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本宫尚在,休想纳妃 > 第55章 得理不饶人

第55章 得理不饶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宇文天麒的全身,散发出了一股骇人的冰寒,英挺的双眉挑起,冷冷的道:“元兄,桑帝,朕一直半字不语,怕是你们都要忘了朕的存在了!”
  
  他眸光凛冽,低眸看向白瑶时,眉目之间,又迸发出了绝对的宠溺。
  
  这眼神,看的白瑶一阵心乱如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心,竟是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宇文天麒手中的力道再次加重,白瑶的身体一下子倾斜了过去,直接跌入了他的怀抱。
  
  这场景,看的在场的每个人都是面面相窥。
  
  大家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宇文天麒的这一举动,已然让大家感觉到了他那股强烈的保护欲。
  
  “瑶儿,不管你以前是公主,还是阁主,朕都无所谓,但现在,你是朕的皇妃。”
  
  宇文天麒掷地有声的言论,是在向大家宣布,这……是他的女人。
  
  “不管将来如何,只要朕一日在位,谁敢辱你……”
  
  他的眸光,再度升腾起了一股不可泯灭的杀意,声线逐渐飙高,瞥向了桑玉柔,又一字一句的针对道:“虽,远,必,诛!”
  
  简短的四字,就好比天上炸下了惊雷般,震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白瑶也着实没想到,眼前的圣麒帝,竟是为了自己,在向桑帝宣战?
  
  可事实上,宇文天麒在外的名声也一直不好。
  
  皇朝内,百姓们都说,当今圣金的帝王,根本就是个玩世不恭,常年留恋后宫,是个不勤朝的皇帝。
  
  而皇朝之外的其他皇朝,也在传言,当今圣金的圣麒帝,是个睚眦必报,心胸狭窄的帝王。
  
  就拿最出名的益阳公主屠城那件事来说,当年的益阳公主为报驸马之仇,不顾圣金皇帝和神龙皇太后两道旨意,冲动的屠杀了元朝一个城池的百姓。
  
  原本,当时的元朝也不想善罢甘休,但碍于重兵全部压在独孤皇朝境内,本国边疆士兵早已被调动的七七八八,无法立马回朝援救。
  
  无法,他们派出了朝臣,想要进入圣金境内,与圣金皇朝讨要说法。
  
  却不想,就是当今这位圣麒帝,完全不顾两朝对兵不杀来臣的规矩,不但半路就砍了来朝使臣,还亲自点兵重压元朝边境,更是放出话来,元朝若不给驸马的死一个说法和补偿,他宇文天麒就要御驾亲征,移了元朝这弹丸之地。
  
  由此可见,圣金宇文皇室的人,不管男女,都是护短之人。
  
  哪怕得罪全天下,都不会让自己人受辱。
  
  如今,他直接宣战,不但桑帝的脸青了,就连元华太子的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红。
  
  元华犀利的眸光死死的盯在白瑶身上。
  
  他的眼神,让白瑶看出了一些事情。
  
  知他者莫过于白瑶。
  
  他根本不在乎桑玉柔的生死,只不过是觉得自己在圣金境内,被圣金帝王逼迫,心有不服罢了。
  
  在元华的心里,女人,根本就是利用的工具。
  
  当年他借以娶妻之名屠了独孤皇室,不过是因为独孤皇室国小民弱,容易对付。
  
  毕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用计将伤亡减少到了最低,虽说是欺骗了白瑶的感情,但也算明智之举。
  
  而如今,他要迎娶桑帝,不过也是觉得娶妻和起兵两者,取个正室就能得到一个国家,又何乐不为?
  
  或许当年,他要是能直接取了白瑶就得到独孤皇朝,或许,独孤皇朝也不会覆灭。
  
  只可惜,白瑶本是他姓公主,她的身体里,没有独孤皇室的血脉。
  
  而且独孤皇朝也不像桑朝是个女权皇朝,白瑶的嫁娶,决定不了一个国家的归属。
  
  “圣麒帝,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要让两国生灵涂炭吗?”
  
