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苦行僧的妥协

徒步亡者2018-04-14 06:05:53

 有人指出我像个苦行僧的时候,我才开始意识到,其实很多事物都掩饰不住,总有人会透过你躲避的、不安的眼神与一身萧然看到你内心是如何沉浸在苦楚之中。人不能富与贵,为了不输,便坠入了苦行僧这一身份。源起古印度,姓氏划分种族为背景,有信者,以为虔诚则神灵自然眷顾,便丢掉姓氏,入苦行僧,以世人之苦修自身,为了就是得到真理与接近神灵。

真理与神灵是否是一个谎言,你也有两面,一面是很丧的,比如计划着活到50岁便自杀,为了不将生命老态展现出来;一面又是很励志的,说着如果每天都没有一点进步,活着跟死去又有什么分别。信仰问题等于是生命的归宿的,到底一切是为了什么的问题,很难讲明白蓦然回首的时候,自己到底是在回忆什么或者检查什么意义。每个时代的青年是否都有在思考他们的时代存在的意义,以及他们的时代会在历史卷轴中留下什么华章。

没有什么可以解释一切的真理,这就是庄子为什么在老婆死的时候拍手欢舞,大概跟西藏僧人认为的解脱是一回事,庄子是在庆祝他老婆的解脱。至于庄子老婆是谁并不重要,我也不知道孔子的邻居是谁。往阳光面讲,我们是人类的一份子,我们所为人类事业付出的精力与人生终究铸成了人类的文明,恰如你走在空无一人的城市之中,你发现一砖一瓦都蕴含着汗水与故事,都是一个生命用他生命的精力与时光铸就的。往大了讲,人类即使有5000年的文明,也抵挡不住一颗偏离轨迹的陨石坠毁在地球上。所以并没有什么是真理,倒是黑暗森林倒是真的,我想缩短生命去换做一位猎手,而不是一只掉毛的老兔子。可我知道我忍受不起那曾经住进我心灵的神灵的对我的谴责。

科学说了没有神灵,可冥冥之中又在畏惧着什么,畏惧来源于未知,也来源于已知。因为对事物的未知导致的恐惧,莫过于黑暗中的身影与过往人的目光。因为对经验的笃信而导致的畏惧是可笑的,比如只有一个小孩知道皇帝没有穿衣服。神灵并不具象化存在,而是某种联系之间的组合反应,就如千万条神经构成人的意识,同样千万条连锁反应构成一个报应。就如摸不清人的神经细胞一般,也摸不清这些连锁反应。

放弃执着的真理与神灵,人仍旧无法很好的生活。每天早晨7点看着马桶里的屎,知道这是昨天的自己;每天早中晚每顿饭都认真得吃,看着碗里的饭与菜,明白这些就是将成为自己的事物。我不过是一条腔肠动物,消化着食物,将食物转化为劳动力去堆砌人类的文明。

人的快乐来源于其自身的满足,不满足的人怎么可能得到快乐。一个抱怨路上都是超他车的人,大概是因为他只记得那些超过他的人,而记不得他超过了哪些人。佛曾曰过,生命的意义莫过于取悦自己,这就与苦行僧相违背的,人放弃自己的悦去换各种东西,即使有了他还是觉得缺。

我还没解决自己的问题,诸如信仰与生活类的;却要去解决他人的问题了,比如归宿与安全感之类的。想想算了就这样吧,又想想不能就这样算了,毕竟天赐一条命,怎么也得抓住它挤出金子来,命何其珍贵额!

妥协了妥协了,什么也没什么,就特么那么回事吧,一颗茧也孵不出什么蛾子,倒是难产死了。人想了什么并不重要,而是为人类文明进程付出了什么才是重要的,我说我见到过世界真理,并没有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