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宋晴川:石山上的苦行僧——广西黑叶猴的守护者

北美小象君2018-06-09 13:58:58



分享人|宋晴川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中国灵长类项目官员        

 

高黎贡山赧亢自然公园的白眉长臂猿“背头”,这可能是中国最著名的长臂猿个体。摄于高黎贡山  ©宋晴川


宋晴川初识灵长类,是在他读研究生的时候。2009年在西南林业大学,他在导师周伟的指导下研究长臂猿。这种猿猴有两道非常显眼的白眉毛,所以又叫白眉长臂猿。那时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站在树下,观察并记录白眉长臂猿在树上的行为。这项研究进行了一年半时,2011年,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和高黎贡山保护区针对白眉长臂猿制定了一个物种保护行动计划,而宋晴川作为学生参与了这次会议。在他了解到这个物种濒危的情况后,就逐渐从一个研究人员转向保护的实践者。



FFI的logo由一个羊头和一片树叶组成,代表了它的名称Fauna
和Flora,意为野生动物和野生植物 

(宋晴川提供)


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auna & Flora International, FFI)成立于1903年,总部设在英国剑桥,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际保护组织之一,也是公认的保护领域创新者。目前,FFI在全球40多个国家(多数为发展中国家)开展100多个保护项目,正对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产生着深远的影响。FFI在中国的战略之一就是针对中国濒危灵长类的保护工作。

 

FFI中国项目灵长类保护项目地分布和保护对象  ©宋晴川

 

地图上那条粗的断续线,是中国和东南亚多个国家的边界线。FFI所保护的灵长类分布于中国南部的森林生态系统,包括靠近这条边境的云南、广西、贵州、海南等偏远省份。FFI在中国十四年的保护先后涉及到了九类灵长类物种。此外,FFI依托在缅甸、越南等地的机构,也开展与东南亚跨国境的保护,比如缅甸金丝猴在中缅的发现、东黑冠长臂猿的跨境保护区合作。

 

石山上的苦行僧——黑叶猴,摄于广西扶绥弄邓黑叶猴保护小区

©宋晴川


宋晴川2012年加入FFI后,主要工作就是保护黑叶猴。上面这张照片是宋晴川第一次看到黑叶猴的景象。在石崖最上面有两个弯弯的黑色身影,非常难以看清楚,这就是黑叶猴。背后的石山峭壁,就是它们的生存环境。它们就像在这石头山上的苦行僧一样,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



广西恩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黑叶猴 ©赵家新


人类对这种动物也不陌生。清朝时期有地方志:“乌猿,黑如漆,白须长尾,人多畜之。”当地人给这群两鬓为白、全身乌黑、尾巴很长的猴子起名为“乌猿”。两三百年前的清朝时期,它们的数量很多,甚至被当作畜生养。


左图是全世界黑叶猴的分布区域,其中C区是宋晴川调查的广西黑叶猴的分布(红色区域),种群分布已经非常破碎化 

©宋晴川


加入FFI后,宋晴川的第一项工作就是调查统计广西黑叶猴的种群。2015年为止,广西黑叶猴的数量在44-64群、也就是303-440只。对比吴名川先生70年代末对黑叶猴的数量的首次估计,现在下降了超过90%。现有黑叶猴的分布也十分碎片化,这给种群之间的交流造成了巨大障碍。

 

上图为乌猿结,下图为乌猿酒 

(图片来自网络)


在调查统计和保护行动计划编制过程中,宋晴川了解到广西黑叶猴的最主要的威胁就是盗猎当地的传统习俗会取用黑叶猴,制成乌猿结、乌猿酒。乌猿结是什么呢?黑叶猴怀宝宝分娩之后,她不会吃掉自己的胎盘和血,留在洞口,常年之后风化就和石头联结在一起了。当地人会用来泡酒,中药材里也叫血灵芝。尽管有研究发现,乌猿结其实就是黑叶猴的粪便,不含有任何血液成分。乌猿酒是用黑叶猴的骨架泡酒,这也是从“人多畜之”变成现在只有零星分布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到现在,宋晴川还能看到下图这样在山洞上面悬绳而落、由过去盗猎留下的痕迹。



宋晴川12年参加保护区调查的时候发现的弹夹和铁夹。©宋晴川


考虑到黑叶猴面对的长期而又紧迫的威胁,FFI首先考虑针对单一物种制定保护行动计划。FFI召集了地方政府、科研院所、10个相关的自然保护区还有地方林业局,完成了保护行动计划的初步讨论和编写。这份保护行动计划最终得到广西林业厅审批通过,将来会用为省区级部门指导地方开展工作的文本指南。


制定了保护行动计划后,接下来的一步就是针对相关的保护区组织“巡护监测”的培训班。只有发动护林员的力量,理顺保护区内巡护监测的管理决策体制,才能开展巡护监测。通过护林员去访问当地社区居民,能够获得更多黑叶猴的分布信息,并可以同时开展实际的野外巡护工作。通过这种手段,FFI在过去的两年新发现3个分布点,5群黑叶猴。