  桑玉柔不愧是一朝女帝,即便是被剑架着脖子,也毫不服软,振振反击。
  
  宇文天麒眉目一挑,言语也跟着刻薄了起来:“朕的贤妃,本就心存善念,即便是对你有着国破家亡之恨,也没有在此发难,她一再忍让,为了保全圣金名声,更是甘愿放弃贤妃之位。可你,咄咄逼人。”
  
  他手中的剑,猛地划破了桑玉柔的脖子,吓得圣金朝臣连连跪拜,一个个的皆是大喊皇上三思。
  
  桑玉柔的脸上也终于有了害怕,一把抓住了身边的男人,撇开了眸闭上了眼睑。
  
  或许她以为,宇文天麒的剑,真的会这么一剑砍过来吧。
  
  而元华,毕竟也是男人,名义上,桑玉柔还是他即将迎娶的正妻,当下被圣麒帝威胁,他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都必须要保桑玉柔周全。
  
  “圣麒帝!”
  
  元华徒手抓住了宇文天麒的剑,手掌之间,溢出了的血液,丝丝缕缕的浸染到了剑身上。
  
  但他只是轻轻皱了皱眉,而后赶紧解释道:“圣麒帝莫怪,柔儿本性简单,性子的确有些直爽,不过,她绝对没有对圣金不敬的意思,与贤妃……”
  
  他的目光再次落到了白瑶身上,眸中闪烁着光亮,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柔儿与贤妃曾也是故交,以前的恩怨,相信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会闹到如此局面,实属意外,还请圣麒帝海涵。”
  
  他言辞诚恳,态度认真,使得圣金朝臣和两国使臣,也纷纷圆场,附和着劝说。
  
  圣金的朝臣们倒也不是在为桑玉柔开脱,毕竟宇文天麒这一剑下去,必定会挑起两国兵戎相见,如此冲动的行为,实属不是帝王所为。
  
  但无奈,他们的这位帝王,是出了名的护短之人,更何况,眼前的这位贤妃,还是这位帝王第一个亲封并且告知天下的皇妃。
  
  或许,这真是真爱!
  
  宇文天麒绝狠的眸光,终于正视向了那些朝臣。
  
  在纷乱的劝说下,他面容清冷,似乎根本不为所动。
  
  但他抱着白瑶腰间的手,轻微的涌上了一股内劲。
  
  白瑶本是伏在他的怀中,正琢磨着宇文天麒的用意,倒是被腰间的一股力一扯,扑通一下跪了下去。
  
  她是能感觉到宇文天麒想让她做点什么的,想来这种场面,是最容易突出她心胸大度的时候。
  
  没有犹豫,她十分配合的抱在了宇文天麒的双腿上,双眸动容,满目擒泪,声色齐聚道:“皇上,是臣妾不好,臣妾知道皇上爱护臣妾,但您若真伤了桑帝,您的爱护,便会成为天下人的指责,还请皇上收回剑,免得误伤桑帝。”
  
  白瑶是心知肚明的,她知道,宇文天麒绝不会真的在太皇殿中解决了桑帝。
  
  一来,他本身与桑玉柔没有过节。
  
  二来,他一开始什么都没做,为的不就是想让自己激怒桑玉柔,从而让桑玉柔在大庭广众下出错吗。
  
  如今,她只是需要给宇文天麒一个台阶,让他得理罢手,让桑帝和元华欠下圣金一个情面。
  
  “皇上,贤妃妹妹说的是,您这一剑下去,后果严重啊。”
  
  “皇上,就算你不为圣金着想,也要为贤妃妹妹考虑考虑,您要是为她大动干戈,置圣金子民不顾,将来,妹妹可就要背上祸国妖姬之名,您让她情何以堪。”
  
  “对对对,贵妃姐姐和惠妃姐姐说的是,皇上可要多多考虑!千万别伤了桑帝。”
  
  三大皇妃本还一直看戏,在桑玉柔怼白瑶的时候,白瑶明显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幸灾乐祸,倒是现在,全抱上了宇文天麒的大腿,一个比一个认真,劝说着宇文天麒。
  
  “古有云,家国天下,有家才可有天下,朕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何以坐一国之君之位?若是今日这么轻易罢手,想必天下的人都会拿着贤妃的曾经,在朕的背后指指点点!”
  
