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工作3年后,还来得及捡起当初的梦想吗?

小红书成长笔记2018-08-11 08:10:34

 4号员工陆伟,目前在福利社技术部负责智能采销系统的开发。2013年9月入职至今,他被问的最多的就是,你为什么加入小红书?后来又变成,为什么能坚持这么久?在他看来,无论是做选择,还是坚持下去,都是因为心中的“阿米尔汗”。



时光倒退到2011年的那个初夏,5月份的北京已经开始隐约变得燥热,那一年我大四临近毕业,我躺在我的8人间寝室的上铺,旁边是吱吖吱吖的小电扇,我刚在笔记本电脑上看完一部电影,阿米尔汗主演的“三傻大闹宝莱坞”。


电影中有一句台词深深打动了我,“追求卓越,成功就会自己找上你”。我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到底应该朝哪里走去。


 

1/

逐梦IT,我要像比尔·盖茨一样改变世界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去了一次图书馆,说来惭愧,那是我第一次去我大学的图书馆,只因我想弥补一下遗憾。

 

我走到了计算机相关的书籍的区域,我就看到一排排的书籍,MySql与PHP,HTML入门指南, C++入门到精通、从精通到颈椎病等等等等,应有尽有,每一本书都充满了魅力,而觉得自己异常无知、渺小。

 

我终于想起来,那年windows 95横空出世,Bill Gates成为全民偶像的时候,我也曾经在新买的文曲星上,设下过终有一天,我要成为比尔盖茨一样的人这样的开机语。

 

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曾经是多么渴望成为一位改变世界的程序员!

 

而这样的梦想,曾经被我丢了。

 

高考填志愿时,我虽然有意选择了号称信息黄埔的北邮,却因为那么一点点的贪慕虚荣,擦掉了起先的第一志愿计算机,改为了北邮分数最高的通信工程,但是大学期间所有的通信相关课程我只是应付了事,学的最好的一门课,却是C++程序语言设计。

 

按照当时的情况,我将在毕业后加入一家通信公司,为大家的手机信号作出一点微小的贡献,或者,为能从大家手里多骗一点话费而努力。

 

我很清楚我并不喜欢通信行业,我惊觉在一个我不喜欢的行业里,我是不会有所突破的,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位卓越的通信专家,我也不可能获得任何意义的成功。阿米尔汗的那句台词在叩击着我的心灵,我终于,想起自己该去做什么了。


我要去成为一名程序员,我要去互联网,我要去创业,我要去改变世界。



2/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互联网的向往

然而……


之后我回绝了手上的所有offer,一腔热血般的走向了自主创业的道路。我找到了合伙人,我的项目成功入驻到了同济大学创业园区,打算在自己一直深感兴趣的智能家居行业有所冀图。然而,生活开始诠释: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我那仅限于大学大作业水平的编程技能,在自主创业期毫无用处,我也没有办法让我找来的优秀合伙人和我齐心协力,在开始三个月后,我们连产品雏形都没有。我就觉得项目毫无希望,实在不是坚持不下去,而是在各种技能缺失的情况下,此刻放弃才是一个识时务者的选择。

 

我丝毫没有觉得遗憾,反而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放下一切重新开始了。

 

张江那里一家三个人的初创公司接纳了我。老板表示只能给我一份勉强够活的薪水,由于之前项目的失败,我还欠了一笔债,但是内心的阿米尔汗出现,他告诉我,“追求卓越,成功就会自己找上你”,我毫不犹豫的收拾包裹就去了那里。

 

我开始了一段苦行僧般的工作历程,张江很遥远,租的房子更远,每天骑着问一位师兄借的小电瓶车,往返于公司与住所,白天对着项目摸索,晚上回到只有若干个平方的冰冷出租屋,窝在开着电热毯的床上,架上小桌子,边看书边练习书上的编程题。


在正式开始工作的第一整年时间里,我看掉了20几本相关书籍。

 

项目依然进展的不顺利,我们的产品是一款平板点菜系统,那个时候ipad刚刚问世,平板设备的价格异常高昂,餐厅小老板们关心的不是产品好不好用,而是会不会被偷。所以,产品销售乏力,核心人员相继离开,我也选择离开,但我这位菜鸟的表现得到了认可,老板甚至在我走之前表示那些还没到期的期权依然可以给我留着,虽然我们都知道,最初成为点餐大鳄的梦想已经和我们渐行渐远。

 

于是我再一次面临选择,当时一家500强公司给我发出了offer,另一家是一家20多人的创业公司,给出的薪资报酬显然差距明显,但是每当我做选择的时候,阿米尔汗的那句电影台词就会出现,我没怎么想就选择加入后者。



3/

众里寻它千百度,不在张江、漕河泾,在复兴中路


直到我看到小红书的招聘启示,深受吸引并最终加入前,我在那里呆了一年零六个月。我在那家公司成功成为了一位涉及前端、后端、iOS的多面手。

 

