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在印度对话苦行僧:因为超越,所以自由

Jamie陈泳斯2018-09-01 11:05:18


一无所有,无所牵挂让我重获新生。



六月的瓦拉纳西,好比一个高温的蒸笼。


遇见他时,我正坐在恒河边的一家 Cafe 写作。老人穿过阳台,打趣地问我:“小姑娘在做什么啊?”


我蓦地转过身,只见老人满头银丝,留着长长的发绺和胡子,半裸身体,裹着黄棉衣,皮肤干瘪又晒得通红。这是典型的苦行僧打扮,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因为和苦行僧聊天,是我来瓦拉纳西的一桩心愿。


“ 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正在写一篇关于苦行僧的文章。没想到这就遇到了您。”


“ 哈哈 ”,老人仰天大笑,“ 那你打算写什么啊?”


“ 我在重看一部叫 Beyond 的纪录片,讲的是三个美国小伙子在瓦拉纳西拍摄圣人的故事,我想把这部有趣的片子分享出去。”


“ 哦,我也看过,拍得还行,但缺了点什么。这几个年轻人还是稚嫩,别人告诉他们什么就相信什么了。”


也许我碰上一个尖锐的苦行僧了,心中既是敬畏又是喜悦。来自加拿大的他已经在瓦拉纳西生活了40多年。


简单聊罢,他安静地坐在一角看报纸。我默默地观察他,觉得老人眉宇间、皱纹里都藏着故事。于是我鼓起勇气说,“ 我从来没有和一个苦行僧聊过天,不知道您有没时间呢?”


他看了看表, " 哟,那你等我22分钟。"


真是个可爱的老人。





01 

走近「神的使者」


在遇见老人的前几个小时,我一直在网上研究 「苦行僧」 (Sadhu)。他们大量地出现在印度人文摄影中,虽然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却器宇不凡。对大部分人来说,他们仍是熟悉又神秘的存在。


印度目前有400到500万的苦行僧,占全国0.5%的人口。他们放弃了所有外在的物质,切断了和社会的联系,甚至为过去的自己举行 「葬礼」,以重获新生,一无所有又无所牵挂,纯粹地追求精神自由。




在他们眼里,身体是罪孽的载体,唯有空乏其身、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才能摆脱普通人无尽的轮回之苦,最快地获得心灵解脱。除了最基本的冥想修行,他们还会经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例如长期断食甚至断水、躺在布满钉子的床上、行走在火热的木炭上、喝尿吃屎、忍酷热严寒等,来锻炼忍耐力和离欲。


这群「神的使者」,傲然独行于自己的精神世界,无意于外界的纷扰。





02

生于加拿大,骨子里却是印度人


过了20多分钟,老人果然在我旁边坐下了。他十分健谈,问了我很多问题,了解我是谁,为什么会在瓦拉纳西。


我说:“每个人来瓦拉纳西似乎都在寻找什么,我也不知道最终会带走什么。”


“ 就像年轻时候的我啊,为了寻找心中的神,来到了印度,以为用四年就可以把神的照片放在口袋里,轻松解脱。谁知道转眼间,四年就成了四十年。”


四十年,直到狂妄的少年变成了沧桑的老人。


回想70年代,他放弃了在加拿大的所有,切断了和家人朋友的联系,只身来到瓦拉纳西,这个传说中最接近神的地方。在遇见神之前,他先遇见了一群嬉皮士,大家日夜在吸大麻。年轻时不懂事,以为在大麻的迷幻下可以更容易地和神对话,但其实它只会麻痹身心。意识到修行只能靠自己时,他彻底放弃了大麻。




“ 那这些来年的修行,苦吗?”