 


图中覆盖的蓝色、绿色和橙色的区域属于不同级别的保护区。蓝色是国家级,橙色是自治区级/省级,绿色是县级 ©宋晴川


但在现有的保护区之外还有一些黑叶猴的分布点,也就是用圆圈所标记的区域。这些生活在保护区之外的黑叶猴占总数的25%。“保护区之外的黑叶猴应该如何去保护?”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广西隆安新团黑叶猴保护小区一景

©宋晴川


在上图这样的社区里,人类活动在整个社区的一角,而周边的石山就是黑叶猴活动的区域。当地居民和黑叶猴,人类和野生动物不是完全隔离的,而是相互镶嵌的村子居民的房屋背后,森林植被反而是保护得很好的。因为它是广西壮族村落的后龙山,是一种风水林,村民通过风水的理念开展保护,从而减少山体滑坡的风险。而后龙山、风水林、土地庙等等现象都表明:“当地人一直都有一种自然保护的文化,只不过过去保护没有把它发掘和结合起来。”



黑叶猴的生存环境 ©宋晴川


于是,“社区保护地”模式纳入团队的视野。什么是“社区保护地”呢?这是以社区参与为主体,由社区自我管理,保护与社区息息相关的珍稀濒危动植物的保护地类型。在政府的保护体系下,可以把它们称呼为“保护小区”,也就是“自我筹资、自我建设、自我管理”的保护地。2014年至2015年,FFI和合作伙伴——美境自然,支持社区建立了4个黑叶猴保护小区和1个白头叶猴保护小区,共计保护了13群黑叶猴,9群白头叶猴。

 

在县林业局的支持下,组织广西野生动植物保护专家和志愿者开展保护小区本底调查  ©美境自然


宋晴川现在的任务,就是把社区的这些传统的观念方式调动起来,从而帮助开展动物保护工作。宋晴川希望通过“社区保护地”,把社区的力量和NGO、林业部门的能力联结起来。2015年至2016年,我们先后完成了2个保护小区的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后续将进一步协助社区建立保护小区的发展规划。

 

在渠楠保护小区的自然教育活动中,居民发现有人捕画眉,于是组织了放飞活动   ©美境自然


目前4个保护小区成立了自愿并且义务巡护队,并均在开展不同形式的巡护或者监测。保护小区形成了“村民监督举报——护林员联络统筹——巡护队员出面制止”的巡护模式。在2016年在渠楠白头叶猴保护小区,由年轻人组成巡护队阻止了3起外来不法分子在社区内捕鸟。

                        

渠楠白头叶猴自然教育基地 ©宋晴川


然而宋晴川认为,这样的社区工作还不够。虽然这些工作能够缓保护和社区的冲突,但是社区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这些社区需要发展,当地人需要更多的经济收入。怎么办呢?

 

保护小区项目团队设计了自然教育基地——在当地自然保护的基础上,把他们保护的成效演变成自然教育的一个基础资源。自然教育活动在渠楠白头叶猴保护小区,2年内已经进行了第7期,项目逐步走向成熟。当地居民通过接待住宿等等,也获得了额外的一些收入。每一名到访的自然教育体验者,也提供了保护小区管理费,由管理小组管理用于保护小区的公共事业。


黑叶猴 ©宋晴川


自然教育基地未来的工作方向是,把这些更年轻的巡护队员培养成社区的自然教育导赏员,这样他们能自己设计课程和活动从而进一步完善自然教育基地的运营。而保护小区的社区居民,也逐步利用自然教育基地的品牌效应带动生态农业的发展,让社区工作形成长期可持续的良性循环。


最后,宋晴川提到下图的这个老人。他叫梁福尧,曾经是一个猎人,而现在是这个保护小区成立的关键人物,也是一个主动参与者。他在阅读这个保护区过去的标牌,上面写道“保护野生动物,建设美好家园”。


©宋晴川

 

宋晴川提出:对这些社区居民来讲,保护野生动物,怎么就是建设美好家园?我想,我们的保护工作,如何能够从传统的林业局以及外来NGO延伸到更多社区经营的利益相关者?我们如何能够从反盗猎、制定保护行动计划这样的消减直接威胁,转移到减缓深层的、由于经济文化所导致的生存的威胁驱动要素?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需要探索比如无人机等各种技术手段、利用自然教育、生态农业等很多跨界的模式去开展自然保护。


整理:郭子萌

编辑:Emma

自然保护“博物馆”其他演讲:

藏传佛学博士更嘎仓洋 | 保护高原上最后一片净土

卧龙“熊猫乡”如何解决社区的人兽冲突?

用地理信息分析与建模的方法研究野生动物与自然环境的互动

“白鹤之乡”莫莫格的白鹤停歇地适应性管理


根据自然保护“博物馆”演讲实录整理,

转载请联系北美小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