小红书最初吸引我的,其实只是那一篇招聘启示。



这篇招聘启示几乎满足我所有对硅谷style创业公司的想象,当时比尔盖茨的故事已经逐渐远去,人们开始讨论Google乃至Facebook,车库创业、别墅创业,在阿里还没有怎么开始讲述它的十八罗汉的时候,这些故事就已经充斥着创业者的大脑。

 

所以,就算面临家中老父的压力,希望我能少折腾,多挣点钱给他看,但在复兴中路的一间小民房里,毛老师含蓄的表示难以支持我稍微涨一点薪资的要求的时候,我短暂思考了一下便同意加入。我只是在思考怎么回去应付我的老爸。


我内心的阿米尔汗再次出现,他和我说,追求卓越,成功就会自己找上你。而我确信,在这里我将获得比以往更快的成长速度。

 

当时,毛老师说,你看,我们这里,我拿8000,Miranda拿8000,我们这里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上海还是一座需要一定生活成本的城市,我们认为8000是一个合理的数字。

 

我对毛老师说,我可以,我加入。毛老师很开心,站起来和我握手。

 

我对他说,我还需要回去说服一下我的父亲,他说好。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毛老师几乎每天都会发短信过来问我的父亲是否已经同意,终于有一天我答复他,我父亲同意了。毛老师又是很开心,回复我说,真是一位深明大义的父亲啊!

 

后面的情况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所做的事情,让我根本没空去想自己到底有没有来对地方,看着自己从0开始做起的产品逐步积累用户,感受到他们的喜怒哀乐,这种体验让人完全沉迷。

 

我当时的室友评论那时的我就说,感觉我进了一个传销组织,因为自从我入职小红书后,就没怎么见过我。


4/

处境逐渐明朗,挑战与日俱增

 

2014年下半年,小红书开始尝试电商方向,作为当时仅有的两名后端工程师,我开始接手整个电商系统的开发,在我们第一次开放购买的前一天晚上,凌晨12点,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的交易流程中并没有设置库存的概念。这样意味着商品将会不被限制的购买。

 

于是我给毛老师发了一条微信,我说“毛老师,咱们这交易似乎没有设计库存?”毛老师回复我说“还真是,那你加一下吧。”于是我花了几个小时在ERP商品管理里面加了一个库存设置,并接入下单流程中。就是在这样的体验下,凌晨四点钟的上海几乎每天都见。

 

可能我坐在椅子上写代码的样子变成了当时公司里每个人的一个固定impression,米老师在某次下班走下楼梯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张照片。我回过头去看了一下,时间是晚上11:43,我的夜生活刚刚开始。


 

虽然很艰苦,但那个时候,脑中的念头其实很纯粹,那就是把事情做好,然而每天回过头来看自己的变化,又能深切体会到自己的成长。

 

我们搬离了小民房,进入了一栋4层的小别墅,然后我们离开了小别墅,又来到了复兴SOHO。我们的处境逐渐明朗起来,但是我们的挑战却日益增长。

 

2015年的6月,第一次66大促如约而至,在充分的市场宣传和史无前例的投入下,我们从没见过的巨大的流量来临,对我来说,最大的一次考验来临了。凌晨1点,当时我负责的秒杀系统垮了,6个apple watch被同一个黑产用户买走,舆论瞬间爆炸。

 

因为是在大促前一周临时接到任务,秒杀系统只是沿用了14年10月最早开发出来的那一个版本,怎么也没有想到,已经正常运行了好几个月的程序就这样一败涂地,我感觉到了用户的骂声在把我淹没,在Miranda沉着冷静的向用户宣布第二天我们会重新开启一场apple watch的秒杀之后,我的任务就变成了到天亮前,重新开发一套秒杀系统出来。

 

而背景是,除掉当时的技术负责人之外,我们只有三位工程师,除了我还有雪亮、俊豪。我们几位工程师在之前几个礼拜连续的压测,系统调优中,已经严重睡眠不足,按我们打游戏的说法,就是血槽本身已经是黄血,这样一个任务在这样的背景下显得异常艰巨,而我并没有选择。

 

当时iOS的小伙伴朱老师选择留下来支持我,受到鼓舞的我戴上耳机,平复自己的情绪,就开始写,设计了一套全新的秒杀交易流程,补上了每一个可能的漏洞,早上八点的时候,我终于完成了开发,此刻我的心跳在不由自主的加速,我的意识开始涣散,我几乎是爬着走进隔壁的一间会议室躺下,那时,说来好笑,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不能死。


 

所幸一切顺利,之后的秒杀顺风顺水,半年后的第一次红五的秒杀活动更是波澜不惊。

 

在小红书的经历和我以往有什么不同呢?我觉得是,在这里能每天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推着你走,而这个,又是基于我们都十分坚定,我们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在小红书的每一天,都让我可以坦然的面对我内心的那位阿米尔汗


扫码加入小红书,找回当初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