“ 我自由地选择了这种生活,追随自己的信仰,有什么资格叫苦呢?很多人连这个自由都没有。”


“ 我曾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出生在加拿大,也许就是为了「自由」。在成熟的西方社会,食物、教育、工作机会,都是被给予的, 是的,被给予,人们甚至不需要努力去争取。但在印度不是,无数人必须拼了命工作,才勉强果腹,也许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踏足外面的世界。但我被给予得越多,束缚和杂念也就越多,但还好我没忘记自己有「放弃」的自由。来到印度后,我一无所有地和过去告别了。


“ 有时你出生的那个地方未必属于你。当一个灵魂不断地在旅行,慢慢就会发现他的归属地,那个让他获得平静和能量的地方。所以说我生于加拿大,但上辈子是个印度人。”




当提到印度这些年的变化时,他说年轻人越来越喜欢喜欢像西方看齐,觉得白皮肤有多了不起;却越来越少人去「探索内心」,让他很惋惜。


提醒人们精神自由之可贵,也许是这群苦行僧存在的意义了。


我和老人告别,甚至忘了问他的名字,但他说自己就在这里,有缘会再见。


我遥看他干枯的背影,缓慢地走在正午的阳光下,裸露的皮肤晒得发红。来自亚热带的自己尚为了躲避酷暑,长衣长裤,带着墨镜,涂着防晒,而那个来自寒冷国度的他,到底是花了多久才适应印度的炎热和贫穷,到底是有多超脱,才足以放下这一切?



03

向死而生


在纪录片 Beyond (超越)中,讲到一个印度工程师 Magesh,放弃在 IT 公司的高薪工作,成为了苦行僧。


钱能买到的,我都已经买了。可钱不能让我看见神。


“ 那就让我去见神吧。”



“钱并不能让我看见神。”


这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得到父母的同意后,他身无分文,连张票都没有,就跳上了来瓦拉纳西的火车。现在他已经苦行超过十年,从来没想过要回到之前的生活。



“我来到了恒河的这边,

发现它很安静、很简单。”


在众多苦行僧的派别中,他选择了 Aghori, 也是外人看来最可怕的派别。他们有着骇人听闻的日常修炼,例如在尸体上冥想,吃人的腐肉,把骷髅头作为吃饭喝水的器皿,甚至是和尸体做爱。



Aghori 把尸灰,人体最后的留存,涂在身上


他们试图超越普通人最害怕的东西——死亡


Magesh 说,“生命就是一个轮回,有人出生,就有人死亡。如果你学会拥抱死亡,那么它就不会来到你身边,你只不过是在这个充满幻象的世界里走了一遭。



骷髅头是他们举行仪式的重要道具


瓦拉纳西是一个让人思考死亡的城市。当我在恒河边行走,触不及防地就会看到人们抬着一具裹着白布的尸体,浸入恒河,后放到木头堆上,一层层地抹油,准备火化。周边围观的人,再远一点沐浴的人,早习以为常,不曾有一丝紧张。


死亡不禁倒逼人反思,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了一年,如果把这一年活出一辈子的模样?



在做功课时,我发现不少文章为了满足人们的猎奇心,为苦行僧贴上了 「变态」、「毛骨悚然」等标签,大肆渲染他们最奇怪的行径,可这些行为并不具广泛代表性,因为每个苦行僧都有自己的修行之路。希望大家在对待媒体报道时,最好谨慎、存疑,有机会就去亲身见闻。


尝试理解苦行僧「是谁」,他们「为什么这么做」,而不只是他们在 「做什么」 。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有追问生活、反思自我的能力。





 拓展资料 

- 纪录片 Beyond 

链接:http://www.caleglendening.com/film/view/beyond-varanasi-india

我看了两次,画面唯美,如果你也被本文的摄影震撼到,那一定要看看摄影师 Joey 背后的创作故事


- 纪录片 Still the City Before History

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JsfFgUG9rE

讲述了部分外国人在瓦拉纳西的修行。



- 推荐阅读 - 

1. 尼泊尔ABC徒步:只要心之所往,没有不能抵达的远方

2. 沙发旅行攻略:让你免费睡遍全世界

3. 印度红灯区:她们是做爱最多的人,也是最缺爱的人



如你喜欢,点赞、分享都是爱

题图:Alessandro Vannucci 

封面图&正文图片:Joey L


- 互动话题 -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年,

你会做些什么呢?

欢迎底部留言





喜欢就支持一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