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我的父母是苦行僧

浅海文苑2018-12-06 10:52:16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天栏

我的父母是苦行僧


文/蔡丽娟 


在我浅薄粗略的理解中,“苦行僧”就是一个或几个僧人,通过用脚行走的方法,经过千山万水,历经千难万险,最终到达目的地,取得“真经”。而我觉得,我的父母在我的生命里,亦是担得起“苦行僧"这三个字。只是,不孝的女儿——我却不一定会成全他们含辛茹苦所想要取得的“真经”……



即使父母为了我历经了人生所有的苦难。


每日行于日常生活中,作为一个已成年的女儿,能为父母做一点寻常的家事,那是再普通不过的了。而我呢,和从小就在外公外婆家——我的父母家长大的——我的儿子,却一直承蒙着我父母默默地关怀与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


孩子今年上初一了,从他两三岁起,一晃眼,我们待在父母身边,已有十多个年头了。


在这寻常而又不寻常的十多年里,年岁如今已高的老父亲,一直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在盛夏毒辣的日头下,从孩子幼儿园开始,直至小学三四年级,都是他接送孩子上下学。孩子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例如身体上的不舒服,例如感冒发烧,也都是父母在替我悉心照料;风里雨里,父亲赶很远的路,陪孩子挤公交车去城里的医院;母亲几乎整夜都衣不解带,照顾小孩。秋冬季节,为了防止那时尚还幼小的孩子半夜会蹬掉被子,母亲经常是连续好几夜,每隔一段时间去孩子房间看看孩子,半夜过后才可以勉强入睡。体质本就薄弱的母亲,渐渐得了冠心病,而且还得了“缺氧症”,直到母亲病重入院,之前一直都是父亲买菜,母亲一大早出来为我们烧饭煮菜,为孩子准备可口的早饭。日复一日,我从未听过父母有半句怨言,直至小孩升到小学三年级。而我,却只分担了一些洗洗晒晒的“工作”,也不是每天都有。母亲怕我冬天洗厚重的衣物被单会受累,还特地叮嘱父亲买了一台全自动洗衣机,这样我就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了。看着孩子在我们身边一天天长大,就像一粒娇嫩的种子,逐渐长成了一棵开始慢慢萌出新芽儿的小树苗,父母这对“苦行僧”,仿佛离取得“真经”的路上,又往前近了一步。



谁料曾想到,他们那个昔日已寻回温柔的女儿,一夜之间,会变得面目全非,甚至因为别人的一句评说,一个她接受不了的表情,而迁怒于父母,甚至也打乱了本已归于平静多年的恬淡生活。


如果说善良是“金子”做的,也的确如此。这颗“金子”既可以温暖他人,也更能温暖自己。这个女儿可以对路边流浪的猫狗施以“善良”,可以对一只翅膀受伤的鸟儿“善良”,可以对孩子善良,对朋友善良,甚至会对路边的流浪汉或乞丐“善良”,但却唯独对自己的父母冷酷绝情,对他们说一些残忍绝情至极的话,深深刺伤着这对老人本就已很疲惫的心灵。


事后,女儿很后悔,觉得上帝在惩罚她,挖走了她内心那份“善良”的感觉,那是一份“爱”的感觉呀!她曾经有多么“爱”自己的父母和孩子!但她已经一再地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所以她认为,上帝这次不再会原谅她了,所以把生平她最珍惜的感觉挖走了。



这也许是最好的惩罚了。


那个对父母发过脾气之后的夜晚,夜已很深了,女儿独自一人面色极其难看,无力地靠在她卧室的床上,感觉自己的整个大脑,都空空洞洞,没有了任何感觉……


她宁愿自己像从前那样,受了伤会撕心裂肺,会在父母面前低声饮泣,会通过去和自己的孩子拥抱一下,来减轻内心的痛苦;宁愿被别人伤得“体无完肤”之后,一个人默默地去消化痛苦,哪怕消化不了,即使计划一次“自杀”,可第二天一觉醒来,她又好了,高高兴兴地去接送孩子上下学,吃父母为她和孩子做的饭……起码那个时候,她心里是有爱的,她至少还是可以和外面的人“相融”的……


她最害怕的,就是那种脑子里“空空洞洞”的感觉了!过了一夜,她又如何再能戴着一张“伪善”的面具去示人呢?她知道,任何事情都值得原谅,唯独“忤逆”与“不孝”不能让世人接受……她宁愿自己的良心被钉上“十字架”!可她甚至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人最起码要存有的“良心”了!


