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大象视界】香港邦瀚斯:从“苦行僧”施罗德先生的三件巨作说起

大象世界2018-09-13 07:27:43

最近这段时间,大象实在有一点疲劳,大约从国庆节开始,我们在各地的艺术市场第一线奔走,并几乎保持着每天至少一篇原创报道的节奏。本来希望在最繁忙的11月下旬能够休息两天,但大象接到了一个专题撰稿的邀请,实在让人无法拒绝。相信今天的这篇报道,会值得让您收藏。

 


2016年的艺术市场,称得上是佛像年,瑞士著名喜马拉雅艺术的研究学者乌尔里希•冯•施罗德将其毕生所珍藏的重量级作品交付给了香港邦瀚斯拍卖,这必定将引发市场的剧烈反响,而或许在未来的很多年后,人们还会记得,有这样的一场拍卖会。

 

大象之前曾经大致为朋友们梳理过中国的佛造像市场,中国内地的佛像拍卖大概也就只有年的光景,就在十年前,大部分中国买家对于佛像的认知仍然仅仅停留在明清宫廷造像之上,而到了近两三年,内地的很多买家才开始渐渐关注到了更早期、更具艺术含金量的丹萨替寺造像或者尼泊尔马拉王朝早期造像。在这个领域,欧美藏家的收藏和研究,比我们足足早了半个世纪!而在这其中,年逾古稀之年的冯•施罗德先生便称得上是一位教父级的人物!

 


冯•施罗德和收藏家杨子先生


对于熟悉佛像市场的朋友人来说,施罗德是一个无需要进行过多注解的教父般的名字。



对于很多藏传艺术收藏家,每当新拿到一尊造像,最先要参考的就是乌尔里希•冯•施罗德编写的两套红皮巨著-《印度与西藏的铜造像》以及《西藏佛教造像》。迄今为止这两部依然是业内最为权威且唯一的百科全书式著作,是任何公共或私人图书馆的必备书目。三十余年坚韧不拔的研究与实地考察不仅造就了这两部鸿篇巨制,也使施罗德先生成为业内公认的权威学者。对于一个纯粹源自于东方的伟大宗教艺术,一个西方人,为此付出了毕生的心血。

 

施罗德先生成长在一个热衷于亚洲文化研究的环境中。他的曾叔祖父利奥波德•冯•施罗德(1851-1920)就是一位多产的印度学家,不仅为家族留传下众多著录,也为施罗德先生带来诸多影响与启发。


烏爾裡希•馮•施羅德,22歲,1965年首次拜訪尼泊爾,

於帕坦黃金寺。施羅德先生即將問世的兩卷著作《尼泊爾石像》

中將出版三千余張圖片,其中很多便來自於此次尼泊爾之行


1965年,年仅22岁的施罗德先生在完成了大学建筑学的课程后开启了一次东方之旅,正是这次旅行,改变了施罗德先生的一生。根据施罗德先生的回忆,他第一次被东方的佛造像艺术打动,是在阿富汗看到了犍陀罗艺术,我们都知道犍陀罗艺术是两千年前欧亚大陆文明的一次碰撞,希腊式的面庞,东方的精神内涵,对于施罗德先生而言,这让他看到了在欧洲所无法遇见的心灵感动,从这一刻开始,施罗德先生一生便和喜马拉雅艺术结缘了。

 


烏爾裡希•馮•施羅德,1993年於藏南鄂爾寺編寫造像資料


也就是1965年这年,施罗德先生便开始在尼泊尔的加德满都买唐卡,当时在全世界,几乎没有人对唐卡感兴趣,施罗德先生买下10张唐卡,花费了差不多100美元。同时,他开始系统性的收集尼泊尔当地的佛造像资料。

 