  宇文天麒毫不退让,语气上明显是要杀鸡儆猴。
  
  想来一朝国君都为了说贤妃几句闲话被他杀了,将来,就绝不会有第二人敢说白瑶的闲话。
  
  这其中的护短之意谁都能听得出来,若是换成一些懂分寸的帝王,那也还好说。
  
  偏偏,宇文天麒在众人眼中就是个小气之人,还占到了‘理’字,这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也是让人头疼。
  
  “圣麒帝,我愿奉上独孤疆土内十座城池作为赔礼,只愿能化解眼下干戈。”
  
  元华毕恭毕敬的抱拳朝圣麒帝行了一礼,又转眸看向了白瑶。
  
  “贤妃娘娘,你我曾经的恩恩怨怨,早应该在独孤皇朝覆灭之际就该结束了,兵荒之期,国破是必然之事,虽然当年我的所作所为并不光彩,好在你也并非独孤皇室的血统,也应该放的下的。”
  
  这句话,白瑶早就在三年前就听元华说过了。
  
  在元华眼里,白瑶本就不是独孤皇朝的人,所以独孤皇朝覆不覆灭,对她来说,应该关系并不大。
  
  可惜,他错看了白瑶。
  
  白瑶虽不是独孤皇室的血脉,但她,真真正正的将独孤皇后当成了自己的母妃。
  
  那种母爱,是白瑶在21世纪的时候从未体验过的,所以她对独孤皇后的感情,也不是别人可以想象的。
  
  或许,元华会觉得,独孤皇朝和圣金皇朝一样,在白瑶的眼里,不过是个避风的港湾。
  
  但他绝对没想过,一开始的白瑶,将独孤皇城当成了家,一个真正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家。
  
  “贤妃娘娘吉人天相,现如今,又成了圣金的后妃,着实是有福之人,今日,本殿下赠与你十座独孤城池,也算对当年对你的过错赔罪,你也不负当年独孤皇室对你的厚待,拿回那十座城池,也算保留了独孤皇族一片疆土。”
  
  元华说的没错,作为一个亡国公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能夺回十座城池,已然不易。
  
  想必独孤境内的百姓虽然恨她,但终归心属独孤的多,能回到自家公主手中生活,总好过被他国统治,沦为苦力要强。
  
  在这个五州大陆,种族偏见十分强烈,一旦一个国家被新国统治,那么,原本国度的百姓,全部会沦为奴籍,生活上也会变得暗无天日,任人鱼肉。
  
  即便国土内的富裕人家,还能以金钱为代价摆脱奴籍,但他们往往也会败落,不覆当年辉煌。
  
  所以白瑶若是重新掌管那十座城池,对于当地的百姓来说,绝对是福音,因为他们基本上会摆脱奴籍,重新过上新生活。
  
  白瑶拧眉,没有说话。
  
  宇文天麒单手将她扶起,再次将她揽入了怀中:“爱妃觉得如何?”
  
  他的声线,极其温柔,是那种充耳的宠溺。
  
  只是白瑶,根本不会去深究宇文天麒的目光是真心还是假意。
  
  木讷的抬眸,以眼神询问,你的目的,就是为我要回十座城池?
  
  说实话,在元华说出赠与独孤境内城池的时候,白瑶已经猜到了宇文天麒的用意。
  
  宇文天麒善于算计人心,就跟当初他只身前往合欢阁,来找她合作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