更便捷的村子定居。家里一共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已经结婚生子,远嫁外地。两个女儿分别就读隔壁小学的三年级和四年级。而自己没有工作,全家唯一收入是每年2040块钱的低保金。

我问,您丈夫现在在哪?她低头说,前两天去世了。再抬起头,已泪流满面。

我既惊讶又难过。

这个冬天,她攥着亡夫的尘肺诊断材料,不得不屈服于命运,苦苦渴望能为两个女儿的将来谋一条生路。

她收起材料,我们准备去她家里进一步采集资料

我们聊天时,她几次落泪,说话声音很小。屋外是幼儿园小朋友们的欢笑,屋内,是又一个尘肺家庭的悲剧。

走进她家时,远嫁他乡的女儿在家,怀里抱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我注意到她的眼神,满是无力和凄凉。

她们的人生无奈不仅是因为短时间内难以改善生存质量,无力面对将来,也因为亲人永远不在了,再谈意义也是多余。

信丰尘肺问题的严峻性不仅体现在尘肺家庭数量多上,同时体现在因家中丈夫丧失劳动力,导致家庭关系不和睦上:如妻子提出离婚或者离家出走,子女心理负担重,甚至有些尘肺子女患上了自闭症。面对这一问题,有一批队伍主动站了出来。作为幼儿园老师,她们不愿意看到小朋友每天带着愁容在自卑中生活,于是始终以极大的热情主动承担起这份社会责任。这些志愿者几乎都是女老师,同时也是本地最有动员力和影响力的张玉英老师的同事和亲友们。我们开展探访的这两天,从镇上组织义诊到入户挨家探访,全都离不开她们的统一组织、有序协调。虽然天气异常寒冷,但她们总能在有任何需要的时候出现,也能够带着我们两地奔波,不厌其烦。我想,热情的客家文化或许向来如此,但不同的是,她们真的很让人难忘。

调研探访的这两天,也有本地的几位大学生们加入了我们,她们或是张老师朋友的子女,或是因为深受老师们的感染,同我们一起开展测评工作。在她们的帮助下,我们得以高效顺利的完成了这一阶段的任务。

大爱清尘志愿者们在任务结束后合影留念

在信丰的两天,张玉英老师为我们提供了一切所需。张老师是幼儿园园长,也是大爱清尘在信丰的得力干将。本地的志愿者全是张老师发动起来的。

晚饭时,聊起大爱清尘的工作,张老师虽是长辈,但很是谦虚。作为在尘肺患者集中地区首先开展救援探访工作的志愿者,张老师单枪匹马,饱含大爱执着前行。即使最初面临阻挠和怀疑,她也没有放弃对这一事业的热忱。她说,我是幼儿园老师,不能看着那些孩子整天活在父亲随时离世、母亲随时出走的恐惧下。我有多少力就用多少力。

张老师尤其关注尘肺子女的心理健康。她认为,孩子是最可怜最无辜的。作为老师,必须要时刻关注他们,给他们鼓励。为了帮助这些孩子们健康的成长,张老师和其他志愿者在县城建立了以尘肺子女为主的儿童家园,把那些没有父母或者患上自闭症的孩子们接到儿童家园,为他们免费提供衣食住行,带他们到农场游玩。每到周末就一定要去看望他们。她说,有时候会因为忙而迟到,就会提前告诉他们,以免他们担心张阿姨不要他们了。同时,她还和这些孩子们的班主任建立了联系,希望他们能够多给予这些孩子们照顾,多在其他小朋友面前鼓励和表扬他们,帮助他们克服自卑情绪、树立自信心。

张老师的心愿是尽最大可能不让孩子沦为尘二代,她愿意用有限的力量无限地支持这些孩子们。如今,她成了本地尘肺患者最信赖的朋友,成了这些小朋友们离不开的张阿姨,她的家成了往来大爱清尘人的汇合点。

她说,既然开始了,就一定要好好做下去。

临别时,我们和张老师合影

信丰之行虽然短暂,却实在难忘。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有患者提前留下锦旗离开,因为张老师的家门始终对每一个患者敞开,所以第二天我们才注意到,张老师说,要是我知道绝不会让他们这么做。”

说起大爱清尘,对自己的事都说的很淡的武豹,反而话多了起来:“我觉得‘能救一个是一个,能帮一点是一点’这个口号就很好的表达了我们的理解。之前王老师跟大学生说希望他们回家乡关注尘肺病,我当时说这是青年的责任,王老师说,先不要谈责任,是紧迫。这个我印象深刻,所以做紧迫的事情,是现在从事公益的最有价值的选择。”

按照黄冈的传统,负责人一般在大三的上半学期就会选好接班人,而自己将准备继续深造或者工作的相关事宜,所以武豹也即将在大三上学期结束的时候,暂时结束大爱清尘黄冈工作站的工作。他与两个副站长达成一致,培养一个学妹接任新的站长工作。首先是不断重申大爱清尘的文化和宗旨,让她有担当的意识。其次让她主持策划活动,培养能力。并且考虑到她个人很踏实,也比较有能力,所以很适合接替工作。在自己的未来规划方面,武豹选择了继续深造,但是他说:“未来当然还会继续从事公益事业,公益有许多类型,选择一项最有价值的事情去做就好了。

更多精彩文章

大爱清尘·寻救尘肺病农民兄弟大行动

第七届推动解决尘肺病农民工问题研讨会

大爱清尘再度招标制氧机

大爱清尘基金多岗位招聘

苦行僧王克勤

听尘肺病人说,被尘肺病改变的命运

已经祸害数百万人的我,你们真的认识吗?

知识丨接触粉尘的职业及工种主要有哪些?

知识丨易患尘肺病的行业及工种


按住图片即可识别二维码小程序,圆50个尘肺孩子的上学之梦。


点击视频了解尘肺病与大爱清尘

点击“阅读原文”,寻救尘肺病农民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