烏爾裡希•馮•施羅德(左)與Alain Bordier(右)於1993年在藏南夏魯寺中拍攝《西藏佛教造像》中268C-D號(1056-7頁)銅像


1980年,施罗德先生第一次来到了西藏,在那个时候,是几乎没有外国游客涉足西藏的,施罗德先生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每一个藏传佛教圣地。1981年,施罗德出版了《印度-西藏金铜造像》一书。之后,施罗德先生一发而不可收拾,九十年代,他先后14次探访西藏进行深入研究,最终于2001年完成了经典巨制——《西藏佛教造像》。施罗德先生将藏于偏远西藏寺庙中的两千余尊造像展现在我们面前,如果不是施罗德先生的非凡付出与努力,这些艺术瑰宝恐怕至今仍无法为世人所知。有人这样评价施罗德先生的著作:“在其它任何地方都难以从单一著录中找到大量的有说服力的可比造像,而在施罗德先生书中,不仅能够找到四尊、五尊、六尊、甚至更多,而且这些可比案例往往还都出现于同一页上。”这种成千上万素材的积累,全部都来自于一次次苦行僧独行侠般的深入探访采集,这便是施罗德的伟大之处了。

 

做了这么多人物介绍铺垫,大象还想说,据我了解的情况,这么一位大学者,大行家,他行走一生所收藏的佛教艺术品梳理其实非常的有限,但是拿出来,每一件都称得上是可圈可点的重器,同时,这样一位花费半个世纪倾心于佛教艺术品的欧洲人,从这次上拍的作品,我们便能看出他选择藏品的不凡眼光,这种眼光相比较国内的大部分藏家,何止超前了十年八年?接着,让我们一起欣赏一下这次亮相香港邦瀚斯的三件重器吧,它们都为施罗德先生至少珍藏了二十年左右。

 



我们首先一起来认识一位17世纪的西藏艺术大师吧,在佛像领域,类似于“名家制作”的概念凤毛麟角,而如果这位艺术家又是一位活佛,那这种效应所产生的市场附加值当不可估量。就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嘉德秋拍上,一尊一世哲不尊丹巴祖师像拍出7300多万元的高价,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了这位蒙古活佛的艺术魅力。而早在二十多年前,施罗德先生就已经深入研究了另一位西藏地区的活佛艺术家——十世大宝法王却英多吉。

 


十世噶玛巴却英多吉(1604-1674)

玛尔巴迎见诗圣米拉日巴唐卡

绢本设色;未经修复;画芯正面有金色藏文题记,指明此画为大师所作。

画芯尺寸:51 x 31.4厘米(20 1/8 x 12 3/8英寸)

10,000,000 - 15,000,000港元

著录

乌尔里希•冯•施罗德,西藏佛教造像,卷二:西藏与中国,香港,

2001年,807-8810页,图XII-23

来源

乌尔里希·冯·施罗德珍藏,自1998

 


如果您不是专注于佛像市场的专业人士,这样的一幅“唐卡”是否颠覆了您对于这一藏传佛教传统艺术的所有想象呢?之间画中所绘人物,人物画形象夸张,富有诙谐之趣,
一张唐卡中,所绘11个不同的人物和13个不同的动物,大量采用没骨技法,笔法简略,随心应手,粗粗看去有几分明代名家陈洪绶的影子,画中动物,也让人联想到了著名的八大山人笔下不同凡响的各种生灵。而整个画面,在描绘佛教人物的同时,却充满着鲜活的生活气息,令人有一种暖暖的感动油然而生。

 


唐卡上,我们能否发现一行半金汁书写的藏文题记
:

mar pa lo tsai sku brnyan di rje btsunchos dbyings rdo  rje phyag bris thugssras kun tu bzang po la gnang ba byin brlabs can ||

汉译大意为:“此幅具有精神内涵的绘画是德高望重的却英多杰送给他的亲密弟子昆都桑波巴登嘉措(1610-1684的。”

我们便能百分百的断定,这件唐卡便出自于明末时期,著名的噶玛噶举派活佛——十世大宝法王却英多吉之手。

 

