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垄上诗荟第187期|吴昕孺、燕南飞、朱开见的诗

垄上诗荟2018-04-13 12:48:06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每周为你推送最动人的诗与远方

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本期主持:杨章池


在《牦牛》中,吴昕孺由欣赏者的身份进入,变成牦牛,又变成包括日月星辰的整个自然,视野由具体入微到天地浩大,气势雄浑。“像浓缩到极致的布达拉宫/像我高原上的父亲,和远祖”,在日趋萎缩的精神世界里,它“是子弹,是衔接天地的螺钉”,及至是神,代表着诗人的憧憬和渴望。


燕南飞追求着一种微妙的平衡:石头与静默——“你能否稳住一块石头?那上面的静默多么危险”马蹄与大地——马蹄声沸,却磨不平大地的棱角;我与暮色——“暮色多么苍茫,而我,多么渺小”,都在构成强烈对抗的同时产生一种劲道充沛的互文。当然,正如诗人所言,“一切皆可商量”。 


“让一个个雪人幸福地拥抱,学我们,相亲相爱/我们双手冻得通红,这是温暖的颜色”,因为怀着爱和温暖,朱开见的诗,平实中大有真意。



吴昕孺的诗

吴昕孺,诗人,读书人,写作者。出版诗集、散文集、小说集、长篇小说等著作20余部。现为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


牦牛


潘侯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节生毛,名曰牦牛。

                             ——《山海经·北山经》


1

在蓝天白云下

你的黑

像一发发嵌入肉体深处的

子弹

尖锐而又安详


尖锐已被磨蚀

磨成粗头、厚皮、长毛、短尾

磨成深胸、平腰、大腹、圆蹄

留下那角,形似

苍穹

似刚刚发射的箭

在抵达目标时

突然弯折

似即将闭合的圆

倏忽被尖控制

反成对峙


安详笼罩全身

像穿裙子的男人

像慵懒的斗士

像看透江湖纷争的侠客

像披着长皮袄的苦行僧

像缓缓移动的藏语

像含糊而浓重的梵音

像写成一团墨的汉字

像注重礼仪的西周

像浓缩到极致的布达拉宫

像我高原上的父亲,和远祖


2

我们都产自中国

中国,多好听的名字

辽阔如你的胸廓

它气候多变,内脏

同样需要保护

炎热与酷寒,裹挟着

风情万种


我们视力都不好

你是懒得看

我是看多了

在诗人看来,高原如猛虎

在你眼里,那不过是

一张虎皮

你以惊人的听力与嗅觉

坐上高原之王的宝座

你的悠闲里

藏着浪漫的锅庄

也藏着

暗夜的起伏和雄鹰的翅膀


你有3000米的起点

而我只有

日渐塌陷的故乡

在神湖边,你就是神

你由一枚子弹

转化成衔接天地的螺钉

是谁的手

在把你拧紧

或旋松?


3

我想,你的总数

曾经应该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是帝国的象征

以匹配你40公里的时速

而现在,它代表某一

濒危物种

VU(易危),在我迷离的目光中

仿佛张开口,等着你掉落的

无底深渊


看到那一道道闪电

突然消失

我的血液像一列

奔驰的火车。手臂蔓延的森林

冲决戈壁与狼群的拦截

却绕不过

有如锋刃的雪线

好在血液的火车,经过

无数驿站,抵达你

氧气稀薄的脚边


我惊讶于,那幕天席地的

宁静

那是何等神性的语言

书写在洪荒的纸页

像水流,立马

贯穿我的脑海、肺腑

乃至全身。然后

我变成了你,在湖畔

在草甸,在极端气候的心脏

和人类贪欲的边缘


4

我身体变黑,有时也变成

白色、棕色

或者金黄。我在冰雪中

熬炼强壮的黄金

我头上长角,却低眉俯首

长毛覆盖的彪悍

内化为

承载、坚忍

和缄默


我在继续变化

头、眼变成日月

毛变成星辰

肠变成江河,蹄印变成湖泊

心脏和肝胆

变成奇异的山川

高原在我的肉齿下战栗

而天空

挂在我的角上,像一只

漂亮的羚羊


我没想过走进永恒

我怀念那些缓慢的瞬间

尽管,有人

扯了白云

擦他手中的刀

我也见惯了那寒光一闪

我从不怕灭绝

但你们怕。你们怕

——违抗了神的命令!


