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他是最传奇的皇孙,也是最会画画的苦行僧.

艾可雪雪手绘屋2018-09-07 06:50:43

 

石涛(1641一约1718),原姓朱,名若极,小字阿长,号大涤子、清湘野人等,晚号瞎尊者,自称苦瓜和尚。石涛是其常用号。祖籍广西桂林,僧籍全州,与弘仁、髡残、朱耷合称“清初四僧”。石涛除了僧人的身份,还有着坎坷的身世,他还是明靖江王、南明元宗皇帝朱亨嘉之子。

作为明太祖朱元璋的后裔第二代靖江王朱赞仪的第十世孙,他却出生在明王朝风雨飘摇的年代。明崇祯十四年石涛出生时,明朝已岌岌可危。在农民起义和清军侵袭下,李自成于崇祯十七年攻入北京,在位277年的朱家王朝终于灭亡了。

李自成占领北京时,吴三桂向清朝乞降,勾引清兵入关,共同镇压起义军。不久清世祖入京即位,年号为顺治元年。当清军长驱直入,屠杀明朝的忠臣义士和关内人民时,明宗室的后裔福王朱由崧和唐王朱聿键等先后在南京和福州等地建立南明政权。

石涛的父亲朱亨嘉因在广西桂林自称“监国”,欲与唐王争位,被擒解至福州,幽愤而亡。石涛幸得一位太监的庇护才出逃,保住性命。据说当年石涛所住的王府即是今天广西师范大学的校址;老太监就在全州湘山寺剃发为僧的。

石涛幼年时虽曾有过二段王孙生活的经历,但随着国破家亡,这种好景就很快破灭了。他成了孤儿,悲行僧的生活随之而来。这种变化在他心灵上蒙上很深的阴影。

石涛在两首述怀诗这样写道:“清趣初消受,寒宵月满园。一贫从到骨,太寂敢招魂?句冷辞烟火,肠枯断菜根。何人知此意?欲笑且声吞。” “楼阁峥嵘遍,龛伸一草拳。路穷形迹外,山近卧游边。松自何年折,篱从昨夜编。放憨凭枕石,目极小乘禅。”石涛在后来的许多画里表达了对故国山河的眷念。

作为历史上吃苦瓜最有名的人物。他自号“苦瓜和尚”,餐餐不离苦瓜,甚至还把苦瓜供奉案头朝拜。他对苦瓜的这种感情,与他的经历、心境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他画中那种奇险兼秀润的独特风格,笔墨中包含的那种淡淡的苦涩味,是一种和苦瓜极为近似的韵致。

从传世作品看,石涛在画史上不仅是一个有创新才能的画家,同时也是创作题材广泛的多产作者。石涛的表现手法富于变化,又能独特、和谐统一为自己的风格特色。

石涛从禅门转入画道,画风似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意境,无论是山水、人物、还是花卉、走兽都有很高的艺术成就。而“搜尽奇峰打草稿”则是石涛绘画艺术获得成功的关键。

人到中年的石涛,有过较得意的时期,尤其是康熙帝玄烨两次南巡,石涛被两度召见。康熙第一次南巡时至名刹长干寺,石涛与长干寺僧众一起恭迎接驾。5年后,在康熙帝第二次南巡时,石涛再次于扬州平山堂恭迎圣驾,康熙帝居然还当众呼出石涛之名。

石涛在广泛的交友活动中,不断与其他画家切磋画艺,凡能为其所用的笔墨技法都虚心采撷,兼收并蓄。渐渐地,他的画艺提高不少,创作了气势恢弘,深厚严谨的精心之作。王原祁评道:“海内丹青家不能尽识,而大江以南当推石涛为第一,予与石谷皆有所未逮。”

即便结交了不少官吏朋友,但未能达到报效朝廷的愿望。原本抱着欲向“皇家问赏心”的愿望落空。他终于明白无人能体察到他的心思,自己在京城所扮演的角色,不过只是一介画匠。他曾写过这样的诗句:“诸方乞食苦瓜僧,戒行全无趋小乘。五十孤行成独往,一身禅病冷于冰。”诗中道明自己在京城仅是个乞食者而已!

康熙31年秋,已50余岁的石涛买舟南下,与他相交颇深的好友们在码头送行,至冬日石涛回到扬州,从此长居此地。回到扬州后,石涛一心投身于艺术创作,痛定思痛后,石涛蓄发改道,自取别号“大涤子”,潜心研究绘画理论,并撰写成《画语录》,被后人奉为经典著作。

石涛的画对后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著名画家张大千就是石涛的头号“迷弟”,张大千除了自己画得好,在仿古书画这方面也是顶尖高手,他最初成名就是由于临摹石涛的作品惟妙惟肖,和真迹一模一样。这种相似表现在神韵,笔法,构图,像石涛复生。这些仿画让不少收藏家和书画家看走了眼,上当受骗。

黄宾虹有一幅石涛的画,张大千想借来看,但黄宾虹不答应,不服气的张大千临摹了一幅石涛手卷,一次黄宾虹看到了这幅画,以为是石涛真迹,爱不释手,决定买下,张大千看到他要收藏自己仿的石涛很得意,但没要钱,而是说:就用这幅画换上次向你借的石涛吧,黄宾虹立马答应了,就这样张大千用自己的仿石涛换来了一张真石涛的作品。

虽然张大千和石涛是不同时空的两位画家,但某种意义上他们也许是心意相通的知己。正如石涛的诗“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心期万类中,黄山无不有。

事实不可传,言亦难住口。何山不草木,根非土长而能寿“。

(完)


如果喜欢这篇内容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更多文艺美好小物

尽在淘宝店铺:艾可雪雪手绘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