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超级母船 > 第137章:巨额欠条

第137章:巨额欠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请牢记本站域名<="">
  
      几个高头大马的金色铠甲战士一把推开了听梦画廊,砰的一声,那门上镶嵌的几个艺术性的磁膜立刻摔裂了开来,然而,凌风并没有做声,似乎那些战士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继续逗弄着小婥儿。
  
      “你是这里的老板?”领头的金色铠甲战士指着凌风傲慢的问道:“你是不是画师?”
  
      画廊内,凌风没有理会他们,金色铠甲战士依然指着凌风,等待着他的回答。然而,却一片寂静,小婥儿似乎也不惧怕这些人,笑嘻嘻的问凌风:“哥哥,他们是来找你的吗?”
  
      “不是,哥哥不认识他们!”凌风笑道,眼睛瞥了几人一眼,随即连头都懒得抬。继续对小婥儿说:“小婥儿认识他们吗?这些人真没礼貌,你说是不是?”
  
      “嗯,很没礼貌,进门不知道要敲门!”小婥儿指着那些战士刮着小脸,吐了吐小舌头似乎为他们而感到羞耻。
  
      “砰!”一声巨响,凌风摆放画卷的精品柜台竟然被那领头的金色铠甲战士一掌拍裂,那领头之人脸色青一片,黑一片,怒意十足,他没想到身为一品将军的他竟然在这小小的画廊吃瘪,顿时满肚子的怒意。
  
      “小子,不要给你脸不要脸,这次女王大人生辰,召集天下民间画师给女王大人画像!”金色铠甲战士厉声呵道:“能够邀请你,就已经是够给你面子了!”
  
      “呵呵,那我可以不去么?”凌风懒洋洋的抬眼看了他们一眼。
  
      “可以!”金色铠甲战士冷声笑道:“人可以不去,但是命要交出来!”说话时,此人的态度嚣张无比,语气更是邪恶有佳。似乎别人的性命不过是柜台上的货物一般,想取便取。
  
      “是吗?”凌风终于不再继续逗弄着小婥儿,而是缓缓的站了起来,一头的银遮盖了双耳,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异样的帅气。凌风转过头,眼神看向了那领头的铠甲战士,冷冷的问道:“你是想取我性命吗?”
  
      “我……”领头之人刚想回话,顿时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朝自己席卷而来,整个人猛然的被生生的压的半跪了下来。身上的铠甲骤然的缩小了一寸。他顿时感觉身体内的血液似乎停止了一般,额头上冒着冷汗,恐惧的看向了凌风,这辈子以来,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而凌风,似乎就是那个随时要勾走自己性命的索命之人。
  
      “你还想取我性命吗?”凌风进入朝着那人走去,若是有人细心看向凌风,便会现凌风身上的白色长袍竟然无风自动,仿佛体内在释放着一股气息一般。那齐肩的白色银竟然缓缓的飘舞着,似乎那腊月中刺骨的寒风吹起,吹白了他满头的乌……
  
      “不……”领头的将士随着凌风的靠近越来越感觉压力的巨大,竟然彻底的瘫倒在了地面,重重的跪了下去,脸上憋的汗水淋漓,红的像猪肝一般。
  
      “将军,您怎么了?”门口几个士兵终于现了那领头人的不对劲,急忙几个跨步走了过来,想将跪倒在地面的那人搀扶起来,却现,以两人之力竟然无法将那人扶起来。
  
      “你!你把我们将军怎么了?”两个士兵似乎现了问题的所在,急忙拔出武器指向凌风,问道:“你是不是五大门派的弟子?”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凌风皱起眉头,笑问道:“怎么?难道你们怕了五大门派的弟子?但是,一般的普通百姓你们又敢随意欺负了?”
  
      “你!”两个士兵顿时无语。事实确实如此啊,五大门派虽然早已经不存在,但是人们心目中对于五大门派的恐惧还是依然存在的,所以,每次碰到棘手的人是都会不由自主的问对方是不是五大门派的人。
  
      “怎么?被我说到了你们的弱点?”凌风冷冷的笑道:“欺善怕恶,这就是你们的行事作风?”
  
      “你到底是谁?!”两个士兵对于凌风的恐惧逐渐的加深,当兵这么多年,从来不曾碰到这样的情况,一直以来,民都怕兵,而今天似乎反过来了,对方不但不惧怕自己,反倒对自己咄咄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吓跑了我的客人,还打碎了我的柜台!这些,似乎都要算帐的吧?”凌风冷冷的笑了笑,手一挥,那股无形的威压立刻撤销了。那领头人顿时趴在了地面之上,粗粗的喘着大气。
  
      “赔……我赔!多少我都认了!”领头之人趴在地面,一点都不敢反抗,心理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尤其是离开眼前这个恐怖的白之人。似乎他就是地狱派人的索命之人。
  
      “好吧,那我们便来算一算这笔帐!”凌风扭头,对小婥儿说道:“婥儿,帮哥哥把算盘拿来!”
  
      “好咧!”几岁大的小婥儿跳下了小板凳,从一旁抱起算盘蹒跚的走到了凌风的身旁,把算盘递了过去,说:“给你,哥哥,你的算盘!”
  
      “嗯,谢谢小婥儿,真乖!”凌风在小婥儿胖乎乎的小脸蛋上轻轻的捏了捏。然后转头对那几个将士说道:“刚刚画廊之内不少于三十个客人,而每个人似乎都有购买。从心理来分析,他们都想买走一幅画,也就是说,你们最少必须承担三十副画的价钱!”
  
      “可是,可是你不是每天只卖十副画么?”那将领一愣。
  
      “那是我的事,我说今天可以卖三十副,那就是三十副!”凌风不像在回答问题,而是在阐述一个什么事实一般,让人听了不得不信服。
  
      “好好,那就三十副,您说多少钱?”那个将领终于缓过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浑身的铠甲竟然有些贴身了,内心有些惊骇,内心暗道:此人果然厉害,连威压都是凝聚成实质!不好惹!必须向皇子大人禀告!
  
      “我的画你也知道,市场价格无法计算,一直都是有价无市!”凌风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所以,三十副画,我按每一幅一千枚金币的价格给你吧。”
  
      “……”几人顿时吓的浑身一颤,一千枚金币那是什么价格?天价吧?一千枚金币,那可是苍龙城一个月的税收啊,对方竟然开口一幅画一千枚金币,敲诈,这绝对是敲诈!
  
      “所以……三十副就是三万枚金币!”凌风不停的拨弄着算盘,然后把算胖轻轻的放在地上,说:“看好了,一共是三万枚金币!那个……你们现在给还是写欠条?”
  
      “我们……”几人顿时哭丧着脸,说:“我们没这么多钱啊!”开玩笑,三万枚金币,不管是对于军队还是对于整个苍蓝大6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数目啊,恐怕金龙城一个月的税收不过两万吧?凌风竟然开口就想要走金龙城一个半月的税收!
  
      “没关系,写下欠条,然后找你们身后的人要!”凌风竟然从身后端来了笔墨纸砚放在几人的身前,说:“赶紧写吧,最好是把你们军队的编号给我写下来!否则我还真怕找不到你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