燕南飞的诗

燕南飞,男,本名迟颜庆,1978年生。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潮》《绿风》等海内外报刊。曾获科尔沁文化政府奖、2016年第六届《大别山诗刊》十佳诗人等多种奖项。出版有诗集《慢时光》《边塞四重唱》(与人合著)。

    

那蓝

 

一壶酒可以将贫瘠的渴望耗尽。上午

九时一刻,一片蓝尚未命名

将我拖入其中,成为沦陷的局外人


科尔沁的草场不解风情

马蹄声沸,却磨不平大地的棱角

只携着菩萨的偈语,向更远方逃去

 

我愿意被云朵捉住,或者像鸟儿一般做一回浪子

你很难检验一下钟声

看它是否与尘世为敌

 

千帆已过。且不管虚空里画谁的脸庞

今生相遇,眼眸中还是水气淋漓

不管她为谁出一会儿神

——难题绑在马鞍上,达达响起

 

很难找到预先埋下的伏笔。我有一片蓝

像一口井,深不可测,轻寒中

就要把三世的悄悄话都吐尽了

 

这一日潮声无岸。马儿不肯回头

背上是它驮着的错误

 

牧羊界

 

河谷腾空,等好戏穿过垭口。有苍山拦路

渴慕人类满面沉着

漫长一生,不解风雪枯荣

 

唯我如残剑弃在世上,放牧群山

不顾纷纷烟火逃命

 

再饮一杯塞外星芒,这半生已然吃尽风月

——公羊抬头

那是不肯认输的脸

行路深浅,被一曲韶华遗忘

整个缝隙都等待吞下苍茫

 

高高举过头顶,满天都是腌制好的乐章

再大的难题也会在蛛网上撑下去

牧鞭如虎尾,抽在身上,如抽打一扇旧门 

 

梅边吟

 

我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把一朵梅花,养出诱惑

让它没有离开的理由,像从前一样

更爱自己

 

别看我有着一副冰冷模样,请相信

我是大地上一节枯木

随时可以躺下来,与你划拳,对饮

一切皆可商量,彼此互换位置,向另一个自己致意

 

青苔养不住小小羞怯。矜持,是一双翅膀

仓皇而逃,把一粒风种在体内

 

花朵的欲望是挡不住的

所有骨缝里的秘密都深不可测

一匹白马按照它的模样生长

暮色多么苍茫,而我,多么渺小

 

犹如半壁江山划进尘世

一个身影被越啃越瘦

靠垂钓另一匹白马的遗像活着

 

在牧场

 

能不能把隐约灯火再拨亮些

夜晚路太黑。我怕初秋的风迷路

小马驹找不到它的母亲

 

心跳是收买星辰的散碎银两

还想买下茫茫尘世片刻安宁

无数羊群曾在此留宿,纪念春秋暗渡

彼此都不是要等的人

 

我已习惯烟尘淹没视线。没有好酒

空杯,对影,三人

敬一杯苍茫古道莫相问

琵琶响处,捻断白发几根

 

能不能让牧铺上空的炊烟飘得更远

看着羔羊,用小蹄子撞醒黎明

它只想在母亲胸口撒野

像一个贱贱的乳名,不想长大


朱开见的诗

朱开见,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岳阳市作家协会诗创委主任,岳阳市诗歌学会副会长、秘书长,已出版诗集二部,有作品入选诗歌散文选本和中学课辅读物。    


下雪的时候


让雪花飘,轻盈的

我们打一场雪仗

无论胜负,都赢取快乐

我们堆雪人

让一个个雪人幸福地拥抱,学我们,相亲相爱

我们双手冻得通红,这是温暖的颜色

我们把下雪的消息发到朋友圈,让南方的朋友羡慕

最好配一首诗

如果你不会写诗,就拣白居易的为好: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样的好诗,足够我们多喝半杯


我乘春风探视故园


那棵树,守着故园,竖着耳朵 

谛听我回家的脚步

 

桃花开了

油菜花,挤满墩坡,准备好了夹道欢迎的仪式 

 

春风,送我,从湖南到湖北,从监利到小集成垸

故园,我的脚步是不是来得太迟

桃花等得落了一地

我还不如一只燕子 它比我还抢先一步回家


听雨


雨,性情温和,不紧不慢

下了一整天 


我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听了一整天 

像听一位女子叨叨自己的心思


我看见一位女子

隔着雨帘,朝我张望

我看不清她的脸,像看不清雨中那丛花


我还看见一滴雨,在树叶上滚动

揪住叶子尖尖,不肯松手

风一摇,溜下去 

它砸碎的声响

让我的心

微微颤了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街上的灯亮了

拖着一团水汽

睡意惺忪


垄上诗荟


《荆州晚报》国内统一刊号:CN42—0012。 

每周纸质版与电子版同时出刊。

垄上诗荟投稿邮箱

杨章池:379750356@qq.com

铁   舟:254632773@qq.com
陵   少:324017459@qq.com
柳   柳:568649157@qq.com

责任编辑  柳    柳

投稿须知

自选作品10首左右,附上本人简介、详细通讯地址、邮政编码、电话号码,以便邮寄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