却英多吉是一位特别有故事的活佛,也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他的人生经历有一点点像那位丢了江山的艺术皇帝宋徽宗,这位却英多吉活佛一生坎坷,却成就了其独一无二的伟大艺术。而很长一段时期,他的艺术都不为人所知,而据大象所了解,施罗德先生,正是全球最大的却英多吉艺术的私人藏家。

 

我们曾经不止一次的提到过,藏传佛教在后弘期先后产生了五大教派,在明代时期,占据主导地位的是噶举派。噶举派有诸多分支,其中,却英多吉的噶玛噶举派是当时最大的一个分支。

1612年,噶玛·敦迥旺布建立了藏巴汗政权,年少的十世大宝法王却英多吉被推举为了“全藏法王”,而这在此时,西藏的另一股佛教势力正在兴起,并酝酿着一场大风暴。

1640年,新兴的格鲁派黄教领袖五世达赖和四世班禅联合蒙古人固始汗攻打藏巴汗政权,最终,仅仅建立二十多年的噶玛噶举派政权被推翻,却英多吉活佛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逃脱,最终只能长途跋涉,远赴云南丽江木氏土司府上寻求避难。直到1663年,花甲之年的却英多吉才得以返回西藏。作为一名宗教领袖,却英多吉在政治上显然是不如意的,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人生际遇,成就了他的伟大艺术。


位于拉萨西郊噶玛噶举派的主寺楚布寺

 


权威的首都博物馆研究院黄春和先生对于这幅唐卡进行了考证,画面中的11个不同的人物身份,都可以一一详细考证得知。由于篇幅的关系,我们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只是告诉朋友们一个最终的结论,整幅画面,描绘的是噶举派的鼻祖玛尔巴大师(1012-1097)和他的妻子达麦玛(无常母)。玛尔巴大师,本名却吉罗追,是藏传佛教噶举派创始人和著名的译经大师。土观活佛在《土观宗派源流》中进行了高度的概括:


“他初从卓弥学梵文,后三赴天竺、四赴尼泊尔,参访那诺巴、麦哲巴、吉祥智藏、寂贤等大善知识一百零八人,尽学《集密》、《胜乐》、《喜金刚》、《摩诃摩耶》、《四座》等大瑜伽父续、母续的讲解、教授、实修等教法,并悉数翻译流布,依弥勒巴生起大手印的彻底证悟。”

 

作为噶玛噶举派十世大宝法王的却英多吉描绘的是噶举派的开山鼻祖玛尔巴的生平事迹,这其中的非凡宗教意义不言自明。而大象这里还是希望从其画面的艺术性本身出发去进行一些解读,却英多吉独特的艺术语言和他的坎坷人生经历密切相关。

 



玛尔巴妻子达麦玛和弟子米拉日巴之间,绘有一片沼泽地,地上有青草和水潭。草地上可见两个黑色的大酒坛,其造型样式正是丽江当地流行的生活器具,旁边又有一个伞状的粮垛和一个供台,粮垛上泛着珍珠般的白点,像征财物的丰赡,在却英多杰的其他作品上也可见类似的粮垛表现。它们的右方又绘有两只鸡,一公一母,其中公鸡体形稍大,亭立于达麦玛身前,红色的鸡冠和艳丽的羽毛格外引人注目,与达麦玛的花裙恰好互为映衬。画面左侧又绘有一只山羊和一头水牛,它们驯服地趴在地上,似乎正在聆听玛尔巴讲法。却英多吉在描绘一位本派祖师事迹的唐卡上,却意外的向我们展现了一幅极具田园趣味的童话场景,令人叫绝。

 


黄春和老师认为,这样的画面正是却英多吉绘画中高妙的禅意所在。他选取的题材、采取的构图形式、使用的色彩、运用的手法、表现的人物、动物和景物的形像特征、人与动物的形态与神态,以及他们互动的关系,都在营造一个生动活泼、真实自然的现实生活情景,这个
现实生活情景正是禅宗修行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画面上的人物和动物都在忙于吃喝,各人不是拿着饭钵,就是举着杯子,且食且饮,地上满是粮垛和酒坛。这一情景展现了世间生活的真实状态——朴实、自然、自由、洒脱,表现的正是禅的基本追求,即禅的生活化。