在小区里,家里有任何风吹草动,外人都会知晓,并且会传开……总不可能把家里的任何一扇门窗都紧闭吧,总要让外面的阳光照点进来吧,总要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吧……更何况母亲本就身体不好,有很严重的冠心病与缺氧症,她怎么还可以用那么恶劣的话语去伤害自己的妈妈呢……她还是人吗?她更害怕朋友们知道后,那可以剜人的目光……



可就算是受尽唾弃,也真该是自己的活该了!她理应接受良心的惩罚!她又何苦再去朋友中间找“存在感”?真的,不配了,自己真的不配!她是一个连最关爱自己的亲人都要去恬不知耻地伤害的人,她还有什么资格,再去获得至亲挚友的谅解?


她这又是在“分裂”了!精神分裂!她之前有过这个病的!


这个夜晚,她无法再安心躺下,承受着大脑被“挖空”的感觉,心头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那样沉重却是麻木。她无力地靠在枕上,心里也在唾泣着自己,咒骂自己,一切都是自己活该承受的……为什么自己就不可以对至亲的父母稍微地仁慈一点,哪怕连怜悯之心都没有了呢?

……

也是她自己再一次轻易的亲手摧毁了,她所在意的人们给予她的宽容信任,友谊,甚至是欣赏,如果自己真的是“精神分裂”了,那他/她们一定会像看待其他病人那样,把自己归于“精神分裂”的那一类人,她不再是一个有些才气,拥有着善良与有些天真单纯,和与世俗中人有点不一样的那个女子了……她不能再拥有哪怕这仅是自己“自恋”的那种感觉了!至少那种“感觉”可以安慰一下自己!



是的,她又精神分裂了!她又回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甚至是暗无天日的那个焦灼的盛夏的夜晚了!


父母曾经花费了多少力气,甚至是母亲为她这个女儿流了多少的眼泪,才将她本已破碎和迷失的“本性”,一点一点千辛万苦地重新拾捡起来,并拼凑成她本来的面目。


为了她这个本早已毫无任何用处的、行尸走肉一般生活着的女儿能够恢复,能够从心底发出一个自然而快乐的笑容,能够好起来,父母一直战战兢兢,犹如芒刺在背,背负着身与心的巨大而沉重的疲惫与压力,却不忍去责怪女儿一丝一毫的错处。而当别人背地里指着女儿的脊梁骨,骂女儿是“想痴”的时候,父母即便知道了,也不敢在女儿面前透露半分。因为只有父母知道,女儿在外面承受过了怎样的压力与打击,蒙上了怎样的不白的冤屈。哪怕父母面对女儿时,早已心力交瘁,内心脆弱痛苦的早已不堪一击,但还是用尽全力保护着女儿的颜面,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将女儿嫁了出去。


其实女儿在一边也看到了父母的内心在泣血,但她已无力迎对,她只是变得更焦灼忧虑了。



后来在父母的陪伴与尽全力地照顾下,女儿的“病情”逐渐稳定了下来,她那时才告诉父母,她被一群自称是“中介”的人骗了。在“得到”一份工作后,中介又在背后让她失去了这份工作,然后转借其他的中介给她“安排”其他的工作,收取第二份中介费,但女儿那时已无力再支付更多的费用。加上她本就是体质薄弱,一个人在外面毫无抵御能力,只有傻傻地等待中介会把中介费用退还给她,然后就可以回家了。这也是事先中介对她亲口“许诺”过的,会把介绍费退还给她,至于房租,住几天就付几天,剩下不再租住的租金,他们会和房东去说,然后同样将其全数退还。但是那段日子里,她还是连续几夜,几乎夜不能寐,内心日夜承受着无比难捱的煎熬,与无法向父母交待的忧虑。最后,中介们终于彻底转移了行踪,她再也找不到他们。于是,她几乎没有一个夜晚再可以安睡,而房期将至,她不得不面临要搬出租借的“宿舍”,甚至会流落街头。


就在这个时候,她遇到了另一个中介,这个中介只收取了她五十块的介绍费,给她介绍了一份她自己也未曾听过,毫不明白的工作。谁知,她又掉入了另一个“陷阱”。


当第二天她将所有的行李,长徒跋涉搬到了房东家,才发现,前一天与她一起交了一个月房租的室友们全都不见了,她被安排在了另一间屋子里——本来在付一个月定金之前,说好不是在这间屋子里的,而令人疑惑的是,昨天一起交定金的那些“室友”,都去哪儿了呢?



