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诸宗归净土(净土名僧 太虚)

苦行僧之苦海寻缘2018-01-12 15:54:36

 

    二、学说思想。


    太虚在《中国净土宗之演变》前言中指出:“中国佛学从开始到今,一直在禅。”他所说的“禅”,不单是后来禅宗的禅,而且是佛教传入中国最初即注重修禅的禅。依此重禅之特质而在陈隋演变为天台宗,唐初演变为华严宗,宋元之后,台、贤俱衰,余流汇归净土而转盛。


    他从禅、台、贤、净的关系演变,把中国净土宗分为四个阶段,即:依教律修禅之净、尊教律别禅之净、透禅融教律之净、夺禅超教律之净。下面简略介绍其内容。


        1 ·依教律修禅之净。


    他


    三国时支娄迦谶译的《般舟三昧经》讲念佛禅。此经说念佛,过的是一切佛、无量佛;念的方法是念佛的相好、功德、法性;念的结果是可感诸佛皆现于前,接引往生净土。

 

    因为弥勒净土就在娑婆本土,而且在欲界本界,最为切近,所以,道安修念佛禅求生弥勒内院。玄奘、窥基之后,弥勒净土法门不行,不在智顗、道绰等所说的胜劣或难易,而是唐以后修者少,弘扬者少的缘故。


    《般舟三昧经》所说的无量佛即阿弥陀佛,何况《无量寿经》早已译出,因此,在慧远之前的僧显禅师由修习禅定见阿弥陀佛而往生极乐。至于专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的宗风,则创始于慧远莲社。


    慧远修的是念佛三昧,不同后来的专称名号念佛,而观佛相好功德、依正庄严。


    慧远的念佛是修最上禅观,在他之前虽有五门禅,但专以念佛为修禅的,则是慧远首创。其修者精依教义,严遵戒律,与后来之达摩禅不同,所以说为“依教律”。又其念佛观为禅观中之最高者,也不同于后来以修禅为难行道,专重持名念佛的净土行,故称为依教


         2 ·尊教律别禅之净。


    从昙鸾开始,道绰、善导继承的净土宗,以净土三经一论为根本教典,偏重于持名念佛。净土宗尊重教律,力斥不立文字、不拘律仪而专以无相无名悟心为要的禅宗,也把慧远等依教律而修之诸禅定照观斥为难行道,所以,称为尊教律而别异于禅之净土行。


    太虚认为,慈愍大斥离教律之禅宗,而赞扬依教律之禅,主张禅教一致、禅净合行、禅净双修。这与专持名号的善导有异,与后来的永明延寿颇同,但他力斥宗门禅,所以,仍然是尊教律别禅之净,还不是延寿透禅之净。


    他谈到三阶教。认为善导、怀感都批判三阶教,飞锡的《念佛三昧宝王论》上卷的理论全与三阶教相同,中卷所说则为净土,足见其论是调和净土与三阶教。宋明人不知,才尊其为净土宗要典。


       

          3 ·透禅融教律之净。


    所谓透禅融教律之净,即透过宗门禅而融摄教律的净土行。禅的最高境界,观心而妙证自心,观无生而得无生忍,便与念佛上品上生同,已摄禅同净。所以,禅宗把修禅作为念佛的最高层次,把唯心净土作为西方净土之真谛、理体,从而把禅汇于净土。禅净双修,同时也融合教律,这是宋明以来各宗归净土的总潮流,即太虚所说的透禅融教律之净。


    太虚认为这个时期的净土不但透禅,而且融摄一切教律,成为中国佛教的主流。他说:


    {译文}因为第一期即为修禅,第二期别禅修净,那两个时代的中国佛法主潮是禅、台、贤各宗,唯此第三期方可称为代表中国佛法的净土宗时代。此期修净土行的诸祖师,均为透宗门禅而又能融摄教律者。


          4 ·夺禅超教律之净。


    禅宗本来是超教律的,此期净土乘禅宗之衰,承袭其超教律,且倚透禅之势而夺禅,只存孤零零的念“一句弥陀”之势。太虚称为夺禅超教律之净,即无禅无教律只念一句弥陀之净。其代表为提倡信愿念佛之印光。确信弥陀之他力,切愿往生净土,行仅弥陀之散念,即信、愿、行三资粮俱备,必定往生。这叫信愿念佛,主要是信。


    太虚认为:


    其空愿、散念只赖纯信,殊有进为纯信弥陀他力之真宗可能。然尚期命终往生,而无真宗信成已生还化利他之行,则不如远矣。


    这就是说,印光的信愿念佛有演变为日本净土真宗的可能性,只是以往生为目标,则不如真宗。


    太虚以念佛方法之演变为线索,由禅、教、律、净的关系角度,把净土宗的历史分为四个阶段,大体上符合历史事实,很有见地。实际上,把中国佛教史的轮廓也简明地勾画出来了。特别是第四个阶段专念弥陀名号,完全体现出净土宗的根本特点,少康流取得了胜利,也是昙鸾、道绰、善导的成功。太虚把这个阶段称为夺禅超教律之净,作为净土宗发展史上的一个新的阶段,明白宣称昙鸾、道绰、善导、少康的胜利,这是一个贡献。


    不过,太虚的看法也不全面。首先,中国净土宗是在中国净土学说的指导下产生、发展的,这一套学说包括判教、净土性质、往生、修行方法等诸多内容,从昙鸾开始、断发展。当,念佛是修行方法中的主要内容,可以抓住这一点谈中国净土宗史,一个新的角度往往会产生新的认识,很有意义。但是,如果完全撇开教义,则有以点代面之嫌。


    其次,从念佛观的演变来说,太虚的四阶段论包含着一个三段式,即第一阶段修禅,第二阶段别禅,第三阶段禅净双修。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过程。这个否定之否定过程把第四阶段抛到了过程之外,容纳不进去,似乎多余,因而使整个演变过程显得不科学。其实,第一阶段的修禅,尽管慧远从五门禅中专门以念佛为最高禅观,但还是印度传来的禅学,缺乏中国特色,与后来的中国净土宗相距甚远,被批评为易行道中的难行法。中国净土宗的真正创始者是昙鸾。道绰、善导继承昙鸾,建立净土宗,以称名念佛为主。所以,太虚的第二阶段实际上是中国净土宗史的第一阶段,即尊教律别禅之净。太虚的第三阶段禅净双修实际上是中国净土宗史的第二阶段。而太虚的第四阶段专门称名念佛则是中国净土宗的第三阶段。于是,从念佛的发展来看中国净土宗史,则应有别禅、禅净双修、夺禅这样一个否定之否定过程。即:称名为主;称名禅悟;称名。这个否定之否定过程,反映了中国净土宗称名念佛发展的轨迹。其中的第一个否定阶段,虽然由于禅净双修而使念佛之方法不纯,但由于禅、台、贤、律各家加人念佛行列,使念佛的方法极大地丰富起来,从而为第二个否定阶段的专门称名准备了条件。


    还应该指出,太虚在透禅融教律之净阶段以禅净双修为主流,他忽略了广大的民众。从文字记载来看,这个阶段禅、台、贤、律纷纷汇归净土,非常热闹,这是表面。就是在这个阶段,参加“莲社”或未参加的广大念佛民众是不知禅、教为何物的,他们只知称名念佛,他们才是净土宗的主流。

(内容来源《中国净土宗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