 


唐卡中央部分表现的是以玛尔巴为中心众人饮宴的场景:玛尔巴大师悠闲地坐在草地上,娇艳的明妃一旁温情地服侍他,蓝天白云,山花烂漫,绿草如茵,这一场景完全没有宗教绘画庄严神圣的意味。黄春和老师认为,这里面寄托的,或许正是却英多吉对于平凡、自由、宁静、安详生活的无限向往,也是其流亡避难生活的重要精神寄托。

 

令人惊叹的是,如此具有东方禅意思想和历史背景的神物,却被一位西方人认识到了其深刻价值所在,并视为珍宝的珍藏了起来。

 

之前我们说,这位命运多舛的艺术天才的作品,让我想起了宋徽宗,失去了江山但留下了千年的永恒;或许也让我想到了八大山人,在破碎的山河下挥就了不朽的名迹。却英多吉活佛,多舛的命运反而成就了他的眼光和气度,悲悯的人生让他更深刻的领悟了人性和神性,最终开创了“兼容并蓄,唯美复古”的不朽艺术。却英多吉存世的唐卡,如今相当一部分保存在云南丽江博物馆中,而盘点公私所藏,施罗德的这件绝对称得上是最重要的之一,却英多吉存世唐卡中,具有类似明确题记的存世只有三幅,此为其中之一;而这幅所绘又是噶举派的祖师,由大宝法王本人亲自来描绘噶举拍的上师传承,这件唐卡不仅是噶举派绝无仅有的圣物,也是包含了西藏宗教和历史内涵的实物见证。也正是这个原因,却英多吉在这幅唐卡中体现了其所有的虔诚之心和艺术成就。






金刚手俱毗罗复合铜像

由题款指认为十世噶玛巴却英多吉(1604-1674)之作

实心铸造,表面残留鎏金、泥金及蓝色彩绘,凹陷处有积成物,腿部经旧时修复;配有十三世纪木质彩绘佛龛。

铜像:高14.3厘米(5 5/8英寸);

佛龛:22 x 20.3 x 15厘米(8 5/8 x 8 x 5 7/8英寸)

估价:13,000,000 - 18,000,000港元

著录

Adrian Maynard,“Advertisement”,刊载于OrientalArt,卷XXXIII2号,1987年,122页。

乌尔里希•冯•施罗德,西藏佛教造像,卷二:西藏与中国,香港,2001年,74067545页,图XII13,图版175;并用于书脊、封面、卷首及卷尾插图。

来源

Adrian Maynard珍藏,至1986

苏富比,纽约,19941130日,235号拍品

乌尔里希·冯·施罗德珍藏,自1994

木质佛龛购于1996

 


刚才我们已经说过,施罗德是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个系统的了解、研究、收藏却英多吉作品的学者和藏家,这件奇特的造像宝座上刻有题款一行,
rje btsun chos dbyings rdorjeI phyag bz,译为:“由德高望重的却英多杰所作”。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尊神秘而奇特的造像正是施罗德所著巨制《西藏佛教造像》的封面!这部著作的重要性刚才我们已经做足了铺垫,而作为整本书的封面,它绝对称得上是西藏艺术领域的家喻户晓的作品之一了!

 

如果看过前文那幅却英多吉唐卡的创作背景,我们再看看这尊造像,对于这样一尊几乎有别于,甚至超出于很多人对于佛造像认知的这件艺术品,或许我们会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和之前看到的唐卡一样,这件造像既有异想天开的风格,又体现了大胆创新的图像学应用。

 


主尊右手执金刚杵(
vajra),左手持母吐宝鼠(nakuli),其形像为金刚手菩萨加财神的综合体了,呵呵,所以,邦瀚斯图录上,将其定义为“复合铜像”。他面含微笑,双唇丰厚皱褶,下颏圆阔,发型悦目但非中规中矩。他腹部浑圆,身材似侏儒般矮小可人,脚踩蛇神“那伽”(naga)于仰莲座上,莲座两端各设大鹏金翅鸟“迦楼罗”。