可她这时其实也已很疲倦了,根本无力去多想这件事情……


而且,这间屋子虽大而宽敞,但床上墙角地面都布满了灰尘,还有一个很大的空调外机装在她床铺对面的墙上。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东西叫做“空调外机”,房东的媳妇帮她一起打扫了屋子,整理了床铺,给了她一个小型的电风扇,她就在这里安顿了下来,第二天就去要准备工作的厂里报道,重新开始了第一天的上班生涯。每天早晚她也只是用两个馒头或一元钱一个的烧卖去解决饥饿的问题,一边干活,一边等着发工资的日子。她相信,一切都会重新好起来。


然而未满一个礼拜,她就出了问题。整夜的失眠让她的大脑变的每天都“空空洞洞”,她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在这个地方生活着,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失眠与盛夏灼烧般的煎熬,在这个装着空调外机的大屋子里彻底崩溃了,也因此失去了这份工作。她离开这里时,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女主人房东李阿姨还帮她整理了行李,并且把这个月全部的租金——一百元,如数地退还给了她。而她,那时心里竟是对这个房东阿姨心存感激的。



回到家中,父亲几乎也崩溃了,在周围不知情的人群里,关于她的流言不绝于耳,将她议论的说有多不堪,就有多不堪。但她家的邻居和亲人会经常来看她,而她整日里神志不清地呆坐在家里,父亲强忍着内心的迷茫与绝望,以及对这个一点也“不负责任”的女儿满怀的怨怒,却依旧四处给她求医问药,母亲也总是以泪洗面,看着总是蓬头垢面的女儿,心想着这个孩子的一生,差不多已经全毁了,再也不会有哪户人家,肯娶她进门了。


终于有一天,女儿突然放声痛哭,将所有的委屈与不幸用眼泪全部释放了出来,服用了一段时间的药物,女儿的神志,终于慢慢恢复了清醒的状态。


那个时候,女儿才终于“睁开”了迷蒙的泪眼,看到了父母布满血丝,早已哭干了眼泪的疲倦不堪的双眼,及老父亲满头的银丝,布满青筋总是颤颤巍巍的满是老茧、粗糙不堪的双手,和母亲变得更加孱弱与憔悴的身形与面容。她这才又歇斯底里地紧紧将母亲抱在怀里,放声痛哭。


那个时候,她总觉得自己的父母像一对年迈瘦弱的“苦行僧”,为了养大她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一生都像戴着沉重枷锁一般艰难前行着……


如今,所有的苦难,不都过去了吗?女儿还有什么理由对父母撒气?比起过往的那段“灾难”与“苦痛”,现在一切不都已归于平淡和幸福安稳了吗?父母已经年迈了,不能再让这对“苦行僧”一般生活了大半生的双亲,再度“负重”前行了……



今天,女儿和往常一样默默地送完了孩子上学,吃完早饭,又洗了衣服,就拿了皮夹,步行去了镇上的超市买一卷面和一盒牛奶。在回来的路上,女儿信步走在照满了阳光的林荫道上,看着掉满小路的落叶想得出了神。眼下已入了冬,但却还感觉不到太寒冷,风吹着她,可阳光也照着她,女儿终于恍然大悟,父母要求取的“真经”是什么了!


女儿的眼里又开始闪烁起泪珠,她快步向小区的家走去,心里在默默地说:爹爹妈妈,我一定会把那卷“真经”亲手交到你们手里的,女儿一定会努力,同时照顾好自己的小孩,也会好好的报答你们!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女儿也终于才明白,自己的“幸福”,便是父母一生一心要去求取的“真经”!


所以,她又怎么可以不努力……


父母在这条“苦行僧”的路上,已经负重前行了大半生了,如今已年迈的他们,再也无力“前行”……那这条路,就让女儿继续好好地走下去吧!



后记:这个故事,讲的是我自己的故事,我的父母,便是我描述的那对“苦行僧”。也许,许多人,许多父母,都是人生中的“苦行僧”,为了一个目标,或为了自己的儿女,一生都在负重前行……用尽一生去付出,咬紧牙关不断地忍痛前行。所以作为晚一辈,又凭什么不去努力,争取自己的幸福?那卷“真经”,其实也是自己需要去求取和翻阅的。


人的一生虽短暂,但那条路也同样很长很长,取经之路任重而道远,所以,就让我们好好地一步一步走下去吧!


作者简介:

蔡丽娟  笔名  学飞的小灰雀   2017年10月份曾在《中国诗歌网》发表《散步小感》、《归宿》、《美人蕉》等多首现代诗;同年10月24日,诗歌《散步小感》曾被公众号《之秀有一说一》友情收入并发表。平时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并喜欢文字,决定把它定为人生的新目标。


她的人生格言:用心去生活,再苦也是一首诗;用爱去点缀,普通的人生也会绽放华彩。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投稿说明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