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热门音乐交流组

青年神外医生:行医是一场苦行

医脉通2018-01-12 07:42:19

导读

欢迎来到医脉通。


来源:医脉通;作者:陈凡

本文系作者投稿(tougao@medlive.cn)文章,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


我是一名神经外科的医生,虽然行医时间不长,但我一直以来都觉得行医更像是一场修行,类似于苦行僧的“苦行”。苦行僧之所以叫苦行僧,是因为他们必须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方能获得精神的自由和灵魂的解脱。而一名优秀医生的诞生亦需要经过类似的修行,方能承载使命。


漫长的求学之路


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正式步入工作岗位之前的我,亦是经历了类似苦行僧的修行。比一般专业多一年的大学生活,比一般专业漫长的研究生时代,和只有医学生才有的三年规培,走着一条及其艰难坎坷的荆棘路。


当我的同学风华正茂享受青春之时,我却如苦行僧般行走在艰辛漫长的求学道路上,整整五年的大学我必须和高三一样每天埋头苦读,三年的研究生我必须比一线医生还要勤勤恳恳。当其他专业的同学走出校门踏上工作岗位一展身手之时,我漫长的修行才刚刚开始,作为读了很多年理论的学生,我仍然没有踏入医学的大门。医生的修炼期很长:5年的大学,3年的研究生和3年规培,拿到行医证就近30岁了。经过无数次的捶打、磨练、竞争,30多岁的我虽只是初窥医学的门槛,但精彩的青春虽已逝去大半……


极富挑战性的执业环境


挺过了这漫长艰辛的求学之路,接下来将面对的却是难以容忍执业环境。记得那是刚刚参加工作的那一年,我在普外科轮转,一个胃癌的病人,子女极不孝顺,住院时老伴一个人陪他跑前跑后,术后第二天并发症,先是出现胰瘘,两天以后出现了肠系膜栓赛的症状。子女这个时候出现了,而且带来了七大姑八大姨,整天在医生办公室吵架,跟他们谈话说要开刀再探查一次,患者家属坚决不同意,并在医生办公室和我们厮打起来,当时我冲在最前面保护主任,嘴唇被打破缝了5针,脸上脖子上全是抓伤,身上还被踩了几脚……作为一个医生,我们不得不和形形色色的患者打交道,注定了我们几乎每年都会被个别人渣和败类折磨。你们可知,我们不是神,我们也是人。


但当你亲手将一个病人从死神手中拉回来时,那种喜悦与成就感,也是别的行业的人无法体会的,能够治愈病人是医生最快乐的事情,试问哪个职业能像医生一样让别人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你?


照片由作者提供


低廉的职业收入


我想这一条可能是大家误会最深的了,很多人认为我们收入会很高,我刚刚进入医院的时候,每个月工资1000多,轮转期间没有科室奖金。我老婆是个护士,刚刚进入医院的时候每个月工资800元。我们俩每个月还房贷1800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没钱了),而同时期在工地做电焊工的发小,一个月8000多。那个时候每个月基本上都是靠给杂志写稿子赚点稿费勉强维持生计,这令我曾一度萌生退出医疗界的想法。据调查,在中国大多数基层社区医院医生的月薪在2000元左右,这一工资远不及一个搬砖的工人,相对全世界医生的薪资,中国医生薪资低的出奇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还要随时面临着因患者逃跑、家属闹事等导致的罚款。


高强度的劳动


在中国,一线医生工作任务之重,已然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我从实习期间开始就要经常上夜班,没有国庆五一,没有周末寒暑假,即使是在除夕,我都有可能在病房里啃面包值班。我至今仍清楚的记得我最忙的一段时间,半个多月几乎没有回过家。那是2013年春节前的一个星期,大家都沉浸在即将过年的喜悦中,我一天接了6个车祸颅脑外伤的病人,当天有5个病人做了手术,所有的手术做完已经是第二天的9点,写完手术记录就到中午了,有两个病人病情危重,呼吸微弱,持续昏迷,家属给我跪下要求我留在医院,于是我又值了一个班……随后的十几天由于危重病人较多,我几乎搬到了医院,年夜饭都是在医院吃的,半个多月下来瘦了10多斤,还得了胃溃疡。


当医生是一种使命,一种探索,成就合格医生的过程就是锲而不舍的追求过程。我是一名医生,是一名国家培养多年的医生。我每天与着形形色色,来去匆匆的病人打着交道,与他们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了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我的节假日大多也是与他们一起度过的。“健康所系、性命相托”,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信任和依赖啊!试问,人世间又能有多少人相互间拥有这样的关系?我为我是一名医生而感到骄傲!


行医是一场苦行,现在中国的医生处在一个极其困难的环境之下,而这个环境的改善尚遥遥无期,但我们决不后悔,只因我们与苦行僧一样有坚强的信念;只因我们有救死扶伤的使命;只因融入我们血液的“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


欢迎关注

欢迎您关注“医脉通”微信公众账号。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还可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与众多医友一起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