 

如果说,却英多吉创作的唐卡,结合了中原绘画的画风,和同时期的八大山人乃至陈洪绶遥相辉映;那么却英多吉的造像,则是融合更更加高古的早期克什米尔的风格,但却显示出他自己特有的领悟和真趣。

 


带有类似题款的造像,已知存世只有七尊,其中另外两尊著名的造像存于拉萨的大昭寺中。这些却英多吉造像的一个共同的趣味特征便是,他以史无前例的方式创造出了佛造像的图像学元素,甚至其中的很多造像都无法识别出具体的佛教题材,给今天的人们留下了太多的谜团和研究的乐趣了。

 

由于这尊造像实在太过于有名,因此,一直以来,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对于这尊造像的年代有着不同的观点,甚至有观点认为,这尊造像远非十七世纪的作品,而是创作于吐蕃时期,在却英多吉的时代加上了题款,因此,造像对于却英多吉的艺术产生了甚远的影响。

 


支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
400多年的时光可能不足以让这尊造像产生如此的磨损和包浆。但支持为却英多吉亲手制作的学者们则认为,这类表面磨损多见于那些在宗教仪式中反复历经洗礼与把玩的造像。所以,这尊造像非但是却英多吉亲手所制,更是他每日敬拜拂拭,爱不释手之物,同时,因为却英多吉颠沛流离避难,因此,其随时携带的造像也会留下这种磕碰痕迹。

 


大象个人,更倾向于造像为却英多吉亲手制作的这一观点,因为纵览上下一千多年,实在没有任何一位大师能有这样独特而神秘的造像风格,唯有却英多吉活佛了。我们需要知道,藏传佛教的造像,其铸造一定有着一套十分严格的规范和惯例,姿势、手印、法器、身型比例,都是有着严格要求的,毕竟它们是要用作祭拜的圣物。而也只有像却英多吉这样的活佛艺术家,在修习冥想中灵光闪现,才会产生这种带有偏离惯例创作灵感的“复合型”神物,这正是这尊造像为何受到业内如此重视的原因了。这或许也复合却英多吉大师坎坷的艺术人生,外表狂野不羁,而内心纯真善良。



市场所见却英多吉的造像作品十分罕见,去年的香港翰海首拍,一尊却英多吉“如我像”以1400万港元落槌。



施罗德先生本人也对于这尊造像极为重视,不仅将其用作了自己所著巨作的封面,更是为它后配了一座十分精美稀有的十三世纪佛龛。二十余年来这座佛龛在施罗德先生宅邸为这尊神秘的造像提供了庇护,两者也一同出现于《西藏佛教造像》中。

 





愤怒相金刚手巨型铜像

西藏,十三世纪

分六段铸造,以铆钉相接,于宝冠、项圈、及手脚指甲处嵌红铜,装饰物上后嵌绿松石及珊瑚,面部与发髻处有泥金、白色及橙色彩绘,背部可见装藏封口。

1.04米(3英尺4英寸)

22,000,000 - 28,000,000港元

来源

乌尔里希•冯•施罗德珍藏

1995年购于伦敦

 




邦瀚斯施罗德专场的另一件绝对重量级造像!
1.04米高的愤怒相金刚手巨型铜像称得上是整个西藏造像史上存世的黄铜造像之最,其重要性,完全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尊馆藏的早期喜马拉雅造像相比肩!

 


唯一的西藏大型金剛手菩薩造像。十三世紀憤怒相金剛手菩薩銅像,藏於夏魯寺,高84釐米(加底座99厘米)(圖片:1994年)。圖片來自烏爾裡希•馮•施羅德,西藏佛教造像,卷二,香港,2001年,1114頁,版圖292A


在存世的西藏造像中,接近如此大体量的大型金刚手菩萨仅仅只有一尊,如今藏于夏鲁寺中,但其只有84公分高,且工艺相对逊色很多,损坏程度也较高,完全无法和施罗德先生收藏的这一件相提并论。施罗德先生的这件收藏,完全体现了元代时期洗澡造像的最高艺术标准了!



西藏  般若波羅蜜多經經頁(細節)  約十三世紀晚期至十四世紀

魯賓藝術博物館藏,可以和施罗德先生收藏的大金刚手相比对,年代一致


13世纪的元代时期,要铸造体量如此巨大的造像,接近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时,这种巨型铜造像采用的是分段铸造工艺,先将铜像分为数个细部分别铸造,而后拼接而成。我们所见这件1米多高的大金刚手分为了6段进行铸造,其背部留下了原始铆钉沿接的痕迹,但令人惊叹的是,造像的正面,完全找不到任何一点拼接的痕迹,使得整尊造像看上去浑然一天,其工艺之精湛可见一斑!

 



这尊巨型造像另一个独特之处是红铜的镶嵌,尤其是手脚指甲,所嵌红铜厚实而富有光泽。这种工艺水准,几乎没有任何一尊十三世纪同时期的大型造像可以进行比较。

 

说到这里,我们还是再次回到我们今天的主题,作为半个世纪的顶级学者、大行施罗德先生的独到而超前的选件眼光。

 


施罗德先生自己的收藏,鲜有涉猎那种装饰繁复,鎏金亮丽的造像,而这件配饰风格较为简易古朴的巨型造像,十分能体现他的收藏眼光,在几乎没有任何辅助装饰之下,最大限度的体现出了造像本身压倒性的力量与体格,让我们看到的佛造像最具本源性的精神性和生命力。

 

2015年纽约佳士得安思远专场

西藏11/12世纪 铜瑜伽士坐像    落槌价420万美元


大象和一位业内专家讨论这尊造像的时候,我们还聊起了另外一尊有趣的造像,这便是出现在去年纽约佳士得安思远旧藏专场上的一尊12世纪的瑜伽士,两者尽管从体量、工艺、宗教含义方面截然不同,但都是偏早期十分具有独特性的西藏造像,从艺术性和珍惜度上可以相提并论。

 

一代传奇大行安思远自然有着非凡的审美眼光,这件12世纪瑜伽士成为了他最钟爱的造像之一。尽管安思远的涉猎并非仅仅限于佛造像,但这种选件的眼光,完全可以和施罗德先生进行类比,一生和古物打交道的顶级大行,真正能够吸引到他们的,一定不是那种精美华丽的外表,而是能够感动内心的艺术震撼力和无与伦比的稀缺性。

 

不知不觉,大象在今天的这片推送中已经打了7000多字了,要为今天的文章做一个总结,突然觉得难以落笔,对于一位令人敬仰的苦行僧般的西方学者,再多的言语也无法表达我们对他的敬意。

让我们还是回到市场本身吧,无论哪个传统艺术门类,“名家旧藏”概念一直都是市场最大的附加值所在,这背后,显然不仅仅只是真伪的保障或者是名牌的标签,我想,更加值得我们去深入挖掘的,还是一位大师级藏家的选件眼光。尤其是在佛造像领域,西方顶级学者或大行的研究和收藏,要比我们早整整几十年,而从邦瀚斯所呈现的这几件重量级藏品看,即便放在今天的中国佛造像拍卖市场上看,施罗德先生的藏品,仍然是超前于我们这个市场的,一起期待香港邦瀚斯秋拍上的有缘人吧。


香港邦瀚斯2016年秋季拍卖会

诚虔韵映: 含乌尔里希•冯•施罗德珍藏精品

拍品总数:42

拍卖时间:20161129日下午6:00

拍卖地点:香港邦瀚斯艺术廊香港金钟道88号太古广场12001


【大象视界】经典藏品


【大象视界】由获得融资,大举扩张的艺典中国特别投放广告支持,上艺典中国,躺着参加各大拍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